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一样的水瓶风一样的女人 > 风一样的水瓶,风一样的女人

风一样的水瓶,风一样的女人

    风一样的水瓶,风一样的女人

    认识清,是在大一的时候。她象轻轻的一阵微风,吹进了教室。就那样轻轻的吹过耳边,另人回味。这就是我对清的感觉。

    清没有来我们班之前,我一直是男生关注的对象。但是,那一天,清背着一个帆布的书包,透着一股清新的风,长长的秀发被教室里的电扇吹的在脸上微微的舞动,那一刻我也似乎被迷住了。我感到了男生们的窃窃私语。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跟清成了好朋友。好象是一次偶然的相遇吧。可是,我并不喜欢她,仿佛自己是白雪公主的姐姐,只要有白雪公主存在,自己永远是躲在背后哭泣的那一个。男生们开始经常给清传纸条。喜欢叫她一起吃午饭。我感觉自己夹在中间就是一根刺眼的针。清经常送我礼物,给我买东西。拉着我的手在校园的树林里散步。经常讲一些笑话逗我笑。但我真的不喜欢她。甚至,有的时候我会希望她突然毁容。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有点对不起清,突然对她好一点,清笑了,“米靡,你真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们躺在草地上,白色的云,一团一团仿佛棉花一般镶嵌在兰色的天际,太阳羞羞的躲了起来。

    “米靡,你的星座是什么呀?”

    “水瓶!”

    “真的吗?真的吗?”清突然坐了起来,很激动,“我也是,我也是,我们都是水瓶女生呀。水瓶座的女生是风座女生,具有两种性格,时而开朗,时而文静,时而火暴,时而羞涩。哈哈,我是开朗的水瓶,你是文静的水瓶。”

    清开心的说着,我却想着其他的事。一个高大的身影,总是坐在我的前排,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总是默默的凝视着清的长发。我知道,他开始喜欢清了。心里五味陈杂,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希望清开心,又希望其实一切都是假的。

    一天,清神秘的对着我笑,“米靡,送你个东西。”一个小盒子从清的身后拿了出来,我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透明的,亮晶晶的小瓶子,我拿起一个水晶的小瓶子对着窗,亮亮的,很多种颜色透入眼底。“以后我们就象姐妹一样吧,我们都是水瓶的女生,戴上,一人一个。”突然,我有点感动,我曾经对清的诅咒显得那么渺小和卑鄙。我回报给清一个真心的笑,真的,从那时起,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了。我开始对清好了起来,不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真心的希望她每天能够开心。依然,那么多男生围绕着她,吃饭的时候不得安宁。但是,我开心了,只要清喜欢,我也很开心。

    一切的不和谐就是从那天开始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清,我暗恋着学长,我讨厌自己象长舌妇一样把所有的事情讲给别人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告诉了清。从那天开始,清仿佛是故意的,学长组织的校园活动清一定参加。不知道清怎么进了广播组,竟然每天跟学长一起做午间广播。我跟清接触的时间少了。我又开始经常一个人在树林里走走了。我又开始讨厌清了。看着她跟学长谈笑风生的从路上走过,我的心难过流泪,为什么一定是清呢?我再不去上大课了,放弃了那门选修的课。一个人在宿舍,塞上耳塞,把音乐开到最大。

    “米靡,为什么没去上课呀?”课间,清匆忙的跑回宿舍来,我假装没有听到,清一把拉下我的耳塞,“米靡,你疯了吗?这样会聋的。”

    “你去上课吧,我有点不舒服。”

    “哪里?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吗?头疼?肚子?”看着清着急的样子,我有点放弃了。

    “没什么了,现在不难受了,去上课吧。”

    那天开始,我又去上大课了。依然,他注视的清的长发,而我,只能默默的注视他吧。我不敢跟清坐在一起,我怕他的眼神在我身后,绕过我。

    这样的日子,也许可以就这样一直过。也许就算他们一直这样“眉来眼去”我也依然这样过我的日子。但是偏偏是那一天,我去了树林。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舒服。就是想去树林中走一走,也许这是命运的安排吧,刚刚转过宿舍楼,就看到清跟学长在树林里谈话。我没有走开,站在那里。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学长慢慢的,慢慢的抱住了清。

    我的头有点晕,靠在了墙上。

    清哭了,感动吗?她抬起头看了看学长,从学长的怀抱中走了过来。

    她,看到了我,四目对视。我的不争气的眼泪哦。

    清想过来抱我,我躲开了,跑开了。清还是追了过来,抱住了我。

    “米靡,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什么也没做,你相信我。”

    我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相信。挣脱清,永远的,真的想挣脱开她的影子,我不想再做清影子里的女孩!

