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像老婆坦白以前相亲经历 >第十章:同学阿翔给我的教训
    再说这一章之前,必须要先说说我的发小,阿翔。阿翔跟我家住的以前对面楼。不过,他家在三层,我家在一层。我俩是正经的“莫逆之交”。玩泥巴,放屁崩坑一起长大的。阿翔他家基因特好,他有3个哥哥,1个姐姐。都是大高个。阿翔自己身高188。每每我俩走在街道上,我都是必须站在马路牙子上,他在下面。不然,我就快跟他儿子差不多了!

    阿翔不但个子高,样貌也帅!白白净净。他的皮肤白的。我们以前几个小伙伴,常开玩笑说,我们班那些美少女,就是抹了增白粉蜜,也未必赶得上他!那白的简直就是没了血色。不过他肯定身体健康!。

    你想,在我们那个时代。身高188,眉宇秀气,肤色白净。这样的一个小伙子,大男孩走在街上。阳光,灿烂!再加上以前我没搬家时候,每每他身边都有我这个,跟宋押司差不多的,“五短身材”,“面黑如碳”得家伙走一起!你想想黑白分明呀!对了你见过那边来的“黑白无常”吗!呵呵!

    阿翔最大缺点就是花!但是,他的“花”不是那种恶劣的欺骗性质。而是他总是这山看不上那座山。那座山他都不满意那种。我那会想,也是呀!条件如果太好了的男孩。那你说俩眼肯定是不够的!按照现在来说,那就是校草!

    所以追他的女孩哦!海了去啦!没有一个连,一个排还是蛮可以的!但是,那一次阿翔转独门爱上一个女孩。嗯!我见过。其实我倒是没觉得她哪里,比那些更出色!但是,爱这个东西,你有时候很难说得清。阿翔就是真的往死里爱了!

    第一次要去那个女孩家、阿翔找到我:“哥们你得帮我!你跟我一起去!装装门面!”我一听笑了:“你小子就是想拿我做参照吧?好叫你未来的老丈人,岳母大人,悄悄,你跟我这样的校猪之间差别!”阿翔一挥手:“去,别闹了,咱哥俩还来这套?你就得帮帮我!真的,我从没像今天这,喜欢一个女孩。再有你今天帮我,以后我成了。我叫我们家娟,给你也介绍一个,漂亮的!咋样?”

    我看着他这样的急迫心情。就知道,这个娟在他心目中分量!重色轻友!这就是最大表现于是我说道:“那么我宋押司,今个就跟你走一遭!但是,你把她家背景资料情况,给我,我也得做做个功课。免得给你老兄丢人!”那会我正在日资广告公司。所以,对于客户模式调研,还算是有点心得!

    于是,阿翔把娟家里的资料,简单说了说。我一听,说实话我,我是说我!半截心都凉了娟的父亲是某音乐学院,教授。母亲是某大学高级讲师。据说也快评选副教了!面对着一个家庭!我们这样的“简易楼”出来的孩子。你玩的过吗?所以,我上来就劝告阿翔:“这样呀?我很奇怪,你俩咋认识的?”阿翔笑笑:“嘿嘿,我俩在外语培训班认识的!”我一听相当惊讶。我知道阿翔因为各种因素。导致他初中只拿了结业证书。

    我笑着回道:“你!去学习英语?你别告诉我,你看上那位英语老师了!”阿翔眯着眼睛:“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摇摇头:“我看你还是算了吧!知道你这叫什么吗?”阿翔摇摇头:“不知道,叫啥?”我嘴一撇:“你这叫前区后空翻+转体360度入水!明白吗?”阿翔不耐烦回道:“说重点!”我回道:“难度系数太大,我劝你悬崖勒马!警示言猛回头吧!”

    真的,我当时觉得他的这个爱,太不靠谱了!但是,自从我开始写以后,我才发现,原来很多书里的爱,比他更不靠谱!哈啊哈

    阿翔哪里肯听我的叨叨?于是按照计划。我就陪着阿翔到了他,女友家。娟子家!哪天我去之前,做了准备,身上喷了香水。古龙的,是找我们课长木村借的。我那会没习惯喷香水。另一个怕回家引起老妈他们误会。

    换了一身笔挺的日式西装工作服。日式西装你要是穿不好,特难看。就像一个肉球球一样,浑身褶褶巴巴吧。其实我捯饬没啥意思。主要是,知道对方背影,所以尽量减少差距,不要给我阿翔带来不利!

    同时,为了配合工作。我还速成了几段音乐大师的名著。什么《贝多芬》,《柴可夫斯基》等等吧。你总不能人家要是没事问我,我还以为“柴可夫斯”是开车的吧?

    同时,我也以为,阿翔也应该比我做的功课更好!必定那是他女友,他未来的“丈母娘经济圈”所以,我不过是个陪衬。主要是展示我的“宋押司”容貌与精神!为阿翔可以顺利的取得,爱情歼灭战。创造有力的战机。而我的牺牲,也许今后还能用载入我俩交情的史册!

