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像老婆坦白以前相亲经历 >第五章:险些成为现实的这次相亲
    脚踏船?大家都玩过吧?就是以人力作为动力,踏动类似明伦的轮桨驱动船身前进。他一般是左右一个座位,为驾驶舱,而后面有的还有两个座位,为客舱。也有的更大为4人驾驶舱。最小的是2人驾驶舱没有客舱。

    我俩这次选的就是最小的,双人驾驶。这玩意我后来发现,我俩把船开到湖面的,差不多中心位置。吴晓敏歪着头看着我:“你今年多大了?”我没有思考,想必我是不会说错我自己年龄的:“28岁,身高175,体重72公斤。爱好电脑,历史,文学写作......”一般相亲开场白都是如此吧?然后再继续就是“在哪工作,收入如何?你个兄妹,几个老人?有没有住房?有没有车子....”结果,吴晓敏没等我延续后面的“询问流程”,就打断我说道:“你也喜欢文学写作吗?”。我一听有些腼腆笑道和惭愧:“算是吧。因为小时特别喜欢写作文,后来老师就总叫我写检查。我的文笔就越练越好”。她一听“哈哈哈”爽朗的笑起来。笑着都来不及捂住嘴。我看着她那会样子,心里说“嗯!我找到了真汉子!”。

    吴晓敏笑完了:“我也特别喜欢文学。我是文学和写作爱好者呀!”。我一听一个劲在心里,咒骂自己:“你?文学个屁呀?能写检查过关?都是运气好?”我尴尬笑着回道:“那很好,喜欢文学是很高雅的”。接着我又不知道自己那根劲错位了:“那你喜欢哪一类文学呀?”。这句话说完了,我特想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该说的不说”。

    吴晓敏目视前方,双目中一股对于美好的向往,憧憬悠然而起:“我很喜欢西方文学,国内的民国时期还可以。八,九十年代还行,现在的吗?我认为都是商业化太浓厚。缺乏浪漫主义,不具有诗人情怀,没有独特犀利的目光,缺乏敏锐的视觉与判断力”。我当时,已经在某浪作为采编编辑兼任论坛管理以及,原创个人专版。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刻感觉,她似乎说的不是文学,她说的是新闻纪实体。也叫作报告文学。所以,我回道:“我觉得西方文学里面,悲剧大师莎翁,最能体现情感的流露,我喜欢他的王子复仇。”我不是有意卖弄我自己,我真的很喜欢《王子复仇记》黑白片。不是后来拍的那个。

    很多里面的台词,我今天还能记忆犹新“毒药,那就让他毒吧!”。“是生存还是毁灭”(靠,这句太俗了!)所以,我只能挑这个最熟悉的砍呀?吴晓敏一听我说道“沙翁”,立刻人都变了一个形态。从刚才的“可乐体”瞬间变成“魂不附体”。

    她看着我说道:“奥崔利亚我觉得太悲惨了!那么美貌年轻,就失去了生命?”。还好,那个疯女孩情节,我还记得。于是回道:“不过,她应该算作最好的最早期的潜伏吧?他不是帮助他爸和国王,打探消息吗?”

    吴晓敏笑着不说话了,然后缓了缓问我:“你喜欢《基督山伯爵》吧”。靠!我当时觉得今天上帝一定在家休息。不然,怎么问题都是我最拿手的?我立刻装作精神大振转头说道:“太喜欢啦。我就喜欢这类屌丝逆袭的!”。说完我突然感觉“我是不是傻缺呀?难道17,18世纪的老屌丝吗?”。吴晓敏果然不同意我的观点:“屌丝?不对吧?我记得他一名海员呀?怎么会是屌丝?”我是谁呀?“不长毛都能上树的主”。我立刻眼珠一转:“对呀,后来因为遭到诬陷,所以冷铛入狱,就成了最底层屌丝吗?而且还是罪犯级屌丝?”

    吴晓敏听完,略加思考:“嗯,这么说也对。不过我不喜欢他那么冷酷。对某些人他应该给予合适的宽恕!你说那?”我想“我说啥?不就是有药吗?你有病吗?转换模式吗?那就来吧”于是我我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看过东郭和狼吧?还有农夫和蛇?”。她立刻发出清脆小声:“哈哈哈,小学课本把?”。我连连点头:“对,还有动画片。这个道理中国古人2000年前,就告诫了我们,对于恶人,那是宁可错杀3000,也不可放过一个。而且,在你要远行之际,必须要做好,攘外必先安内的工作!否则基督山伯爵。就是下场”。

    我本以为吴晓敏会对于嗤之以鼻。结果,她闪着晶莹剔透的目光:“啊!我觉得你说话,真是引经据典,纵跨古今呀?”。哎!这夸得我牙碜。我低头做谦虚状,我谦虚时候,不会揪着衣服角。我觉得那就是特别傻的表现。

    她还要在说什么之前,我立刻抬头问道:“我那根烟好抽抽,你不介意吧”?有时候都说恋爱中的男女人都是傻子。其实刚见面相亲时候,也就开始傻了。她点了点头。我肯定是不客气呀我想当时她以为我在跟她开一个,诗一样玩笑。结果我真的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嘴里低声说道:“靠!可他妈憋死我了!”

