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暴走白眼 > 第六章 年轻呐
    “嗯……”

    看了上杉朝阳许久,三代终于是开口了:“上杉君,你为什么想要提前毕业呢?”

    “我?”

    过往如同跑马灯一样的从眼前划过,九尾、老乞丐、宇智波鼬、宇智波泉、最后停留在那被吊起来滴水未进的五天,那几个强盗残忍的笑脸。

    “因为忍者学校没有能够教我的东西了。”

    “嗯……”

    三代知道上杉朝阳所说做不得假,忍者学校能教的也就是一些常识,历史,以及一些忍者的基础,这些上杉朝阳都具备,忍者学校的确没有什么能交给上杉朝阳的了。

    这个答案很直接,也很合理,但三代……

    并不满意。

    “你很想要变强吗?上杉君。”

    “是的。”

    “那么你为什么想要变强呢?”

    三代火影希冀的看着上杉朝阳,要说他对此时的上杉朝阳有什么不满的话,那么也只有他常挂在嘴边的火之意志了。

    在上杉朝阳身上,三代并没有看到火之意志的存在。

    “我……”

    上杉朝阳想说为了报恩。

    他一开始也的确是这么想的,三代让他进入忍者学校,让他能够识字,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这就是天大的恩情,报恩也的确是上杉朝阳最主要的目的,但……

    强盗的笑脸像是梦魇一样的萦绕在上杉朝阳的脑中,敦促他不断的修行,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一点多余的事都不要去做,每一张脸都好像是在跟上杉朝阳说,你再不变强,我们可就又要来咯。

    “我……不知道……”

    几度挣扎,上杉朝阳最终还是无法将报恩两个字说出口。

    “嗯。”

    抽了一口烟,三代火影皱起了眉头,刚刚上杉朝阳的心态变化都写在了脸上,那深藏于心的恐惧直面的展示在三代面前,让三代很是头疼。

    “那么,你有想要守护的人吗?”想了想,三代火影再度问道。

    “想要守护的人……”

    刚听到这句话,上杉朝阳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老乞丐,但老乞丐已经死了,三代算是一个,但上杉朝阳很怀疑自己要是说出三代的名字,会被怀疑是在拍马屁,反而让三代对于自己的看法大幅下降,渐渐的,一个说不上惊为天人,但却很清丽的脸庞出现在了上杉朝阳的脑海中,那是上杉朝阳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或者说……唯一的朋友。

    脸颊罕见的一红,上杉朝阳支支吾吾的说道:“算……算是有吧。”

    “嗯?哈哈哈……”闻言,三代老头很是不稳重的大笑了起来。

    ‘哎,毕竟是这个岁数的孩子。’卡卡西也在心里无奈的想道。

    “哈哈,是叫宇智波泉是吧,你可是有很久没有理过她了啊。”

    “三代大人你……你……”上杉朝阳此刻感觉自己就像辰东笔下的路人,一脸震惊。

    “哈哈……”不动声色的将暗部递来的情报放入抽屉,三代笑着说道:“毕业之前,不去和她道个别吗?”

    “道别当然是……三代大人您说什么?”

    脸上的喜色掩盖不住,上杉朝阳自然是听懂了三代的意思,但他只是想要再度确认一下。

    “我同意你的毕业请求了,明天去跟你的同伴道个别吧。”

    “是的!”

    第二天,上杉朝阳偷偷在忍者学校内的一颗大树上等了很久,虽然答应了三代说要跟宇智波泉道个别,但上杉朝阳可没有胆子大到直接冲进教师里面单独找宇智波泉告别,这样根本就不是告别,而是告白了。

    于是上杉朝阳想等一个宇智波泉单独一个人的时机,再告诉她,自己已经毕业了的消息。

    等了好久,终于,宇智波泉一个人离开了教室,上杉朝阳脸上一喜,连忙从树上跳到房顶,追了过去。

    “去哪里不好偏去这里……”

    有些苦恼的看着宇智波泉走进了教师办公室,上杉朝阳面色一苦,最终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走了进去。

    咚咚咚!

    “请进。”

    “报告!”

    “有什么……噗!上杉朝阳?”门口的老师也化身成了震惊路人,看着上杉朝阳,眼中满是难以相信。

    ‘天呐,今天这是吹了什么风?把这个万年不来上课的主给吹来了?’

    “你今天来是有……”

    ‘说不定是来认错的呢,毕竟是个小孩子,留级了这么久,面子上也过不去。’

    “我是来找宇智波泉的。”

    “嗯嗯,找泉是吧,虽然你认错的时间很晚,但要知道知错能改善……嗯?你说什么?”

    “我来找宇智波泉的。”

    上杉朝阳很认真的复述了一遍。

    “泉在那边。”

    “谢谢老师。”

    “哼,这小子竟然也会说谢……好像他一直很礼貌的?”

    曾经文静的文学少年和总是逃学的不良少年两种截然相反的印象在脑中碰撞,门口的老师一时间混乱。

    “泉,有人找你。”

    “嗯?谁找……呀!小朝阳!”

    听到这个称呼,上杉朝阳眼皮一跳,这个称呼他可是怨念了许久,就因为他比起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泉小了一岁不到,就一直被宇智波泉看作是弟弟。

    “好久不见了,泉。”

    “要叫泉姐姐!”

    宇智波泉轻轻敲了下上杉朝阳的脑袋,就像以前上杉朝阳出错时,她一直做的那样。

    “泉,我有事要和你说。”

    “哼,说吧。”

    宇智波泉佯装生气的哼了一声,她也知道上杉朝阳绝不会叫她姐姐,那么说,只是每次见面的习惯罢了。

    “三代大人已经同意我毕业了。”

    “……是吗,恭喜你。”明明是恭喜,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

    ‘等等,我应该要更高兴一点才对,明明是弟弟要毕业了啊,不能露出这种表情。’

    “恭喜你呀,朝阳。”重新换上了笑容,宇智波泉说道。

    “嗯……”

    很长的沉默,上杉朝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哼,三代大人竟然会让你毕业?不行!我要去找三代大人!”

    漫长的沉默被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所打破,上杉朝阳仔细思考了一会,才想起来,那是对上杉朝阳一直很不满的历史老师。

    “盯……”

    “喂,你小子想干什么,我和你说,我今天还就一定要去三代大人那里……”

    “谢谢!”盯了历史老师许久,上杉朝阳忽然一个九十度鞠躬,恭敬的说道。

    “吓!你……你说什么!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原谅你,我和你说,我……”

    “以后,我会保护你的。”道完谢的上杉朝阳没有继续理会历史老师,而是转头对着宇智波泉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上杉朝阳就从办公室里跑了出去,脚步很是凌乱。

    “真是年轻呢。”见状,门口的老师感慨道。

    “哼,一个不良少年而已……”历史老师不屑的说道。

    “你少来了,明明他从这里偷走的卷子,还是你偷偷放给他的,我想他肯定也是发现了这件事,才和你道谢的吧。”

    “你你你……”

    “哎,又是一个天才,他才九岁吧?前有宇智波鼬,后有上杉朝阳,等他们成长起来,三代大人身上的担子也会轻一些。”

    “哼,宇智波鼬也就算了,上杉朝阳?他绝不可能!”

    “又来了又来了,明明最看好他的人就是你了吧。”

    “你你你……哼,不和你多说!”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