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暴走白眼 > 第八章 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第八章 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正合我意!”

    对于凯来说,讲道理什么的最麻烦了,有什么不能用热血的拳头去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上青春的拳头!

    啪。

    将苦无拿在手中,上杉朝阳先动了。

    凯的体术,上杉朝阳学了不少,但他现在岁数还比较小,打击力较低,所以用苦无这种利器才是造成伤害最好的选择,上杉朝阳拿出苦无,代表他很认真。

    “接招,木叶!旋风!”

    仿佛已经是常识了,木叶刚拳流派,上来一定要先来一手木叶旋风,几乎成了一种招牌。

    “来得好,木叶旋风!”

    见状,上杉朝阳立马还以一记木叶旋风。

    “想以木叶旋风对木叶旋风吗?朝阳想法是不错,但还是太天真了啊,凯的木叶旋风,和他的木叶旋风,那能使一个档次的吗?”

    呯!

    肌肉与肌肉的碰撞,上杉朝阳瞬间落入下风。

    “哦!接着来……呜……”

    凯将上杉朝阳的木叶旋风击溃,正准备接下一招,但腿上一痛,定睛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凯的小腿已经被利器割出了两道大口子。

    “凯老师,兵不厌诈。”

    上杉朝阳亮了亮自己的鞋边,两把明亮亮的刀刃从鞋边伸了出来,上面还滴着血,显然是在刚才,上杉朝阳和凯的木叶旋风碰撞之中,趁机割伤了凯。

    “如果我涂了毒,凯老师你现在可就输咯。”

    “这点伤痛就想阻挡我?还没完!还没完!木叶……烈风!”

    凯无视了你的暗示并发动了致命一击。

    “你……土遁·土流壁!”

    上杉朝阳被凯这不知轻重的一击吓了一跳,这一脚上去,别说他了,中忍也受不了,但当上杉朝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他的速度不会比凯更快,心中一急,连忙后退,并且手中快速结印,发动了土流壁。

    “你这小子!不是说查克拉不够释放土流壁的吗!”

    哐!

    土流壁毫无疑问的被凯踢爆,但也减弱了凯踢击的速度,让上杉朝阳有时间避开。

    “……总是要留点底牌。”

    “你的底牌就是忽悠老师吗!”

    “不!”

    “嗯?”

    “是忽悠所有的人。”

    “你TM……”

    唰。

    上杉朝阳跳到立花维信身边说道:“别生气,别生气,来跟我念,世界如此暴躁,呸,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哼,别滑头,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幻术方面也藏着了?”褚阳菊也跑了过来,揪着上杉朝阳的耳朵大声问道。

    “疼疼疼,褚老师……不对褚姐姐!幻术我真的学不会啊,时间紧迫,总要有所取舍,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其实幻术我自己能解开。”

    “滚去参加中忍考试!三秒钟从我眼前消失!”褚阳菊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被上杉朝阳气的浑身发抖。

    “真的?”

    “快滚!”

    “好嘞!”

    凯和立花维信都没有反对,上杉朝阳知道他们两个也默认了自己可以参加中忍考试,于是开开心心的就跑走了。

    “哼,滑头的小鬼。”上杉朝阳走了,褚阳菊还是气不过,又骂了一句。

    “你两,就这么同意他去参加中忍考试了?”另一边,凯处理好了腿上的伤口,走了过来问道。

    “当然。”

    “你两不会没有看出来,他的查克拉其实已经见底了吧。”说到关键问题,凯面色凝重。

    “……当然看得出来。”立花维信回道。

    “那为什么……”

    “凯!”声音稍微重了一些打断了凯的话,立花维信顿了顿说到:“你还记得,他是怎么学会土分身之术的吗?”

    “……”

    “你果然忘了。”一拍脑袋,立花维信就知道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早就把这事忘了。

    “当初我本来只是打算教他土流壁,但他执意要和土分身之术一起学,我不教,他就跑到三代那里去跪了三天三夜,足足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啊,你知道后来三代找我谈话的时候怎么说的?做人不能太吝啬……我们都知道光凭他那一股机灵劲,这次的中忍考试能对付他的人就不多,我们担心的,主要还是根的觊觎啊。”

    “可是中忍考试的场地我们可是只能在外观看,要是里面出了什么问题……”

    “哼,那就别怪我,杀到他们的老巢去要人了。”立花维信的眼角露出一丝狠辣,淡淡的杀气飘荡在空气之中,立花维信虽说名声不显,但好歹也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精英忍者,一身杀气,着实恐怖。

    “真到那个时候,别忘了带上我。”

    飞快的朝着中忍考试的会场赶去,得到了首肯的上杉朝阳只需要去报名就行。

    “呜……呜……”

    “哈哈哈,她是不是那个日向家的大小姐?”