    那以后,我再也没看过清一眼,拿掉了那个水晶小瓶子。永远不想再见到她。

    这样,半年的冷战。我不知道清在想什么。偶尔对面走过,似乎她欲言又止。但是,我却无话可说。

    班级新年晚会应大家要求,在酒吧里举行。大家喝着香槟,开心的玩着老虎,棒子,鸡。清在一个角落里一杯又一杯的不知道在喝什么。跟学长吵架吗?也许偶尔会想一想对不起我吗?

    从洗手间回来,突然,清冲了出来。我来不及躲开,被她抱住了。

    “米靡,我只想关心你,只想你不受伤害。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吗?”

    我不愿意思考,想走开,但是清的力气好大。

    “我跟学长没有什么的,他是喜欢你的,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呢?”

    我愤怒的看着清,终于推开了她。也许是带着厌恶吧,走开了。这次,也许我彻底的从清的世界走开了。

    那次之后,竟然再没见过清。听说,清转学了。

    偶尔,也会想起她,那个轻盈的,象风一样的女孩。

    那个春天,嫩绿的树叶刚刚吐露。阳光温暖而柔和。我在树林的长椅上,打开了一封不知来自哪里的,清的信。

    “米靡,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这封信给你的。是不是有的时候觉得我象个傻瓜,象个同性者呢?

    终于,还是象每次一样,我又转学了。我总不能跟别人很好的相处。我让你伤心了吧,对不起。总是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只有这样,我写了一百次一千次,才能讲明白我的心。

    记得第一天走进教室。看见了你,你就一朵百合花,那样安静,静静的坐在那里。看见你的时候,觉得世界都是安静的。

    后来,我在走廊里故意碰翻了你的脸盆。这样,我们成了好朋友。你总是若有所思。我以为你象我一样,是个不开心的女孩。我就更想保护你了。当我知道,我们都是水座女孩的时候,真的觉得是我们的缘分。我想,也许,我可以一直在这里了,可以一直都看着你,看你毕业,工作,长大,结婚。。。是不是象个老妈妈了?所以,我买了一对水晶的小瓶子,真心希望我们不要分开。

    班里很多男生,给我纸条,他们很多都想追求你。但是,他们都配不上你,所以一个都没告诉过你。是不是这样太**了呢?但是,我想,一定要帮你找到那个白马王子。

    有一天,你告诉我,你一直暗恋着那个学长。我决定去接近他,想知道他到底配不配你。于是,他的活动我都参加,他主持的广播我也跑进去。

    那天,也许,我想可能是有点头疼,他帮我找了药吧。我很抱歉,我叫他到树林里,对他说了我喜欢他。说过之后,我真的很后悔,我真的只是想去考验他一下,不知道怎么搞成这样。可是,终于有一个可以原谅我自己的借口。学长说,他喜欢的是你。你从来不肯坐在他前面,于是,他总是故意碰掉钢笔,低头,看你的鞋子。自从我坐到前面之后,他一直看我的背影,想我们在一起时你的笑脸。我请他最后抱我一下。他同意了。没想到,米靡,你就在那里。

    我追上你的时候,真的抱歉,虽然我很伤心,但是又有点偷偷的庆幸。我很卑鄙是吗?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找不到真正的朋友吧。我没有把真相讲出来。

    当我转学都办好了之后,我们班里去酒吧的那次,我依然不能把事实都讲出来。对不起,米糜。

    但是,我真的很爱你。就象爱我的亲妹妹。真心的,希望你永远快乐,希望你跟学长有个好的未来。

    不要认为我疯了,因为,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小的时候,就被妈妈带走的妹妹。她走的时候,就象你的眼睛,安静的看着我。看见她,世界都安静了。

    米靡,再见了,你这样的好的女孩,会有好运的。就当,我是一阵风吧。

    你的:清

    我拿起手机,反复的播打那个久未拨过的号码。但是听筒里,总是传来服务小姐,机械的声音: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