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暴走白眼 > 第二章 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

第二章 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

    “……”

    三代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将日向,不,上杉朝阳直接送入了忍者学校,并给予了上杉朝阳一人份的孤儿补贴,供他生活。

    那一刻,上杉朝阳的心颤抖了一下。

    忍者学校的日子很平淡,同班同学一个出名都没有,想来未来都是没有在火影里面出场过的人物。

    不过虽然平淡,可上杉朝阳却一点也不觉得无聊,每天听课都非常的认真,忍者方面的知识不比曾经的数理化来得简单,甚至某些方面还更甚一筹,也怪不得鸣人时代的科技发展会如此之快。

    不上课时,上杉朝阳也过的很快乐,因为他是被三代强塞进忍者学校的,岁数还很小,只有四岁,比起同年的同级生,还要小上两岁。

    那些骄傲的男性未来忍者大人们不愿意欺负小孩子,女孩子们也觉得岁数小的弟弟很可爱,不会对他有什么刁难的举动。

    至于三代为什么那么早就让他进入忍者学校,上杉朝阳也是有所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为了让自己远离日向。

    如果按照正常的六岁入学的话,三代生怕一个四岁就如此执着的少年在两年的无人教导空窗期朝不好的方向发展,自己又不能经常教导上杉朝阳,毕竟身为火影,是很忙的,思前想后之后,还是提前将上杉朝阳送入了忍者学校。

    你不是想学习吗?那就去吧!

    其实让上杉朝阳暗中去世是最好的选择,但上杉朝阳坚毅的眼神触动了他的心。

    那个眼神他很怀念,对那个眼神的主人,他很内疚,也很痛心。

    “大蛇丸呐……”

    夜空下,三代不止一次的这样呢喃。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上杉朝阳却没有升入二年级。

    虽常言勤能补拙,但庸才和天才,总会有着很明显的差距。

    上杉朝阳算不得天才,不然也不会只能当个小白领,连换工作都做不到。

    忍者知识太过高深,他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第一年的课程,他总是听得云里雾里,不明其意,最终导致他留了级。

    留级带来的影响有些大,年长的同班“姐姐们”不再宠着这个留级的吊车尾了,“哥哥们”的语气也开始有些趾高气昂了起来。

    这让他心气不是很顺,但好在知识的海洋冲击力太过庞大,让他忘却了种种不愉快。

    直到今天。

    有个天才要跳级了。

    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忍者学校,就连老师都很想去看那个天才的跳级考试。

    不用想,上杉朝阳就知道那个人是谁。

    宇智波鼬。

    只用了一年就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天才,一个月就从一年级跳级,实在是太过正常。

    鼬的考验很困难,至少对于上杉朝阳是这样,但鼬完成的却很轻松,当他离去的时候,带走的是一群迷妹的心,留下的,是男性们一肚子的酸水。

    两两相碰,自然会起冲突,争论之中,上杉朝阳很无辜的躺枪了。

    “你们就是嫉妒,你们也就配和上杉朝阳那种吊车尾为伍了!”

    面对这种嘲讽,也不知道是哪个受不了的小年轻,冲上来掀翻了上杉朝阳的桌子,大吼道:“你丢了我们所有人的脸!你这种废物快滚出去!”

    对此,上杉朝阳没怎么在意。

    “别吵我,我还要看书呢。”

    说完,上杉朝阳就从楼上跳了下去,摔断了一条腿。

    他本想远离这些暴躁的小年轻,让自己有时间安心看书,却忘了自己修炼了一年也没提炼出来查克拉这玩意,结果被人按上了书呆子这样一个外号。

    住院时,上杉朝阳很开心,因为他没有朋友,自然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他可以安心的看书。

    只是让上杉朝阳很意外的是,有一个人来探望他了。

    宇智波鼬。

    也不知道宇智波鼬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并且认为错在他自己身上,特意跑来向上山朝阳道歉,弄得上杉朝阳很是不适应。

    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错误。

    最终好说歹说之下,宇智波鼬终于是相信上杉朝阳原谅了他,开开心心的回家去了。

    “我们的鼬神也有小时候。”

    失笑的摇了摇头,上杉朝阳继续扑到了书籍之中。

    “不过也能看出来,一个人是什么性格,真的从小就能发现端倪呢。”

    这一天,上杉朝阳提炼出了第一缕查克拉。

    也是这一天开始,他多了一个对他很是友好的同桌。

    “你好,我叫宇智波泉。”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温暖的笑容,还是那扑面而来的善意,让上杉朝阳伸出了手掌。

    从此,上杉朝阳有了一个陪练,或者说是导师。

    宇智波泉也不是天才,但好歹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人,比起上杉朝阳这种半路出家,水平要高上许多,于是每天放学后,宇智波泉都会一点一点的教导着上杉朝阳。

    上杉朝阳也曾问过宇智波泉为什么要这样帮他,宇智波泉只是说:“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啦,能让我对这些知识更加的熟练,我也是想变强的……”

    说到变强,宇智波泉的脸上出现了上杉朝阳从未见过的羞涩,一时间,竟让上杉朝阳看得有些痴了。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过去,大天才鼬已经毕业了,而宇智波泉和上杉朝阳,也升上了二年级,但从这天开始,上杉朝阳发现宇智波泉上课和教导自己时,总是会有些魂不守舍,眼睛总会眺望着远方,难以收回。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上杉朝阳开始练习手里剑,真正的开始修行忍者的技能,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

    上杉朝阳遇到了一个西瓜头的活宝,一个他……最感激的人。

    “呦,少年,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怎么愁眉苦脸的?要青春啊!青春!”

    夕阳下,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起,西瓜头的身后,多出了一个笨拙的少年,无奈的看着那闪烁着光芒的白牙。

    “哎。”

    “少年哟,怎么叹气了,这可不行啊!要青春!青春!”

    “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

    “逝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