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暴走白眼 > 第七章 打一架吧

第七章 打一架吧

    如愿成为了忍者,上杉朝阳很开心。

    早一天成为忍者,代表着上杉朝阳就能够更快的升为中忍,到了中忍这个级别,上杉朝阳就能够自己接任务了,想要变强,总是缩在木叶这么个一亩三分地可不行,总得走出去,多见见市面。

    三代火影会让上杉朝阳去跟宇智波泉道别,上杉朝阳在回到家之后也是想通了三代的用意。

    火之意志,说到底就是初代火影守护意志的传承,守护与传承,是最关键的两点。

    根据暗部的资料,三代了解到上杉朝阳是一个很守承诺的人,三代刻意想让上杉朝阳对宇智波泉做出承诺,就是想用守信这一美德压制上杉朝阳内心的迷茫,从而将上杉朝阳捆绑在木叶战车上。

    “不得不说,很有效。”

    第二天,木叶有些震动,上杉朝阳九岁毕业,虽然比不上五岁毕业的卡卡西,六岁毕业的鼬,但也算得上是个小天才,而且同天……

    宇智波鼬成为了木叶历史上第一个单人通过中忍考试的人,成为了中忍。

    一时间,木叶的压力似乎也小上了不少。

    毕业后的上杉朝阳久久没有分班,听凯说,好像是三代那边在上杉朝阳分班这件事上遭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一时半会决定不下来。

    对此上杉朝阳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每天依旧修行读书提炼查克拉,打磨着自己的基础。

    过了一个多星期,上杉朝阳的分班命令终于下来了。

    上杉朝阳被分到了迈特凯的手下,同时除了迈特凯之外,队内还有两个上杉朝阳从没见过的中忍。

    一个是叫立花维信,是一名男性中忍,擅长使用土遁和雷遁,三十多岁,是从战争当中存活下来的精英。

    另一个叫褚阳菊,是一名女性中忍,擅长幻术,二十九,和立花维信是夫妻,两人结婚多年,不过因为立花维信早年曾受过伤,两人至今没有子嗣。

    加上迈特凯,上杉朝阳发现,这个队伍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是下忍,无论是立花维信还是褚阳菊,都和凯一样,属于有着上忍实力,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还在中忍晃悠的精英忍者。

    ‘……忍体幻,三代你们究竟是经过了什么讨论,才给我分到这种保姆班来的啊。’

    上杉朝阳真的懵了,凯擅长体术,立花维信擅长忍术,褚阳菊擅长幻术,而且都是上忍实力,教导上杉朝阳绰绰有余,而且就这实力配置,除非遇到那些影级的老变态,不然绝不会出纰漏,这不应该是上杉朝阳一个新人应该进入的班。

    他被分入这种班级,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三人,都会是他的老师加保姆。

    一念至此,上杉朝阳浑身一个激灵。

    上杉朝阳知道,哪怕自己再有天份,有一个凯当老师也就够了,会派另外两个一看就是保镖职责的忍者过来,证明只有这样,上杉朝阳的生命安全才能够得到保障。

    ‘一个团藏还不至于……莫非……’

    上杉朝阳触碰了一下额头,那里被长长的刘海挡住,额头之上,印着笼中鸟的咒印。

    三大高手陪着做D级任务的日子是开心的,有了两个免费的老师,上杉朝阳也就绝了领取出村任务的念头,说到底,用上杉朝阳的话来讲,出村也是为了寻找机缘,现在机缘摆在面前,上杉朝阳没必要在明知道会被针对的情况之下还要出村。

    这可急坏了团藏,他为了上杉朝阳,那可是在三代面前各种威胁的话都说出来了,这才导致上杉朝阳身边来了两个精英忍者,他可是等着上杉朝阳出村做任务的时候下手呢,因为不管保镖再强,上杉朝阳也只是一个小下忍,凭借根的实力,要抓上杉朝阳还不是轻轻松松。可谁能想到,上杉朝阳竟然半年过去了,别说是C级任务,就连出村的任务都没有接过,逼得他还去三代那里发了脾气,说三代刻意限制上杉朝阳的发展,是在挖断木叶的根,最后还是在三代的再三保证下,才相信了这是上杉朝阳自己的选择。

    终于又关注了上杉朝阳半年,团藏怒骂了一声胸无大志,不堪大用,最终还是放弃了上杉朝阳。

    就这样,上杉朝阳迎了来他成为忍者第二年的中忍考试。

    “什么?你要去参加中忍考试?”

