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江舟 > 第一章 引序
    时隔20年了,再次见到江舟时,她依然还能认出我。她很瘦,也不高,一米五的个头,皮肤白得没有血色,站在我面前时就像个初中学生。

    在县城的长途汽车站,她开车过来接我,然后去了一家名叫“江南姻雨”的咖啡馆。

    我们点了咖啡,聊些锁事,顺便洽谈关于老宅产权变更的细节。

    这家咖啡馆是三年前开业的,那时我在很远的城市,多年来一直没回过县城,因此错过了开业大吉,也错过江舟的大喜日子。

    同样是在三年前,江舟结婚了,老公叫宁南,因雨结缘,因此才有了这家咖啡馆。

    咖啡是江舟的老公“宁南”亲自泡的,味道有点浓,特别苦。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喝这种苦涩的饮品,因此我要了些白糖。

    “感觉好很多。”我看着她会意地笑。

    她只是俯着头轻微地吸了一口热气。

    “要来点吗?”我朝她挑了挑眉。

    她轻轻摇头,意在拒绝。

    “好吧!都过了二十多年了,每个人的饮食习惯都会因时变迁的,你现在肯定早就已经不爱吃甜食了吧!”说完我静静地看着她。

    江舟仍然摇了摇头,只不过这次脸上带着些许笑意,又有一种隐晦的苦涩。

    “罗成哥,你错了,我还是那个你认识的江舟,从来没变过……从来。”她的语气突然变得沉重,气氛因此而压抑。“那几年的恩情,我真的……真的好想谢谢你们一家人,谢谢伯父、伯母,还有……可惜……”

    “江妹,都过去了。”我打断她。

    追思过往只会带来伤感,一来是因为我的父母在几年前都因病去世了,我不想再忆起忧伤。二来是我不愿意再揭开江舟妹子尘封多年的伤疤,那是锥心刺骨的痛。

    “这么多年不都过来了吗?我现在过得挺好的。”江舟用中指摸眼角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是想哭的,但她在我面前克制住了。

    面对这种场合,我往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尉的话比较适宜。所以在她自勉之际,只能是双手扣住杯垫假装深沉,亦或是点头苟同。或许……她已经习惯了在每个无人的夜晚自我疗伤,从她故作坚强的语气中,我隐约能体会到那么一点点心酸。

    “多想些开心的事,人得学会往前看。”我想告诉她,糖就在面前,咖啡就像生活,是苦的,不学会自己往里面加糖,生活就不会变得甜蜜。

    她显然没听进去,突然端起桌子上那杯原汁原味的咖啡猛吸一口。“我后妈死了,癌症晚期。”

    “什么时候?”我有些惊呃。

    “前不久的事。”江舟顿了顿续道:“她死的时候很痛苦,儿子不在身边,我也没去送她最后一程。”

    她的言谈透露着苍白,没有一丝怜惜,仿佛一切都顺着她的心思。此刻,倒令我这个外人喉头打结无从接洽,心底徒然滋生异样的隐痛,或许是为她……或许……

    “听我爸说,她忏悔了。”

    关于江舟的后母身患癌症,被病痛折磨一事,我在多年前回家探亲时听亲戚朋友们捕风捉影地提起过。那时,我的想法可能会和江舟一样,认为作恶之人必有恶报,纯属因果报应。但现在想来,人死怨终,放不下仇恨的人只会是徒自增伤罢了。

    我完全没想到江舟会突然告诉我这件事,以及她的做法。看来她始终没法原谅她,她一直活在仇恨中,并不快乐。

    我想,我并不是个站在道德制高点用所谓的理性思维去批判别人的人。因此,在江舟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很久无语,我们各自品着手中咖啡,她那杯是苦的,我这杯是甜的。

    最后,她缓缓磕下空杯,叹出一口浑重的长气,“我……应该去看她的。”

    ……

    ……

    故事追溯到1994年,我无法忘记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