    她惊讶的,惊恐的,惊悚的,惊奇的看着我:“啊?你真的吸烟呀?你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感,太叫我震惊了!”。我笑了笑:“没事,我每天都要经历这样的体验,数量高达40余次,你以后习惯就好!”。我说着扫了一眼吴晓敏的眼神。那目光中却充满了对我的仰慕,那句台词咋说来着“我对你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一发不收拾!”

    我以前总以为,这类超级文艺女,都是在马桶上被作家,因为大便干燥憋出来的。可那天我真没想到,我二姐不知道从哪里,把这样的箱子底的宝货,给我找来了?不过,我真是开眼啦!

    于是吴晓敏接着说道:“我觉得希腊文学和神学我都特喜欢!”我一听心里那个无比自豪感,悠然而起。我哪天咋那么敬佩我自己?上帝真的哪天跟我同在。“我喜欢古希腊神学里面的,诸天周神,赫拉,宙斯,波塞冬,毫克赛克里斯,忒拉斯”。我一番盘!顿时吴晓敏已经陷入无法自拔了。她那样看着我,那样?就那样。都说啦就那样还问?。我也歪头看着她,想来想去,想起一句什么,像夸赞她一下:“我觉得你这样看我,就好像是古希腊神话中,奥雅里纳斯,看着爱神爱丽丝的眼神。我感到真的很温暖!”。没想到,我可能是忘了故事结局。

    吴晓敏突然脸上,陡然升起一副伤感:“哎,可惜最后她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人和神最后还是要分开的!”。我当时心里就再说,“额的那个神咧!快教我这个人跟她分别吧?”我也苦笑着回道:“其实就像那首歌唱的,当所的人离开你时候,我劝你要珍重自己”。吴晓敏一下又被我震惊了:“啊?你真是足以穿越啦?你竟然能把流行歌曲,灌入神话文学?还是那么的和谐,恰到好处?”。没事下面的大家呕吐吧!。我笑了笑:“老歌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初恋时我们不懂得爱情》”。

    吴晓敏带着羡慕嫉妒的感觉看着我:“你说的难道是你的忧伤的初恋吗?”我心话说,谁跟你说我的初恋就是忧伤了?我回道:“很多事情都是在我们不经意之间,就已经物是人非了。我曾经在初恋的伤感中,一直在探索着,是生存还是毁灭?后来,终于闪电,在天空和海洋的交界处,划过。才把我犹如从梦幻般惊醒!但是,我多么希望,我能插上洁白的翅膀,翱翔在那闪电与苍茫的大海之间?.......”吴晓敏也的确不愧是“文学女”:“高尔基?海燕?哇!我觉得你的思维跳跃性太神奇了!”

    我尽量装出忧郁深邃以及洞察的眼神,看着她:“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如果你还真的在乎我,那就让我们在《无垠的麦田》中不住的奔跑吧!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带你看清这个旧的世界,我们将在《呐喊》中,摆脱我们终日的《彷徨》”

    真的,我觉得哪天我尽力了。我把几乎小学1-6语文课本,背了一半。你说相个亲遇到这样的,我容易我吗?吴晓敏被我感动了,那眼泪哗哗的。我一看,真的我那时候有些收不住了。现在叫HO不住了:“怎么你哭泣啦?你这是为谁流下的伤心的泪水?难道你还在同情那些,从土壤出爬出的蛆虫吗?去吧,去吧!赶快回到你父亲哪里把,看看他是多么的卑躬屈膝。俯首贴耳......在爱情道路上怎么可以没有人与你相伴?难道爱情的火焰就无法冲破,黑暗的牢笼吗?”

    知道吗?我上过初三年级!吴晓敏几乎是彻底被我折服,这里不能是“征服”征服的话,那是要出状况的。

    我俩终于把船靠了岸边。我先下了船,然后伸手把她拉了出来。这时候的吴晓敏,还沉浸在我营造的“胡诌八扯”的文学世界里,无法自拔。我估计再给我1小时,我能把她说的穿越了!

    回到家,我感到这次相亲是有史以来,我最劳累的一次。刚到家我就给我二姐打电话:“姐,你是故宫请来的救兵吗?”我二姐没听明白:“你啥意思?今天谈的好吗?”。我堵着气回道:“真是太好了,我俩从普希金谈到列夫托尔斯泰,从大仲马谈到莫洛桑,从《基督山》谈到古希腊《木马屠城》从女武神雅典娜,谈到高尔基再回到鲁迅和刘德华。你听明白我说的意思吗?”我二姐在电话边:“嗯,我明白了,你俩聊得都快疯了!这很好呀?”。我苦笑着:“我的姐,你是我亲姐好吗?你是不是趁着安定医院放假,给我找了一个?”