    “那是不是和那个宁次的性格一样的恶劣啊……”

    “……”

    “嗯?”

    在屋顶狂奔,上杉朝阳忽然听到下方传来了阵阵哭声。

    ‘真是让人熟悉的口吻……’

    身子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上杉朝阳朝下看去,脑中又回忆起了被监禁的那几天。

    “喂!小子,听说你现在拿着三代给的补助过得很开心啊?”

    “还去了忍者学校,性格也变得和那些忍者一样恶劣了啊!嗯?”

    “真是看着就找抽!”

    “……”

    握紧了拳头,上杉朝阳从房顶跳了下去。

    “喂!”

    啪!

    握住了一个小混混的手腕,上杉朝阳说道:“你们,我怎么看起来有些面熟啊!”

    “嗯?谁啊!快把本大爷放开!”被上杉朝阳抓住了手,有些小胖的混混看向上杉朝阳,恶狠狠的说道。

    “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人,难道你们就不怕……嗯?”上杉朝阳当然不会放手,他还打算随便找几个理由,然后把这几个勾起他不好回忆的家伙给暴揍一顿,但当他看到这几个混混脸的时候,眼神却是渐渐冷了下来。

    “哈?哪来的傻子乱管闲事,我跟你说,我……”

    “大胖哥,是你什么人?”

    “嗯?你认识我爸爸?”胖混混一脸奇怪的看着上杉朝阳,心中想着是不是遇到了道上的人,大水冲了龙王庙,是不是现在罢手比较好。

    “认识,当然认识……”上杉朝阳的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让另外几个混混浑身打了个寒颤,只有胖混混依旧一无所觉。

    “那还不快放开!今爷心情好,你放开我就饶了你,不然等我爸爸来了,哼哼……”

    “怎么,你要去监狱里面找他吗?”

    “你……!”

    啪!

    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胖混混的脸上,上杉朝阳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

    “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终于,让我找到你们的家人了啊……”上杉朝阳朝着另外几个混混的脸上看去,果然他们的脸都和当初监禁自己的强盗们很是相似,显然都是子侄辈有关系的人。

    “喂,等等,你别过来,我和你说,大哥,大哥,啊!”

    “……”

    上杉朝阳动手没有用很久,很快,这些小混混都躺在地上,连动都无法动一下。

    “那……那个……”

    “嗯?”

    忽如其来的声音让上杉朝阳想起来,这群混混,好像先前是在欺负什么人来着。

    “什么事?”

    身上的怨气还没有完全消逝,上杉朝阳不想把自己狰狞的面庞让别人看到,于是背对着那个人,冷声问道。

    “谢……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这些坏蛋,从小就坏成这样,长大了说不定就会去绑架勒索,甚至闹出人命来也说不定,我也是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可是下手是不是……太重了些?”

    “哼!”如果上杉朝阳打的只是普通混混,上杉朝阳当然会说下次会轻一些,但对这几个人,上杉朝阳只是冷哼道:“对付这些坏人,就要用比他们更狠的手段去对他们,要让他们感受到痛处,不然最后,受伤的不仅是自己,还会有你最在意的人,想要保护在意的人,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边说,上杉朝阳又想起来了,当初滴水未进的第五天,如果不是已经开始提炼查克拉,他早就死掉了,当时看管他的两个强盗,正在谈论着是不是要利用上杉朝阳引几个他有钱的朋友过来,一网打尽。

    ‘没错,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当初我如果要有宇智波止水那样的实力……不,哪怕只有宇智波鼬的实力,就这些不入流的强盗……’

    明明指甲剪得很短,但上杉朝阳还是因为握拳过于用力而戳破了自己的皮肤,鲜血,一点一点的从掌心流下。

    ‘这次中忍考试,就是我变强的踏板,等我成为中忍,我一个人接出村的任务,去锻炼我自己,寻找变强的机缘!’

    “啊!报名要晚了!”

    猛然一拍脑袋,上杉朝阳来不及回头看看自己救得人长什么样,连忙跳到房顶,朝着中忍考试会场跑去。

    “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杉朝阳!”

    “上杉朝阳吗……只有力量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