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宗主超凶 > 第八章 我不是不传你们武技

第八章 我不是不传你们武技

    冷冽质问之下,王飞龙的脑子几乎炸开了。

    白小楼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动用天命图的情况下,哪怕只是筑基境界的压力,对于他这个练气中期的人来说,都是非常可怕的。

    侮辱这样的高手,肯定是不可能善了的。

    何况对方是一宗之主,更是当着对方徒弟的面侮辱对方,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气,白小楼不可能轻易作罢。

    而且他听对方语气,似乎并不在意自家宗主天玄道人。

    王飞龙难以置信,天玄道人可是筑基巅峰、半步虚丹的高手啊。

    所谓门派,六流之下,皆是凡品,连自称仙门的资格都没有。

    不入六流,实际上门中也就靠着宗主长老撑门面。

    天玄道人若能达到虚丹境界,完全可以晋升为八流门派。

    他此刻有种错觉,就像自己面对之人,是天玄真人那种级别的高手。

    王磐石眼见白小楼动怒,也是一惊,毕竟他认知中的白小楼温文儒雅,仙风道骨,更加平易近人,哪怕当日自己看轻他,他也没有放在心中。

    可一想也是,王飞龙可比自己当时更可恨。

    说到底这是他大哥,这事情也是他惹出来的,心中不由一软,看向白小楼,轻声道:“师父……”

    “痴儿。”白小楼看了看他,无奈一叹道:“本座今日若不追究他此事,岂不是让外人小觑了天命宗,你说此事如何揭过?”

    王飞龙内心跟吃了苍蝇似的,难受至极。

    他至今都想不通,南丰县周围,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个高手来,这天命宗以前也没听说过啊,这般高手就更没见过了。

    此时此刻,他也知道这事情不好善了。

    王飞龙打小就是天之骄子,事事都比王磐龙强,在王家地位崇高,几乎已经是全家认可的继承人,何曾受过如此打击。

    可此刻他有种命在旦夕的感觉,纠结之下,竟然屈膝跪在了地上。

    王磐石心中一震,哪里想得到昔日嚣张跋扈的大哥,竟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强大的压力,针对王飞龙,几乎让他喘息不过来,内心的惶恐,更是让这从未受过委屈的大少爷满脸泪痕。

    “晚辈……晚辈是废物!”

    这话一说出口,他心中作何滋味,外人岂能想象。

    王飞龙犹如霜打的茄子似的,王磐石心中一软,也跪在地上,眼中含着泪,望着白小楼道:“师父……”

    白小楼唯有一叹道:“也罢,接本座一掌,饶你不死!”

    说完,白小楼淡然一掌拍出,看似平常轻飘飘的一击,却隐藏着非常恐怖的力量,直面这一掌,竟似有一股遮天蔽地的恢弘气势袭来,王飞龙心如死灰。

    好在他知道白小楼没下杀手,无非是要教训自己,只动用了练气境界的力量,他更知道自己练气中期的实力,难挡对方雄威,唯有哭丧着脸死撑下去。

    白小楼心中也是一震,毕竟是第一次动手,对于化龙经自然有了更直观的感受,体内力量瞬间双分,竟然形成了两条脉络。

    人脉与龙脉交叠共鸣,真气汇流聚集,体内力量如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真不愧是天命宗的功法,威力远超一般武技,霸道无比。

    王飞龙闷哼一声,身体不断后退。

    若非白小楼临时收敛力道,他怕是已经没命了,玄真宗两个弟子慌忙迎上去,将他扶住,看向白小楼的眼神惶恐不安。

    刚才那一掌,他们任何人迎上,都是必死无疑。

    这居然只是以练气境界的实力所发挥出来的力量,这也太可怕了吧!

    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去想这是白小楼的真实实力,完全脑补成带着教训性质的一掌,毕竟那种筑基境高手的压迫感,不是开玩笑的。

    白小楼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三人,淡淡道:“滚!”

    三人如释重负,慌不择路的逃离天命宗,直至离开了很远,才敢回头眺望,纷纷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其中一名弟子说道:“太……太恐怖了,王师兄,我们该怎么办啊?”

    王飞龙脸色惨白,体内气血流动不畅,细细回想,更是怒火中烧,一辈子都被自己欺负的弟弟,突然走了狗屎运,拜入这般高人门下。

    刚才自己何等狼狈,尤其是在王磐石的面前,露出了狼狈姿态。

    更是想到自己居然要靠他的面子,才被饶了一命,内心更是难受,他在王家好歹是天之骄子,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

    他愤然道:“将此事禀告宗主,天命宗既然扎根在南丰县,将来必会跟玄真宗产生交集,以往也不是没有高手开宗立派,宗主自会让他好看,至于那王磐石,我自会修书一封,告知父亲,看他如何交代。”

    他难以忍受今日的耻辱,更无法原谅,这一切都是王磐石带给自己的。

    他不是白小楼的对手,但不代表玄真宗不是,如何决断,那是天玄道人的事情。

    三人狼狈的逃离之后。

    柳如意两眼放光,王磐石擦了擦泪水,暂时放下此事,眼神热情似火,两人都紧紧的盯着白小楼,刚才白小楼虽是随意出手,但威力非同凡响。

    寻常人比不得,尤其是那武技,那爆发力,大道至简,寻常一掌,玄妙至极,竟能产生这般力量,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们得传天命要术,这天命要术是练气境打根基的功法。

    天命宗讲究德道智体全面发展,内中有呼吸法,有锻体法门,有道术法门,更是有种种大道含义,已经足够深奥,但唯独缺少武技方面。

    他们要是修炼如此武技,或许就不需要白小楼亲自出手。

    白小楼心知肚明,但我能怎么办,传功峰一楼的功法,都被狂人宗主当地板砖了,我实力不够,拔不出来,二楼又上不去,哪去折腾功法给你们。

    不过这事情肯定不能明说。

    白小楼唯有高深莫测一笑,紧接着说道:“万丈高楼平地起,玄真宗功法万千,不是本座不传你们武技,只是修炼一道,讲究步步为营,练气境界,虽是基础,但尤为重要,万万不可小觑,我玄真宗弟子,唯有达到筑基境界,方能接触武技,以免一心二用。”

    白小楼忽悠起来,感觉自己都有点要相信了。

    王磐石一听,师父说的超有道理,寻常门派,都是追求尽量跨过练气境这个坎,哪有什么完美不完美一说。

    听宗主这么一说,宗主之所以这么强大,明显是有理由的。

    柳如意也是听得头头是道,不住的点头赞同。

    两人全然没想到,纯粹是因为白小楼暂时搞不到武技,而化龙经又无法传出去,为了保持逼格,才忽悠两人的,反而将白小楼的话奉为道理,不敢再小觑练气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