    我二姐一听不高兴:“胡说。你俩聊开心呀?有共同语言就好”!这句话没把气死!合着我和一个“安定”文学派有共同语言?那不就是说,我也得去了吗?

    到了傍晚时候,也就是该吃晚饭时候,我家的座机电话,突然响起来。这时候我正端着一碗白米饭。我家的大猫点就在我边上,啃着鱼刺。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不祥的预感。于是,我端着碗,看着我妈:“喂!哦,你呀怎么啦?哎哎,我没问他。今天他回来就睡觉了。就是给你打完电话之后。刚起来吃饭。你说是下周日吗?还是明天?好,我一会告诉他,你还找他吗?好好。那就这样麻烦你了”。

    我妈放下电话,我老爸抬头问道:“谁呀?是他二姐吗?怎们说的?”。我这时候发现我老妈那一脸的坏笑!哼!:“他姐说,那女孩今天回家都没吃饭。就惦记着明天,跟他见面,说是他们俩是万年不遇的知音?”我看着我妈,再看看我爸:“你听过说万年的动物是什么吗?”我爸被我问愣了:“万年的?孙悟空吗?”我嘴一撇:“子曰,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

    我老妈一挺不乐意:“你这孩子怎么胡说呀?这说明人家女孩对你真的有意思吗!”我看了看我妈,真的哪天我真的没了力气在跟他们多费口舌,于是我抱起我家大猫点,朝着我妈问道:“妈,您说假如明早您醒过来,突然发现咱家大猫点。坐在电视机边上,唱着社会主义好。你会咋想?”我妈一愣:“那不是成精了吗?”我家大猫点这回好似听得懂一样:“喵喵”的叫着。其实,是被我举着累了。

    于是我放下大猫。说道:“那就对了。我跟那女孩今天聊天,感觉就跟您明早看见咱家大猫点,坐在电视前高唱赞歌感觉,是一样的!”

    我妈回道:“静胡说。我不管,你明天还是得去。你二姐跟咱家啥关系?你哪能不去呀?再说还有你三姨?你二哥?”上帝呀!这是相亲吗?还是裙带政治?

    老婆听到我这次汇报,当时就已经笑的,无地自容了,哦不对。是迷失自我。她眼中噙着笑出来的泪光,磕磕巴巴问道:“那,那,那后来那?周日你去了吗?”。我凝视这我老婆,表情严肃回道:“是的,我去了!”说完我嘴一咧。“不过,还好。因为第二天我们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我老婆一听,瞬间,笑容消失:“看啥片子啦?去得哪家电影院”

    我自然不卑不亢:“你怎么啦?我还能带她去哪里看?能看到被吓跑的,不就是隆福寺哪家小影院吗?”老婆一听我这么说。脑袋一歪,嘴一撅:“哼,我说嘛,你也不能带她去看真的爱情片!”。

    哪天在小影院。我觉得要比上次那个更加传奇。因为吴晓敏选的是一部,地道的恐怖片。日本的。《贞子》。我看这个还行。很早时候,一次值夜班。我们三个男的一起。一起看《贞子》后来,电话响了。我们三人都没敢接电话。最后我们三决定抓阄,谁输了谁接电话。结果我还是输了,我去接电话,我刚一拿起电话,老板就破口大骂:“你们几个混蛋,是不是都喝了?咋就不接电话呀?”

    这一次看电影,我再次汲取了上一次教训。首先,我买了2瓶可乐。让吴晓敏务必在开演前喝完一瓶。其次,我这次靠着过道边上座。那样至少她在搂住我脖子。我还可以转动身子反过来。做好这一切准备后。电影也就开始了。

    周日那天,不知道我中了什么鬼。看着看着我就开始打瞌睡。其实,贞子我还是很爱看的。特别是她从镜子里爬出来。我第一次看完回家后,把我屋里所有镜子都拿床单蒙上了。而且那晚我特意把我家俩只猫,抱到我房间去。结果我一夜没睡着。总是觉得镜子在动换。

    后来,我就天天看,夜夜看。一直到我看到这部片子,就开始感到胃不舒服。有一种女同志初次受孕的感觉。废话!就是要吐!

    所以,我真的睡着了。实在忍不住了。我这人睡觉打呼噜。你知道我能打到什么程度吗?那就是你敢在我前面先睡着?我一定能把你震慑的跳起来!叫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哈哈哈。

    因此,短时间内。我就被吴晓敏推醒了:“你打呼好大声音呀?震得全场都吓坏了!他们还以为贞子从荧屏里出来吗?”我一听,揉着睡眼稀松的眼睛:“那肯定不对,要是贞子出来了。就不是呼呼声了。那是他们哀嚎声”

    周日晚上,我二姐很生气告诉我,“人家女孩说了,你打呼噜那么大声音,以后无法跟你同床。所以人家不想在见你了!”

    我说到这。我老婆又是一顿爆笑:“哈哈哈,真的没错。老公你要是参加打呼噜噪音大赛,我保你肯定的能升国旗,奏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