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像老婆坦白以前相亲经历 >第十二章:在公司两次被追经历,汇报就得家法伺候!
    二次!一共二次!我被公司女生反追!你肯定不信,说实话到现在我想想,我还觉得奇怪!怎么会有?

    第一次,是在台资公司。我当时是负责华北区平台网络的总监。我们机构总的助理她叫阿宁。这女孩人张得非常有成熟女孩的魅力。白净,开朗,好爽!基本就是典型的文雅型女汉子!但是,她的可是家资丰厚。属于官+军二代。他父亲是将军。母亲是台办的主任恰好正管,我们那些台湾老大们。那些台佬都要跟他母亲报道。所以,她在我们这比公主强,比王妃横。但是,阿宁十分低调,特别愿意跟我这些,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打成一片。

    我跟阿宁第一次相识,是在开商务会。她走进来时候,就给你眼前一亮。虽然穿着十分普通,但是那种女人,成熟女人素有的魅力与文化女生的气质,啊!倒了!但是,我后来听我手下说,这女孩家里如何如和!我自然是敬而远之。别忘了我前面讲的阿翔教训!!那不就是“君不见,昔日董卓丁原之事呼?”

    是阿宁主动找我的。我这个跟老婆解释至少3遍。咋就不信呀?“哇哇,我家搓板好可怜!”阿宁在开会时候,坐在我身边。我那天鬼使神差的没带笔。只能问她:“您好,您带了多余的笔吗?能借给我用用吗?”我向上帝发誓,我真的没带笔!不是我要搭讪!你们想多了!阿宁很开心的把笔递给我:“你用吧,你来记录,回去我来抄你!反正我也听不懂!”我一听吓了一跳:“哦这个女人真是不寻常!!她不卑不亢心不慌!”沙家浜!

    我点点头:“行,咱们这也算是合作吧!”阿宁看着我:“你叫啥?”我回道:“王”。阿宁点点头:“名字蛮不错呀!?”我一听不爱听了。我那会对待女生就是,只要我不爱听,管你什么“七仙女还是王昭君”直接说道:“别拿我名字开心好吗?我知道我名字特土!”说这话我没看她,盯着前面。

    阿宁·过了一会又问我:“你是哪个部门的?”我顺口说出:“网络平台部!新组建的”。阿宁一听很惊讶:“啊!你是网络平台部老大?”我一看人家都在看我们俩,不耐烦扫了她一眼:“你能低调点吗?”阿宁笑着一捂嘴。

    过了一会,也就最多30秒钟,我看了我的5110手机显示。她又问我:“你有25吗?”你说这句话人家女孩问的多巧妙?我当时比25大三岁。于是我看着她笑笑:“谢谢你,你真会夸人。我28岁”。阿宁听了也是一笑。她笑起来很好看!然后自语道:“26,28嗯嗯”我不知道她在算什么。也没有理会。等老大进来,他在台子宣布,今天,我们有个很重要事情宣布,那就是我们的总办主任,阿宁小姐。要分配到,网络平台部就职总监助理!我一听顿时傻眼啦!

    这不又是一个“阿翔”模式翻版吗?你们都是暗地商量好,然后到前面道貌岸然的宣布!龌蹉!我心里虽然不满,但是,表面我的高兴呀!:“我部门非常欢迎阿宁到我们这边工作!”阿宁起身:“我很喜欢网络平台部的工作。愿意跟大家配合好!”

    真的有人说,最完美的人都是活在悼词里的。其实也活在就职演说上。

    当时我们是总监以上都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区。只是我是临时的。因为网络部是刚刚组建的。所以,配置,空间都不完善。阿宁因为是我的助理,所以坐在我对面。我只要一抬头,就发现她朝着我微笑。又是还托着腮。微笑!那个劲头很像是磁州窑烧制的白瓷娃娃。第一天我俩对面工作,阿宁看着我问道:“王总,下班你怎么回家!开车呀?坐车呀?坐地铁?”我眼皮没抬:“我坐公交车,我们这个级别,哪来的配车?每个副总裁以上,你还想配车?”

    阿宁笑了笑:“那你跟我一起走吧!我有车!”那时候有私家车都不是一般人。比如我表弟,我小姨全家砸锅卖铁,给他买了一辆本田小车。所以他不是一般人,他是他们家罪人!哈哈

    我抬眼看着她:“你也做公交车?不会把?你这样的身份,我觉得一定有车来接送的!”说这话我在整理文件。准备出去吃饭。阿宁笑了笑:“我觉得你特聪明,你怎么什么都了解我呀!我俩好像还是很有缘分吗!”我现在觉得那用一句话,“快看呀!那个女的花痴啦”韩国的电影。

    中午阿宁跟我一起出去吃饭,这是部门规矩。来了新人都要一起坐下来吃顿饭。也是没办法。阿宁非要坐我边上。我朝着说道:“做可以,但是不要做我左边,要做我右边!”阿宁不解其中含义。我的手下刘伟说道:“你刚来,你不知道,我们老大是左撇子。你坐左边自然就会打架啦!”