    到了那娟子家以后,我俩站在楼道门口。这楼道一看就是修的气派,地面还铺着大理石方砖。我俩都是从贫民窟简易楼出来的。厕所都是公共的。而且还不分男女。每个楼道就一根水管子。家里洗澡都是“二她妈妈吗,你快拿大木盆来!”就这水平的,我家搬家后还算好了。我爸他们宿舍,那房子那会算新的。86图纸。但是,楼道里窄吧要命。买个沙发真跟相声说的。“同志们快放下!二楼你死了也上不去!”

    所以,当我俩看到人家教授住的,光楼道都能给我们当住宅了,你说我俩能不羡慕呀?阿翔按动了门铃,里面传来一声,清脆叫声:“谁呀来啦!”说这话,一位看年纪少说40往上的中年妇女,穿着普通高领红毛衣,胸前还绣着一喜鹊登枝。我俩一见有点愣!那女人梳这短发髽髻这哪像大学讲师?。我心里在嘀咕!女人带着浓浓的陕西腔调:“你找谁尼!”阿翔立刻说道:“阿姨我是阿翔,我是娟的朋友!今天跟娟越好到家里来!”话音未落,一个清脆银铃般声音:“来呀!你咋才来呀!”说这话我一见,娟子从里面走出来。

    跟着朝着那妇女说道:“张阿姨,没事我来吧。您去忙吧!”我心里这回又是咯噔一下!“老妈子。佣人,保姆,老阿姨?.......白公馆......渣滓....”不对!想哪去啦?真的说到这,我都想走了。但是一看阿翔简直就是旁若无人!拉着娟子大踏步进门。我在外面特尴尬!我心说,哥们!你也介绍一把我好吗?你不介绍我咋进去呀!

    阿翔可能是突然想起来,拉着娟子转身:“哦我差点忘了介绍,这是俺们宋押司!”。娟子一听噗嗤笑了,伸手:“你好宋同志!”我一听笑着回道:“别听他的,他竟给我起外号。我是王。跟阿翔是发小弟兄!特地陪他来一起......”后面我真的说不下去了!只能是尴尬陪着笑脸。

    好在娟子是知道我。没说啥。我俩进了屋。好大的客厅呀。足有20平米。跟我现在的差不多。而且客厅里陈设,靠!清一色洋货。几乎除了人没有,就没有中文标示了!还是教育经济好呀!教授真的先富起来了!

    娟子叫我俩坐下,叫阿姨给我们倒水。我俩坐在那软软的,意大利真皮沙发。哇!就好像坐在老子读书,的那头水牛的牛背上!我坐下后,端着水。环视四周。这家里四壁落白。电视顶上墙上,挂着贝多芬,肖邦,莫扎特,咦?我发觉没有那个“柴可夫斯基?”看来人家也不喜欢这个开车的!

    在客厅一侧靠近厨房。外边摆着一张长条木质餐桌,后面几把椅子。然后,客厅这头电视机边上,摆着一台“海德海姆”的德国钢琴。晕,就这一台钢琴。那时候够我们一个组的一半基础月薪啦!

    看完这些“知本家”设施!我心里笃定。阿翔这个女友肯定没戏。除非俩人爱的真的,死去活来私奔!否则,没那多穷聊剧可以演!

    过了一会,门铃响了。是娟子的父母和一个男孩进来了。我都不认识。可能阿翔以前,加过她父母。所以起身。娟子上来笑着介绍:“爸妈!这是我跟你们说的阿翔,阿翔这是我父母”阿翔立刻问候:“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阿翔!”。他父母没怎么看他。反而看了我一眼问道:“娟子,这位是.....?”娟子看了一眼阿翔。阿翔立刻笑着说:“哦,这是我发小。特喜欢音乐啥的。所以特地跟我来看看!跟您学习学习!”

    我看着他父母,拿出跟日本课长,鞠躬行礼样式:“您好,我是王君,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他父母一见我如此,突然那脸色,顿时跟开了喇叭花一样。那会的高职高知崇洋媚外,可见一斑。她母亲不经意问道:“你在哪里工作呀!”。我这会一只盯着后面进来的男孩。本以为是娟子的弟弟。一听到阿姨这么问:“哦,我在一家日资独资广告公司,这是我名片!”妈妈的,习惯啦!我上去把名片给人家了!给完了我看了一眼阿翔,怒目而视眼神。知道自己犯错了。可是总不好在拿回来吧!

    阿翔笑着回道:“叔叔,阿姨,您别介意,我这位朋友,做商务,做习惯了。不好意思呀!”我看到娟子他父亲,起先的那种不屑,转变为一种爱慕眼神:“啊,你年纪轻轻,就做了主管啦?”随后他转身看着身后男孩说道:“这位是我的学生,是学习日式管理的。看来你俩有的交流了!”我一听,本来特别不屑。但是,不敢呀!立刻举手上去:“啊!你好!见到你非常高兴!请多多指教!”

    他也是恭敬地低头:“不好意思,前辈得罪了。以后请多多关照”。然后大家就开始落座。这时候我就,不打算在多说一句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电视。那个男孩真的比我贫!一个劲问我,日本公司怎们样,制度如何制定,流程如何划分,体系如何构建。真的,如果不是阿翔!老子早就想一脚把他踢出去!

