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请让我死吧 >第六章 两个人、两个故事(下)
    断龙山顶,狂风暴雨,齐格草原,天高气晴。千米距离,两界之隔。

    山顶之上,云艺手插口袋,低头细看,风雨加身,他浑然天生,融于风雨之中。

    悬崖之边,有一黑影缓缓上移,鲜血与雨水,浊而融,往下坠。

    那黑影双脚悬浮,仅凭双手苦苦支撑向上,那副模样,像是装逼,实则不然,但凡他脚能用,也不会这般艰难。

    他自山腰往上爬,半炷香的功夫,已行至一半。那双姣好的双手早就血肉模糊,此时此刻,他每动一下,都是血肉与自然痛苦的碰撞。

    云艺没有想到他随意一言,楚云澜竟当真了。云艺更没有想到,楚云澜这位少城主居然有如此意志。

    雨水在脸颊与汗水交融,在眉檐额尖滴落,云艺闪烁双瞳,偶尔间回忆了许久以前的那件事。

    那时,众神已陨,云艺云游四方,在一处山间的森林,他救了一个几尽死亡的少年。那落魄宛如乞丐的少年叫格龙木。

    他是艾瑞特的皇子,本该继承王位的他,被自己的亲弟弟下毒、抢夺王位、扔出了艾瑞特。

    “那是一个随和礼貌、心肠善良的可怜少年。”

    短暂的接触后,云艺对格龙木有了这样的评价。

    云艺觉得向艾瑞特这样的人应该可以成为一代明君。他是这样以为的,也是因为这样,他选择了帮助艾瑞特。

    利用自己几尽不死的身体帮助格龙木完成了十二皇试炼,得到了神之馈赠的格木龙带着神武、神之军团杀回了艾瑞特,夺回了本该属于他的皇位。

    若是童话故事,到这里按理就该圆满结束了。

    可惜,现实总归不是童话。云艺喝下了格龙木满怀善谢意倒给他的酒。

    再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他的身体被三千把锁锁住了,他被格龙木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

    借由成为皇帝的格龙木之口,云艺知晓了事情的真相。

    格龙木的确是王位的继承人,然而他不是一个明君,他是一位天生的暴徒。杀人,奢靡,疯狂,他比云艺记忆中的商纣荒唐数十倍。

    再这样下去,不出十年,强盛的艾瑞特便会灭国。

    被格龙木砍掉脑袋的弟弟,虽是夺位者,却也是艾瑞特真正的守护者,他不忍祖辈建立的国度毁于格龙木之手,方才有了下毒夺位的戏码。

    “我本以为我会死那片森林,没想到上天居然让我遇见了你。多谢了,云艺。没有你的帮忙,我也不会再度登位。格朗台那个小心翼翼的家伙,还真以为他能夺走我的艾瑞特。”

    “你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吗?”

    “狡兔死,走狗烹。这不是你一直说的皇帝吗?我、神之格龙木做的可比他们强多了。”

    “真有你的!”

    “哈哈哈哈!真羡慕你,居然拥有永生不死的神力。切、凭什么,凭什么这世上有你这样的人出现,你让我很不爽。你不是一直想死吗?在无尽的黑暗中消亡吧!愚蠢的人类!”

    说完,格龙木便走了,永远的离开了。

    而云艺,在这片除了漆黑只有漆黑的房间呆了很久很久。他死了还被锁链锁着。

    睁眼是黑暗,闭眼也是黑暗。

    那片漆黑,让云艺无数次感到绝望了。他苦苦的挣扎,痛苦的流泪,疯狂的嘶吼。

    却没有人来拯救他,他仿佛本该属于这黑暗,本该被世界遗忘。

    “人类,恶心的东西!”