    凯听到上杉朝阳的请求,吓了一跳。

    “喂喂,朝阳,你是天才没错,可你要想清楚,中忍考试危机重重,一个不小心命都会丢掉的啊,我们都已经是中忍了,所以如果你要参加中忍考试的话,就必须你一个人参加才行,这难度更是……”

    “我知道,而且凯老师,教了我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天才。”

    “……”

    凯哪能不知道,就是因为太清楚了,凯才会反对上杉朝阳参加中忍考试。

    “想参加中忍考试?朝阳,我教你的忍术你学会多少了?”

    这是立花维信。

    “学会了土流壁和土分身。”上杉朝阳如实回答。

    “用出来我看看。”

    “查克拉不够。”

    “连个忍术都用不出来,你还想去参加中忍考试?”

    立花维信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上杉朝阳,初识上杉朝阳的时候,上杉朝阳的结印让他眼前一亮,用查克拉试纸测出来后,发现上杉朝阳适合土遁,恰好,立花维信自己就是个土遁忍者,于是就把上杉朝阳当成衣钵传人培养了起来,可结果,上杉朝阳结印倒是很快,但到现在还是一个忍术都放不出来。

    “……”

    上杉朝阳闭口不言,倔强的看着凯,因为虽说凯年纪在三位中忍当中岁数最小,但他才是名义上的队长。

    “啊啦啦,别吵架嘛,小朝阳,姐姐答应你去参加中忍考试了。”

    又是一个想让上杉朝阳叫姐姐的人,不过宇智波泉是岁数太小,上杉朝阳叫不出口,而褚阳菊,是岁数太大。

    上杉朝阳才十岁,而褚阳菊今年,已经三十岁了。

    “……能把幻术解开吗?我要参加中忍考试。”

    只是一句话,上杉朝阳就让褚阳菊说不出话来。

    “自己解!”

    “查克拉不够。”

    “哼,连个幻术都解不开,你让我们怎么放心你去参加中忍考试?”

    褚阳菊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曾经也想传授给上杉朝阳幻术,但上杉朝阳好像对幻术不是很感冒,每次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中了幻术,可就是学不会,无奈之下,褚阳菊只能放弃了教上杉朝阳幻术的想法,不过虽说放弃了教导上杉朝阳幻术,但褚阳菊还是孜孜不倦的锻炼上杉朝阳的解幻术能力,最终,褚阳菊发现了,上杉朝阳能发现自己中了幻术,但是却没有办法解除幻术,而现在,褚阳菊就是想利用上杉朝阳的这一弱点,将他困住,让他无法去参加中忍考试。

    “八门遁甲……”

    “哎哎哎!行行行,我给你解我给你解!”

    上杉朝阳的举动可是让褚阳菊吓了一跳,解除幻术的方式有一种便是打乱自身查克拉流动,开门的话,妥妥能办到,那暴躁的查克拉,查克拉流动想不被打乱都难,但下场也是伤人伤己,八门遁甲本就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与其让上杉朝阳拖着一身伤去参加中忍考试,还不如让他好好的去参加考试呢。

    “哎……”

    就连从不叹气的凯都叹了一口气说道:“朝阳啊,我知道你是想证明自己,但是你现在八门遁甲练到第几门了?”

    “……开门。”

    “能保证打开开门不受伤吗?”

    “……不能。”

    “八门遁甲的前三门可是安全门,连开门都会受伤,证明你的修行还不够!忍体幻都不行,你要我们怎么会放心你去参加中忍考试?”

    “……凯老师,我们来打一架吧。”摆出了架势,上杉朝阳说道:“说不定打完一架之后,你也会像三代火影那样,改变注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