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忘忧酒馆的酒 > 第一章 来了位男的

第一章 来了位男的

    (忘忧酒馆每晚亥时开业,等待每一位客人,聆听每一个故事。无论是江湖快意,还是恩怨难舍,在品味老板的甘醇美酒中,侠士们可以敞开心扉,将自己的心事、情怀一并吐露出来。而侠客们分享的这些故事,也将不会再是他们一个人的快乐苦楚,在老板的精心酿造下,这些故事将会变成佳酿,供江湖中的人们前来品尝。而这些放下心事的少侠们,则可以减轻心里的负重,再次在江湖中畅意前行。)

    忘忧酒馆今日早早的就开门等客人,可迟迟未有客人来,大约十点多钟的时候,一位青中年男子走路摇摆不停的幌了进来,喝的应该不止微醺了吧。

    “这是忘忧酒馆么?怎么没有接待的?!”男子左摇右摆的终于在高脚椅上坐定,拍着桌子:“上酒!上酒!酒馆里没有酒吗!”

    这是走来一位又像酒保又像老板的男子来“先生喝成这样,忘忧香草最解酒,来一杯如何?”

    “我来酒馆是来喝酒的,不是来解什么酒的!”男子一听不乐意了。

    “您先尝尝这忘忧香草再说。”酒保老板似的人给他上了一杯忘忧香草,只见这杯解酒茶,颜色是深咖,上面应该飘着的是香草与葛花,都说葛花解酒,估计应该不假。

    “嗯,这酒看着不怎么样,味道还不错!”男子喝了一口夸赞着。

    “先生,我们这需要故事…”酒保老板似的人提醒着。

    “什么故事不故事的,我这喝多了,你想听啥,龙门阵?!”男子只顾着喝茶。

    “也可以,只要您说,我就听。”酒保老板似的人站在男子的桌子前面。

    “龙门阵我不会说,我的人生可以跟你聊聊。”男子看着杯子里的茶,突然抬起头“你是老板还是酒保,怎么不酿酒!”

    “鄙人自然是老板,也是酒保,这个酒馆就是我的,至于酿酒吗,听了故事才能酿。”老板也找了个高脚餐椅在男子前面坐了下来。

    “好,鄙人姓文,名二石。”文二石看着杯子说。

    “忘忧酒馆不在乎姓什名谁,只在乎故事。”老板提醒道。

    “我有一个在家全职太太的妻子,一双乖巧的儿女,有一份看起来很不错的工作,一家四口很幸福,是不是我就不该有烦恼。”文二石说。

    “嗯,看似不该有烦恼。”老板接话。

    “我的上司,我的同事,我的工作……都是我的烦恼。”文二石接着说。

    “哦?”老板看他打顿,就接了一个字的话。

    “我的顶头上司天天安排超负荷的工作,上班八小时,我有六小时都在忙同事领导安排的各类琐事,各种无礼的要求,开始刚上班不好意思拒绝,现在大家看我不拒绝就觉得我好欺负,一直就这样好些年了,真正忙工作正事的时间不过两小时,时间不够,我就要加班,工作做不完,家里还有等我挣钱养家的太太与儿女。时间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在外面装孙子,回家在妻儿面前还是最没家庭地位,我在哪寻找平衡。”文二石一口气说了好些。“太太一人带两个很小的孩子在家,也需要我下班回家的陪伴与帮忙,我真是上完这个班就下班去上太太的班,去接孩子兴趣班,回家带孩子,跟太太一起忙家务,直到孩子睡觉,我才有些自己的时间,好些个考试等着我,我要考各种证书,就要看书,有了自己的时间也不能放松一下玩自己最爱的游戏,要看书考试拿证挣钱养家。”

    “您这样累,太太知道吗?您在单位就不能硬气一点吗?领导知道吗?”

    “太太在家也不容易,两个孩子还都很小,缠的焦头烂额。单位?领导?你没有领导,怎么知道领导会怎么剥削,世人都爱捏软柿子。”

    “你可以试着拒绝别人的无礼请求。既然知道是无礼的请求了,就该拒绝时候拒绝。”

    “那领导给你穿小鞋怎么办?我的顶头上司,每日冠冕堂皇的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做事的时候又是一副嘴脸,话跟事都对不上号。上司的上司人员特别不好,总是爱背后嚼舌根,我们这些男人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但是难免听了会生气,女同事都是当面就怼他,我们男同事就没人敢。上司的上司是一个媚上欺下的小男人。”

    “对付小男人的办法,你可以学学你的女同事,说不定有惊喜哦。”

    “经济上,我一个人养着四个人,虽然收入还算可观,但是,经济不自由,过的也是刚好够花。”

    “您的太太等孩子大一些也可以出去挣钱的吗。”

    “我跟朋友在一起,总是脾气好,怎么样都行,这样的感觉,你懂吗,总是被人忽视。”

    “你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让自己有些棱角。”

    “都说磨平棱角,你让我有些棱角。”

    “没有棱角怎么是一个有脾气被人重视的人呢。”

    “我就是一个臭画图的,我想换工作。什么工作能挣钱够养活老婆孩子,还能轻轻松松。”

    “做梦里你可以试试。”

    “你这茶可以,酒呢?酒已入故事,故事已入酒,先生喝杯尝尝即可,这酒烈,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放开心去生活,多与妻儿交流,多与朋友交流,多与领导交流。”

    “这酒够烈!我这一小口足矣,给我换茶。”

    “这是您的茶。”老板把刚才那个故事的酒已酿好,金银花二钱,枸杞三钱,红枣六颗,花旗参十片,故事一枚入酒!

    “与您交流了一下,我也确实醒酒了。”文二石站起来,把醒酒茶一口喝完,站起来欲走,还是有些东倒西歪。

    “等酒酿好,希望可以再见到您,喝喝自己的酒,说着别的故事。”老板意思慢走。

    “好的老板,我会再来品酒论英雄!”文二石幌着走出去。

    “我们这只品酒论故事!”老板在后面大声吆喝,也走上门口去关门,今日的客人已经完成,酒也已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