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宗主超凶 > 第一章 小把戏,不值一提

第一章 小把戏,不值一提

    小村外。

    陆陆续续有人走过,白小楼端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方,穿着崭新的道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望着一位正要路过的少年。

    “少年哟,不得了啊不得了,你天灵盖竟有一道灵光冲天而起,只是可惜啊,灵根蒙尘,虽是万年难得一见的修仙奇才,却也无形中有天地制衡,倘若有一天让你打破桎梏,还不飞龙上天啊!”

    那少年禁不住一笑,调笑道:“小道士,你不就是想忽悠我加入你那天命宗吗?县城周边都在传你这忽悠人当徒弟的事情呢!”

    白小楼砸了咂舌。

    真特么不好忽悠,这么多天了,一个徒弟都忽悠不到,难道是因为被忽悠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习惯了。

    白小楼压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穿越前不过是个扑街写手。

    沉迷修仙,姿势错误之后,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和中记载的差不多,是个追求仙道,实力为尊的世界。

    本以为自己会穿越成废材,惨遭退婚,然后打脸逆袭,一路高歌,最终成为人生赢家,现在看来,还是想多了。

    穿越是穿越了。

    甚至还成为了天命宗的宗主。

    最初白小楼还挺兴奋的,毕竟这天命宗号称是上古至今唯一的超一流仙门,鼎盛时期,高手无数,精英弟子数千万。

    想想都知道,那个时候的天命宗有多辉煌了。

    可现在呢。

    悠悠数十万哉,时代更替,山上一个破院子,门中自己一个人,连个弟子都没有,简直惨到爆。

    当时正难受着,便感觉到脑海一震。

    有无数玄妙的语言充斥脑海,听不太懂,震得他头昏眼花,紧接着一副庞大的画卷在脑海展开,山水宜人,无尽高峰,峰顶上有高台楼阁,描绘出了昔日天下无双的天命宗。

    白小楼甚至发现,这天命图居然是以天命宗为根基炼制,正所谓盛极必衰,当年天命宗遭遇大难,门中一群狠人心知凶多吉少,便将整个天命宗炼制成了至宝,只为博天命宗未来一线生机。

    可惜明珠蒙尘,天命宗后辈没有人得到这件法宝,天命宗也随着一众高手陨落,彻底衰败了。

    随着少年的调笑声,周围也聚集了十几个年轻人。

    这些并非村子中的人,只是这个时节,是各大仙门收徒的时期,所以不少人要赶往心仪的仙门,碰一碰运气,都是路过罢了。

    多次失败,白小楼的脸皮已经磨炼出来了。

    他眼神忧郁,自嘲般的摇了摇头,轻轻的站起身来,边走边叹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这话一出,倒是震慑了不少人,话中蕴含不少道理。

    不过这有什么用,修炼是需要资源的,不是霸占个山头,闷着脑袋就可以修炼的,没有一个良好的平台,哪怕是天才,也会蹉跎岁月。

    周围众多九流门派,都已经传承几十上百年了。

    比如最近的玄真宗,虽然是九流门派,但随着发展,应该也快要晋升为八流门派了,怎么看都比一个不入流的门派有前途。

    众人摇着头,显然没有心动。

    这世界普遍早熟,眼前大多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唯独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孩子,已有几分妖孽风采,此刻饶有兴趣的看着白小楼。

    白小楼虽然是练气初期境界,但因为拥有天命图这般至宝的缘故,常人根本看不透真实修为。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白小楼心头不由一笑,似乎有谱了。

    他身体一动,露出自己的侧面,摆弄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对着远处的山峰轻轻的一招手,大地震动,那远处的高山,竟然猛地一收缩,化作一方小山峰,朝着白小楼手中飞来,最终落在掌心处,紧接着消失不见了。

    众人皆震。

    开始那少年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大吼道:“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眼前的山峰,一下子就被他收到了手掌中啊!”

    “你……你没看错,他真的一挥手,就把那座高山收入手中了啊!”

    “听说天玄道人也是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的大能,那已经是半步虚丹的高手,难道他也是半步虚丹不成!”

    “这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的意思吗?”

    众人无比震撼,毕竟这手法太过离奇,哪怕是出生在修仙世界,打小眼界就比较开阔之人,此刻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

    他们听说过的最强高手,不过是玄真宗宗主这般,半步虚丹就是极限,移山倒海的本事,自然会联想到对方。

    白小楼看起来不过十八岁左右,此刻看来,竟有种儒雅风范,更是让人震撼无比。

    刚才那少年,一想到自己竟然顶撞了这般高人,当即就傻眼了,慌忙朝着白小楼的方向,跪拜下去。

    这要真是半步虚丹高手,吹口气都能弄死他。

    “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求前辈您饶过晚辈这一回吧。”那少年惨兮兮的说道。

    倒是那名女孩子,疑惑般喊道:“前辈这是什么手法?”

