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水星之子 >第四章 谭宁宁
    “冰箱里菜不多,等着,我去买菜,让你吃顿好的补补。宁宁在房间,进去看看她。”拿着钥匙出了门。

    自从见了家门,谭安宁的笑容便没有变过,绝非虚伪地假笑,而是安定地轻笑。

    走到妹妹房门前,已没有太多犹豫,他重活一世,注定不凡,家里的状况很快就能得到缓解。

    等他突破一层,找两个阔少还不是简简单单,不过法治社会,杜绝作奸犯科,谭安宁要取财有道。

    而父亲的疾病,胜界里头灵丹妙药无数,治好应该没有太大的困难。

    这前世让他手足无措,只得心里记挂的难题,忽然间变得举手可为,愈发觉得生命的可贵。

    不过眼前这扇门里的人,仍然让谭安宁感到绝望。

    哂然一笑,想那么多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前世失去的,今生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屋内一片纯白,金黄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洁白的被单上,床上躺着的女孩,肌肤泛着淡淡的微光。

    这是谭妈听从某个大夫的建议,说白色是最反光的颜色,可以对植物人进行刺激,说不定能醒。

    谭安宁眉眼温柔,注视着床上熟睡的女孩,那是一张极美的容颜,精致的五官,修长的睫毛,秀发及腰,乌黑透亮,肌肤毫无苍白之色,反而白里透红,与那乌发形成最鲜明的对比,完全看不出一个植物人的样子,仿佛沉睡的睡美人,等待着王子将她唤醒。

    谭安宁也奇怪,十二岁昏迷不醒,发育却没有落下,出落得越发动人,着实不能置信,难道是营养液的问题?

    踱步床边,轻抚侧脸,幼嫩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杀破狼的烦扰不觉压下,身上的暗伤也像是痊愈,心中宁静而安定。

    对比平平无奇的谭安宁,谭宁宁简直不像他的亲生妹妹,他们两个拉出去,也绝不会有人认为是亲兄妹。

    重生的谭安宁也知道,当进入胜界的那一天,哀伤悲恸的父母亲口告诉他,宁宁确实不是他的亲妹妹。

    “宁宁,我一定会查出来,一定会保护你!”谭安宁握住那温热的手,坚定而郑重的像是誓言。

    睫毛微微颤动,谭安宁呼吸一顿,心中涌现不能置信地狂喜,然而却是幻觉罢了。

    怅然一笑,发现旁边营养液输完了,不知是不是谭妈粗心,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谭安宁赶紧拔掉针管,避免血液倒流,将挂架拿开,正要出去。

    耳边响起轻微的嗡嗡声,是旁边的抽屉,移开目光,原来是手机的闹钟。

    谭安宁拿起一看,略觉几分尴尬,三个大字“纸尿裤”。

    他又不是傻子,一眼就明白其中意思,心中又十分悲愤,睡美人的故事全是骗人的,没有说得那么唯美。

    尴尬与悲愤转瞬即逝,这是他的妹妹,较于心中流转的亲情,那些杂念,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云烟。

    连体的衣裤比较宽松,带着淡淡的香味。

    谭安宁换好之后,眉头微皱。

    前世从没注意过这些细节,怎会没有半点脏渍,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他自然不会认为是什么仙女。

    忽见那脸上淡淡的红晕,谭安宁紧张唤道。“宁宁,你是……醒着的吗?”眨眨眼,面色如常而已。

    “可能是我想多了。”谭安宁摇摇头,可能是老妈刚换过。

    出门前,余光一瞥,心中那些猜测的想法一时大涨,他不安地走到谭宁宁身旁,握住那只取出针管的手。

    “怎么可能?”谭安宁喃喃自语,全然不见细小的针眼。

    所有的一切联系起来,宁宁一天要两瓶营养液,手臂上应该满是青紫的针眼才对,怎么可能如此光滑?

    那场大变,宁宁莫名其妙泯灭生机,是否又和这有着某种联系?

    吃过饭,谭安宁拉住谭妈说有事,进了宁宁的房,谭爸没有闲心,电视台里神圣帝国干涉无法之地的大事还没播完。

    谭安宁斟酌片刻。“妈,宁宁她……我刚进去,闹钟响了,给她换…”

    谭妈明显一愣,旋即回过神来,松了口气的样子,似乎终于有人能跟她分享这个秘密。

    “唉,这事憋在心里两三年了,你爸那个大老粗,也不是说这事的人,记得带着宁宁东奔西跑的那几个月吗?”

    谭安宁点头,谭妈幽幽一叹。“那时候还正常,可咱家放弃之后,带着宁宁回了家,过了大概半个月,就不得了,手臂那些针眼,全不见了,再给她输液,也是不留痕迹,当时可把我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等了两天,宁宁一点事都没有,想着再看看,结果真没半点事,我估摸着不输液也没问题,可又担心……”

    “要是让别人知道,非得说咱家出妖怪,闹大了,宁宁都保不住,我跟着你爸,电视里新闻没少看,你可要管住嘴巴,别让人把宁宁抬出去做研究。”

    谭妈整个人轻松多了。“这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谭安宁拍着她的肩膀,心里也觉不可思议,若非修行到了极高境界,谁能不吃不喝?

    宁宁最多是个表面健康的普通人,怎么跟那种大修扯上关系?

    “妈,我走了,我会想办法的。”末了,谭安宁再一次说道。

    家庭的温暖,不会让谭安宁停滞不前,只会激发他真正的力量,去改写前世注定的命运。

    没有在家过夜,来到一座无人公园,心中微有不安,希望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盘膝而坐,水星灵气稀薄近无,半刻钟过去,才勉强吸纳一缕灵气入体,他喜不自胜,水星还是能够修炼的!

    然而这灵气游离于经脉之中,无论他如何驱使,偏是不入丹田为他所用,他满头大汗,心中发紧。

    ‘啵儿’一声,辛苦吸纳的灵气消散于无形,半刻功夫毁于一旦。

    双眼陡然大睁,他从妖界回到水星,就隐约感觉不支持修行者,现在无法修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仅如此,体内灵力没有回复,反而消耗维持伤势,狂狼战舞造成的伤势爆发,一声脆响,左臂骨骼断裂。

    眼中一痛,惨然一笑,依旧,只能如前世那般,依靠着欺天秘术,卑微地活下去吗?谭安宁这样诘问自己。

    重生一世,毫无区别,那重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