    阿宁听完又是很惊讶看着我:“哎呦喂!老大,你会是左撇子呀?难怪你那么聪明!嘻嘻。我喜欢左撇子!”我当时手下八九个在场。听了这话,谁敢搭腔?也就是那个没羞没臊的刘伟:“嘿嘿,老大本来就是很聪明。!”下午下班,我刚要起身往外走。阿宁一把拦住我:“王总,回家呀?”我看看她奇怪问道:“是呀!怎么你要留下加班吗?”

    阿宁立马回道:“您说的太对啦!!老大。我现在很多事情不熟悉。所以,能不能麻烦您跟我一起加个班?”很无奈!我只能把包放下,坐回到原位。这是要求。如果员工加班需要领导留下,解决问题。你就必须要留下。一会办公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几乎空了。

    阿宁看了看四周:“王总,你觉得我们公司,那个女孩最漂亮呀?”这句话她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想了一连串举了几个名字。阿宁回道:“那你喜欢那一类的女孩?”我的胳膊搭载桌面上,托着腮,抬头看着远处天花板。我就开始联想,梦想,遐想,和胡思乱想:“厅堂和厨房一级吧?”我说完看看她:“是不是有点感觉俗气?”阿宁点点头:“的确是俗气一点,不过我是厨房下得去,厅堂吗!也不差吧?”我连忙点点头!

    后面我问她:“听说你家里家本雄厚呀?双官二代?不易呀!”她一挥手:“去!那都是人家父母的功劳,跟我冇得关系没有。不然我干嘛还要这打工呀?”我说了一句不该说的,因此惹毛了她:“你们会这样的所谓打工就是消遣一种,我们这样的能消遣,也不能忘了工作,这就是咱们的区别!”

    阿宁一听,那真是怒目圆睁:“王总,你别那么小看人!我就是凭本事来做事的!!我不怕苦,不怕累!凭啥我就不能与你们平起平坐。一起好好工作!呜呜”。傻了,我把人家整哭了!

    女孩子吗!哭是难免的,哭了?哄呗!但是,我哄女孩差点意思。不会呀!小时候经常把姨的姐姐妹妹打哭了。不会哄。后来相亲恋爱好几次。才学会一点点。我就是三板斧。

    我一见她哭了。立刻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把手敷在她肩膀上:“别哭啦,刚才我说错了!我向你道歉!别哭啦!”阿宁还是哭,一边还扭动身子!如果这是我哪怕是相亲女友,这都好办,搂搂抱抱再买点吃的。也就差不多了!但是,这是同事呀!你叫我怎么搂搂抱抱?那不是六毛吗?

    我突然想起了个妙招:“你还哭?你要是在哭!那我也哭!你信吗?”阿宁不理我捂着脸还是在呜呜哭。我一看反正也没了!扯开嗓子“啊哇哇哇”我这一哭。阿宁立刻起来,带着气带着笑,一把堵住我的嘴:“好啦!你别哭啦!待会我俩都回不了家了!狼都叫你哭来了!”

    我一看她破睇而笑:“行吧,只要你不哭。我根本没事!”说着走回到座位上。刚坐下,就听见“嗖!”一声。我眼前一晃。啪!一本记事本砸在我脸上。阿宁生气说道:“你要是以后真成我老公!你看我怎么整你!”我心想多可怕的女孩呀?这比“500年没吃人肉”还可怕!

    就这样我俩是上班她在门口等我,下班她在门口等。节假日她还在门口等我,那是一起出去玩!不过还有别的同事一起去。但是,进去后就分开活动了!

    当时,全公司都在传我跟阿宁谈俩爱。我觉得这也难怪大家无解。你说谁看了青年男女,上班一起来,下班一起走。上班在一起来,下班在一起走。不觉得这是?这是两口子呀!哈哈

    阿宁的家我去过几次。第一次算是被“潜伏”进去的。她要邀请我去她家。但是,我觉得我该先做功课。所以,就同意先以电脑维修为名义,去她家。探探虚实。去了一看。呵呵。比阿翔那个前女友家,更加没法形容。

    我在她家修电脑。她在一边跟她母亲聊天,闲话中就提到我:“妈。我在公司认识一个男生。我俩特合得来!我觉得他就是我要找的。你们以前那些都收回吧!”她妈一听:“啊?他们家是干啥呀?他们家几个孩子?他们家几套房子”。要说还是他爸比较开通:“闺女,别听你妈的!什么乌七八糟。不是房子就是车子。只要你喜欢就行!闺女他当过兵吗?”

    我听着就像笑。这件事某局扩大会。其实虽然我那时候,打心里喜欢阿宁。但是,很多教训告诉我,我是从简易楼出来的。跟他们不是一阶层。所以,我只能他家来修电脑的!阿宁不是那种妈宝女!注意绝对是杠杠的:“你们看着办吧!如果我俩真的好了。你要是反对,大不了我去他家住着。我不怕!因为我爱他,喜欢他足以啦!”

