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宗主超凶 > 第二章 人类的女孩子有什么好玩的

第二章 人类的女孩子有什么好玩的

    诙谐幽默,身为天命图器灵可不懂。

    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辅佐天命图的宿主,将天命宗传承延续下去,再现昔日辉煌。

    眼见白小楼服软,她倒不是开玩笑,毕竟器灵没有开玩笑这个功能。

    如天命图这般神器,哪怕是加了无数层限制封印,降低了使用要求,一个练气境界之人,想要使用难度也奇大无比。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够顺利适应天命图的人,身为器灵,她也不想放弃。

    让她满意的是白小楼这人也比较机灵,自己不过小小的提示了一下,那女孩子资质应该不错,他便利用一个小小的幻术,将其收入门下。

    这个幻术,是白小楼目前唯一能够借助天命图动用的手段,而且用过之后,腰膝酸软,一如极度劳累过后,他居然还能硬挺着,乃真男人是也。

    意识中的事情,看起来很久,实则不过是一瞬罢了。

    代价是要烧白小楼的识海力量,对于练气境的菜鸟,负担大的难以形容。

    趁着这个机会,白小楼问出心中疑惑:“对了,我那便宜徒弟,看起来长得也还过得去,搁在我那个时代,妥妥一个超一流的国际巨星,为什么我看见她,会没有一点反应,内心平静的吓人。”

    天命图器灵的声音在脑海回响起来:“为了让宿主一心一意的发展宗门,所有一切不必要的功能,都暂时被压制了,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帮你解除的。”

    “等……等等,什么被压制了?”白小楼一脸懵逼,抓了抓头发,比手画脚,略显焦急道:“什么叫不必要的功能,你给我解释清楚。”

    “人类的女孩子有什么意思,真男人就应该玩宗门!”

    “宗门是个什么玩意,我只听说过发展宗门,没听说过玩宗门的,你给我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天命图器灵没给白小楼这个机会,紧接着一震,猛地将他意识震了出去。

    这么短短时间,已经给白小楼造成了莫大伤害。

    本身就是个菜鸟,动用这般境界的法宝,消耗奇大无比,之所以可以动用,还是器灵动用了天命图储存的一点力量。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三岁孩童,搬动千斤巨石,所以才有器灵的存在,引导着宿主,免得对方半路夭折。

    白小楼的精气神顿时破败了许多,睁开双眼的时候,身体虚的一逼,恨不得马上就躺下去狠狠地睡上一觉。

    可周围这情况,由不得白小楼躺下。

    他这模样,让众人很是疑惑,搞不懂你为什么闭眼休息片刻,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像是血战千个回合,肾虚一样。

    柳如意也很糊涂,自己该不是被骗了吧。

    看她有些疑神疑鬼的样子,白小楼虚弱的咳嗽两声,摇了摇头道:“没想到区区一个弟子,倒是有些来历,单单收你入门,便要本座承受如此大的因果,罢了罢了,既然已经收你入门,理当为你挡下这一灾。”

    柳如意心中一震。

    外人一头雾水,可她清楚啊。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今家族遭逢大难,她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对手远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唯有奋发向上,努力修炼才有希望。

    大概是对方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手段,刚才宗主帮自己解决了吧。

    至于因果这一套,她不懂,白小楼也不太懂,根本就是随口胡诌罢了,为得就是听起来高上大一点。

    白小楼看了看她脸色变化,内心松了口气,看样子是忽悠住了。

    这种情况,一分人话,四分鬼话,留白五分,让她有想象的空间,有脑补的余地,大抵都能糊弄过去。

    开玩笑,天才又不是大白菜,没点深层次的原因,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自己在穷乡僻壤捡到。

    不过这家伙极有可能带着麻烦,将来有些问题。

    可仔细想想,任何问题都没有自己的问题大。

    昔日强到那般境界的天命宗说毁就毁了,也不知道具体原因,自己不过是个扑街写手,能力有限,文不成武不就,宗内没几个撑场子的天才,谈什么发展宗门。

    正式迈出了第一步,白小楼内心松了口气,看了一眼柳如意道:“跟本座回山门吧。”

    柳如意倒是冷静下来了,默默的跟了上来。

    态度既不热情,也不倨傲,在白小楼看来,是个懂事的家伙。

    考虑到自己的烦恼,白小楼在心中意淫了一下对方。

    惊觉自己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狗器灵伪装成女孩子,基本不开口,每次开口,都得把人雷得外焦内嫩。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的性取向出问题了,还是很严重的问题。

    宗门这玩意怎么玩?

    难道宗门还分公母不成!

    上山的路,对于两个练气境高手而言,并不困难。

    难就难在白小楼这会浑身发软,偏偏还不能说出来,只能咬牙支撑着,摆出一副高人作风,他人误会自己是半步虚丹高手,这对于未来的发展也不错,当然要顺水推舟了,我从来没有承认过,都是你们脑补的。

    不过柳如意倒是疑惑,白小楼应该是半步虚丹的高手吧,既然如此的话,他为什么不带着自己飞行呢?

    对于天命宗,她有所了解,但也仅限于一些不实际的谣言,外面盛传,天命宗宗主是个大骗子,不过亲眼见识白小楼的能为之后,她可以断言谣传不属实。

    白小楼应该是半步虚丹高手,作他的弟子,起点极高。

    何况天下有十三州,扬州有十二郡,临川郡有八县,南丰县地处偏僻,属于边缘之地,周边不入流的草莽帮派数十,最强不过九流门派,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考虑到自己的情况,她的选择并不多。

    只是当走到天命宗的时候,柳如意瞬间产生了后悔的感觉。

    “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所谓的天命宗,不过就是山间一个破败的小院子,毫无宗门的模样,跟柳如意想象的差太远了。

    她以为白小楼是个半步虚丹高手,就应该有些底蕴才对,可现实这一幕,还是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白小楼淡然一笑,一切尽不在言中。

    他看起来很淡定,实际上内心慌得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