    隔了一段距离,白小楼如今的境界,也能听到两人的喊话,自然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他转过头来,轻笑着摇头道:“骗人的小把戏罢了,不值一提。”

    众人头大无比。

    您老一挥手收了一座山峰,还说什么骗人的把戏,你要说在油锅里泡澡这些骗人的把戏,我们能够理解,你这个根本不在我们可以理解的范畴啊。

    白小楼这般说辞,反而符合众人的猜想。

    那最初被白小楼规劝的少年,吞了吞口水道:“前辈,能不……”

    “不能。”白小楼身形一动,一股无形力量扶起少年,紧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凡事讲究缘法,本座欲收你为徒,而你拒绝了,我们之间的师徒缘分,便已经尽了。”

    听闻白小楼这么说,那少年脸色惨白,悔不当初。

    他内心不甘,可也不敢多言,毕竟白小楼的手法,震慑了在场所有人,惹怒了他可怎么办?

    周围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天命宗有这位高手坐镇,迟早也能成为九流甚至八流的门派,与玄真宗那般有上百内门弟子的门派不同,他这个时候入门,极有可能是宗主亲传啊。

    毕竟天命宗现在还没有弟子。

    多少人流露出想要加入宗门的态度来,纷纷用热情到可以烧死人的眼神盯着白小楼。

    毫不怀疑,如果白小楼点头同意,他们会马上跪下拜倒。

    对此,白小楼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小小的一个幻术,天命图差点吸干我,费力演了这么一出戏,总得有观众,有传播消息的途径,收你们入门不难,可谁帮我去显摆我这牛逼的事迹,如何吸引更多的弟子加入。

    他看向那名长相秀丽的女子,轻声问道:“你我有缘,可愿加入我天命宗,做我弟子?”

    众人一惊。

    这是多大的荣誉啊,一般来说,宗门弟子有亲传内外门杂役之分,宗主弟子在身份上更加突出。

    “算亲传吗?”那女孩子嘴角一笑,反而讨价还价起来。

    众人更是惊呆了,居然……居然讨价还价。

    天啊,要是惹怒了对方怎么办,她是疯了吗?

    白小楼一愣,难怪天命图认定你资质不差,这种天才,果然不是安分的主儿。

    比起前面那笨蛋,难缠的多。

    白小楼故作深沉,沉吟道:“算!”

    “好,柳如意愿加入天命宗。”

    这一幕亮瞎了周围人的双眼,亲传?居然还成功了。

    尤其是那最初的少年更是悔不当初。

    此时,白小楼脑海忽然一震,不由高深莫测的一笑,盘腿坐在地上,闭着双眼一副入定模样,外人也不敢打扰。

    天命图之中,画卷靠近中心范围的一座峰脉显化了。

    白小楼意识漂浮过去,突然感受到一股玄妙的力量吸引着自己,紧接着出现在一座高阁之中。

    高阁有九层,白小楼身处第一层。

    整个第一层如同一个巨大的藏书馆,一眼很难望到尽头,只是奇怪的一点在于所有的书架都是空的。

    白小楼身子一动,惊觉脚下有点软绵绵的感觉,不由低头一看,呼吸顿时一滞。

    遍地都是功法书籍,不知道有多少,看这布置,应该不是自然散落,而是人为的。

    白小楼蹲下甚至尝试捡起来看看,结果发现这些书籍如同被黏在了地上一般,唯有走到旁边的书桌前,发现上面有一本书籍,翻开一看。

    入目便是猖狂无比的几个字,龙飞凤舞,十分灵动,尤其是内容,更是闪瞎了白小楼的下巴。

    天下功法,不过尔尔。

    这就是你拿别人家功法来当地板砖的理由?

    看记录,写这话的人,应该是天命宗第九代宗主,也就是传说中的最后一任宗主。

    白小楼叹了口气,感叹道:“我居然觉得天命宗会完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吗?

    “可以。”虚空中一个声音传来。

    白小楼诧异道:“这么好说话,可你在我的识海里,应该怎么离开呢?”

    “只要你死掉就好。”那声音倒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可惜听不出一点人的感觉。

    白小楼干咳两声,站了起来,右手举高高道:“刚才是开玩笑的,真是一点都不懂诙谐幽默,我相信在我手中,天命宗必然会成再现昔日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