    说到这里我当时是感到自己,自愧不如呀。我真没这勇气打破那些观念。我也不想鲤鱼跳龙门。我只是想凭本事吃饭吧。阿宁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你们和你们说的我幸福,都不是我要的幸福,只有我自己认为的我的幸福,那才是我的真幸福!”很绕嘴巴?

    第二天下班时候,我俩去咖啡厅和小剧场看片子。我就跟阿宁提出来:“我们不能在继续了。我不想因为我使得你家里不和睦。”同时我把阿翔的血淋淋教学,告诉了阿宁。我没想到是阿宁这次真急了:“你就是窝囊废!算我看走了眼!你就那么没点骨气?他们怎么啦?我都说了我不怕你怕啥?只要你对我好,待我好一辈子,我就足够了!我才不管什么几代和几代!”

    我被她这么一骂,倒是明白了一点。我可不是贱,就是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于是,后面我就正式的去了她家。我那就是“壮起鼠胆,把猫打翻!千古偏见,一律推翻”。到了她家,我很恭敬的跟他家两位领导打招呼。两位领导对我也是蛮客气的。又是叫人上水果,又是给沏茶。然后大家没事聊天。她妈因为是我们老大的。顶头上级。台胞证就在他们那办理。所以,我哪敢真的开罪?聊起弯弯来,她妈一直在撇嘴。“他们其实不在地!手高眼低,而且都很坏”。他爸特逗:“只要国家召唤。我们分分钟就解放了他们!看他们还牛气什么!?”然后她妈对我亲切说:“王!往后呀,在你们那里,那些弯弯谁敢跟你过不去,你就告诉我,阿姨帮你。我一个电话他们就得屁颠屁颠跑啦!”我笑着应付。但是,我知道阿姨说的都是真的。

    这个我听老大们说过。又一次我们中国区总,因为某些事。被扣了证。没办法回去啦!而家里还出了事情。所以急的火上房。就是找阿宁她母亲给特别开。所以能顺利回去。所以,都不敢得罪她家。

    阿宁那晚就是直接跟他父母说了:“老爸,老妈!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你们觉得还可以吧!”她妈给我评价跟我后来的老丈人差不多“孩子不错,能干有本事。就是黑点!”,她妈差不多这样他爸不一样:“嘿?什么叫黑呀?黑那叫健康!那叫天然美!我们当兵的那个不黑?”。我跟她老爸聊起军事来,老头特开心。因为我以前,在网上写军事报道评论一类的。所以很多兵器我十分熟悉。他爸也是本身就是军人。也别是谈起那些战争。他爸更是无与伦比。

    但是,最后阿宁要选择出国!我不能去!因为家里只有一个。所以分开了!

    跟她分了,她出国了!这件事闹成这样,我也没办法。其实阻力也来自我家里。我父母都反对。他们觉得我们俩家相差太远了。根本达不到统一共识。我是母命难为呀!被迫做出选择。我只能放弃我在公司一切。离开哪家我干了6年的公司。我同时也放弃了那些职位,还有我对平台的规划。发展的梦想!

    阿宁这件事,我还是跟老婆汇报了。那晚老婆还真哭了!!老婆搂着我说道:“老公,为啥你还是觉得你要放弃了?”我安抚着她:“她家那样,你怎么面对?难道一辈子不去她家?必定俩人结婚后,双方家庭也就连载一起。外一再有了孩子。那就更难办了!”所以我是权衡利弊。才决定放弃的。”老婆听完没说话,起身走到洗手间,把一块崭新的搓板拎出来:“老公呀!这是我今天某宝新买的。秒杀的!你看看!咋样呀?”

    我知道我又要大难临头啦!因此只能拿出最后的“吼声”。我走到老婆面前,临期搓衣板:“你这个太老土啦!以后别买了,白浪费钱”。说着我很自然就把搓衣板拿到洗手间,放在一边。老婆竟然没说话。我心里说!啊!躲过一劫呀!

    然后老婆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接着问我:“老公呀!你还记我俩第一次在那见的面吗?”这一句我就傻了!真的真的都记混了!我只能蒙!靠运气吧!“青年湖!哪天我俩外面吃的。你还说我能吃,你喜欢看我吃饭是吗”

    老婆从沙发测过身子,抬手在我脸上抚摸一下:“嗯.....真乖!记得那么清楚!来奔奔一个”我就是傻乎乎的把嘴往前靠。老婆一把揪住我鼻子:“你以为我傻是吗?我俩第一次在地坛公园好吗?你还说你重视我!........”

    后来我想想还真是在地坛公园。哎,地坛为什么离着青年湖那么近?谁当初设计的,你不知道这样特容易混淆吗?

    老婆真生气啦!我立马哄哄吧。但是吗,有时候你一哄女人,特爱说错话。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我那次就是说错了。结果我配了一步308C音乐手机。小4000大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