    我是左躲右闪,能够闪烁其词,我就闪烁。能够不说我就不说。我一个劲给阿翔使眼色。我的意思叫他上呀!在这里你的多说呀!你才是未来的主人!阿翔看着我,一次次努嘴摇头!简直气死我了!

    娟子父亲说要到房间里拿点东西。转身进去。那个男孩好积极呀,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师母,我帮您吧”娟子她妈那个高兴。一会她在毛巾上,擦了擦手。走到茶几里面坐下。她选择做的位置在中间,左边靠门单人是阿翔,边上坐着娟子。这边单人就我自己。端着杯子,看电视娟子妈伸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只苹果,递给我:“你吃个水果吧!我今天也不知道你要来,所以没啥好准备的。”我能说啥?把苹果接过来放在茶几上:“谢谢您阿姨。我待会吃”她妈特逗:“呦,你看我差点忘记了。你们日本公司工作,都是习惯吃水果削皮的,来阿姨帮你削皮!”我想要阻拦,一面朝着阿翔低着眼色

    还是娟子明白:“妈!您看阿翔还没吃苹果那!”说这话,抄起手就把苹果拿过去,她妈差点水果刀碰到手:“这孩子!这么没规矩!以后你怎么嫁的出去?”说这话她妈面带怒容。看着电视阿翔立刻打圆场:“没事阿姨,我不吃,陪您聊聊天就好!”

    娟子她吗倒是真的转移目标:“阿翔呀!你是叫阿翔吧?”阿翔点点头,笑着回道:“是的。阿姨”。她妈有那一起一只苹果,削着皮:“阿翔,你在哪里工作呀?”阿翔此时有点卡壳,顿了一下:“我在公汽公司!”她妈不经意的继续问:“司机?”阿翔立刻回道:“不是,是售票员”。问话完毕了,她妈苹果也好了。拿起来自己咔赤!一口!毫不客气呀!你知道那时候苹果多么大委屈吗?

    她妈继续问道:“你跟我娟子认识多久啦?”口气,口气越发的叫人感觉到藐视!阿翔回道:“我俩认识半年了,这才来您这我也是认认门!”她妈没回答,继续一边狠狠啃着大苹果,一边问道:“你家里兄弟几个呀?”我想这些都得实话是说吧?骗人肯定不好!。阿翔回答:“我家兄弟4个我还有2个哥哥,一个姐姐”。这时候她妈就像是吃了一口狗屎!大叫道“哎啊!你家里怎么那多孩子呀?你们就不懂得计划生育吗?”那时候,你的肚子生育数量,还是基本国策!

    阿翔一听陪着笑:“不是,我们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政策!”她妈听了咬着苹果:“哦对,你们出生晚”。接着转头看着我:“你家里几个孩子呀?”。我没说话,慢慢伸出一个手指:“1个!”她妈顿时就像发觉到南非钻石:“哎呦喂!你家就一个?你俩一般大吗?”。我瞧瞧阿翔,我俩此时就像一对难兄难弟:“是的,阿姨,我俩是发小一起的小,初....同学!”我突然感觉我说的哪里有问题,因为阿翔初中没毕业。

    阿妈点点头:“独生子好呀!一个孩子没挣没抢!还可以优生优育!是吧?要不然你发展这么好?”说着她妈歪头笑着看着我。这难道就是大学讲师吗?我,我无言以对。只能尴尬笑笑:“也好,也不好。外一干个差劲的,就跟我一样。那就惨啦!阿翔上学时候可好了!门门功课100分!我可是我们班的最差生!”

    娟子也立刻拉着阿翔:妈!阿翔可以拿回的学校学霸!超厉害!比这个学生强多了!”说着她朝厨房。劈了一眼。我趁着她妈不注意,在茶几地下,做个伸大拇指动作!

    她妈没说话,看着电视,笑笑,鼻子里哼!了一下。过了一会问道:“阿翔你为啥去汽车公司工作呀?我觉得很辛苦,很累人的!”阿翔一句话,我半截顿时冰了!“我是从技校一毕业就到了那里!”她妈这下脸色突变,虽然瞬间收回了。但是你仍然能看到,那种惊讶变化!

    她妈这下不说话了。转身起来到里屋去了。阿翔脑门冒汗,娟子那快手娟给他擦。那个学生跟着保姆在忙活做饭,一下一下摆在饭桌上。

    吃饭节目开始了!谁也没事,谁也无话!

    吃完饭,那个学生走了!剩下我们几个。这时候他爸爸(你该读拔!),她妈都进来了。二老沙发中间一座,电视关了。我在一旁显得尴尬,就起身要求去洗碗。其实,人家保姆快刷完了。我听到他爸很严厉:“刚才娟子母亲,跟我说了。你说你只是上了技校?什么技校?”阿翔知道末日将近。“我是公汽公司的技校”。他爸严肃问道:“算是初中吧?,你俩怎么发展?我不干涉!但是,你要想跟我家娟子来往。你必须的是本科毕业!否则一切免谈!”说完他爸气鼓鼓走了!!

    后来阿翔哭的可惨了!娟子被送出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