    云艺发誓,有朝一日,他若能出去,格龙木,那个混蛋,一定要让他经历比自己绝望数倍的深渊。

    还有他的祖祖辈辈、子子孙孙,死的鞭尸,活的鞭死。

    那是一段宛若噩梦的岁月,尤其是对云艺这种死又死不掉的人来说更是这样。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是一个少年。

    他救了云艺。重见光明的云艺满心欢喜的走出了房间。

    他要复仇,他要想格龙木复仇。却告之艾瑞特早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现在是冰河时代。人类几尽毁灭,只有少部分人幸运的活了下来。

    面对漫天风雪,云艺笑了。

    “真nm离谱。”

    “前辈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格优!”

    “你和格龙木什么关系?”

    “那是我的先祖,格龙木先祖的一生都充满了传奇,他被可恶的格朗台夺去了皇权,沦落为乞丐,却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完成了十二皇试炼,带着神武、神之军团重新回到了艾瑞特。夺回地位的他,开疆扩土,格龙木存在的时间,便是艾瑞特的巅峰。风能吹到的地方,都是艾瑞特的疆土。”

    云艺笑了,低声喃喃。

    “他的故事没有我!”

    “前辈你在说什么?”

    “啪!”

    云艺打晕了他。将他仍在了风雪之中。

    云艺没有杀他,并不是因为格优救了他,而是对云艺来说,死了真便宜这个家伙。

    他云某人不是圣马玛利亚,祸不及家人这种事在他的世界里不存在。

    若非格龙木,他云艺的人生被没有这段黑暗岁月。

    他向风雪走去,他孤身一生穿越至此,自此以后,也将孤生一人。

    “人类真是愚蠢的存在!”

    风雨走进他的双眼,记忆恍如昨日,灼热云艺双眼。悬崖边,一位双手沾满鲜血的少年虚弱的瘫躺在地。

    鲜血与风雨将他包裹,一呼一吸对他而言都是奢侈。

    望着楚云澜,云艺笑了。

    “人类真是愚蠢的存在,喂,反正都是要死了,那么拼命干嘛?”

    楚云澜没有没有回答他,他望着天空坠雨,无言的落泪。他颤抖着双手,虚弱的叹气。

    “好,好美的世界,好像和这样的世界走到尽头。可惜我不是这样的天选之子!”

    “小子,我听出来了,你在阴阳怪气嘲笑我。”

    楚云澜笑了,他艰难的扭头,猩红的双眼,满是泪雨的看着云艺。

    他说。

    “我出生那年,就是残疾。作为城主的父亲,打从我出生就没有见过我,我是在马棚长大的,我觉得我不该活在这个世界。我觉得我和这世界所有的人都不同,我曾无数次的想要死去。”

    “母亲总是体弱多病,十岁那年,她带我上星月山看夕阳,星月山的夕阳很美,直到现在我还能记得那昏黄的光亮斜照在虎阁城的样子。”

    “母亲说,这个世界很美,所以我的人生也该很美。如果、你的世界是彩色,就不该只看到黑色。请骄傲的活下来,我永远最最深爱的孩子。然后她安详的死在了我的怀里。”

    楚云澜艰难的呼吸,每说一字都是极其艰难。

    他缓缓的伸出右手,灵魂之印在他的手上缓缓浮动。

    “前辈,我做到了,你答应的事情,也请一定要做到。原谅我的私心,我真的很努力的想要让楚云澜这三个字成为奇迹,那是我全世界的彩色。”

    云艺哭了,这个厮混了三百万年的穿越者哭了。因为这个叫楚云澜的少年。

    他出手接过灵魂之印。褐色的圆球自手心融入他的身体,他的脑海多了一些东西。三百万年没学会的魔法,这一刻学会了。

    “当然,我云艺一向说话算数。”

    “话说,楚云澜,死亡究竟是何感觉?”

    这一问,无人答,断龙山上忽然风平云静。

    云艺低头吐气一笑,他懂了。旁边,一动不动的某人流着眼泪,开心的笑着。

    夕阳、乌鸦,轮椅、云家。

    云艺依贴着轮椅,在高公公的推动下,缓缓的进入齐格城。

    他冰冷的双眸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