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怪奇墓场 >第3章 还请温柔点
    “是我。”

    还好,东方寿开口了。

    复活的“女尸”寻声望去,那漆黑如夜的大眼睛中闪现出一抹诡异红光,白玉般的纤纤小手搭在棺材盖上,脸色稍有不快,对方双手抱胸,摆出一副奶凶模样,亲启红唇,用那清脆稚嫩声音,道:“东方寿,这都过了多少年,你终于找到继承人?”

    东方寿摘下绅士帽,低头笑道:“抱歉,耽搁了点时间,继承人找到了,你刚刚喝的血就是他的。”

    “哦?就是你身边的这个小哥?血的味道不错,想不到还是个童男。”女童大眼睛立刻转向叶斗,送来一波秋天的菠菜。

    早已惊为天人的叶斗也看着对方。

    棺材里的女童复活了?

    而且对方竟然知道自己是个处。

    我特么一定在做梦!

    叶斗眼前是一张雪白无暇的可爱脸蛋,那身皮肤尤其白皙,雪白粉嫩的,秀美之极,如明珠,似美玉,可爱到不可逼视。

    那双眼眸像天上星星般明亮,又如秋水般柔情,灿然荧光。

    叶斗做梦也没想到的碰到这么一个比洋娃娃还要洋娃娃的大萝莉,此情此境,非复人间啊。

    电视网络上可爱女童很多,他本身也不爱好这个,对于女童的抗性很好,但此刻也一时间痴了。

    这哪里是一具复活的女尸,根本就是一位刚刚睡醒的小女孩。

    他算是明白现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萝莉控。

    要是那些萝莉控见到这位,估计宁愿冒着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风险,也要扛着回家。

    深吸一口气,只觉得一股淡淡幽香从女童身上飘来,明明是花香,却不似世间任何花香,只觉淡雅清幽,甜美难言。

    有点桂花香味,有点玫瑰香,又有点梅花香,反正好闻到令人沉醉。

    “小帅哥,大清亡了吗?”女童张口问道,声音依旧慵懒清脆,奶声奶气的。

    听到这句话,叶斗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让人觉得女童口吻有点像旁边的娘炮大叔。

    不过这句“大清亡了吗”又是什么鬼?

    这不是网络常用语吗?

    对方在跟我搞笑?

    叶斗没说话,只是很冷淡的点了点头。

    虽然年轻,但小小城府他还是有的,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知道面对陌生人,一定不能露怯,要淡定再淡定,最好摆出一张扑克脸。

    这是老爸教给他的社会经验,只要摆出扑克脸,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波动,就没有破绽。

    “不出所料,大清亡就亡了吧。”

    女童打量叶斗,秀眉微蹙,奇怪道:“你看起来挺普通,精气神明显不足,比起普通人都要差点,修为都没有,喂,这根本就是个普通人吧?”

    面对质问,东方寿淡淡道:“他在迷雾中睡了一晚。”

    “在迷雾中睡了一晚?”

    女童顿时瞪圆了大眼睛,惊愕的望向叶斗。

    “我昨晚喝醉了露宿街头。”

    叶斗此刻只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似乎都充满某种期待。

    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既然东方寿说你是好苗子,也许真是个好苗子。”

    女童都懂了冲着叶斗,举起小拳头道:“加油吧,希望下面小帅哥你能受得住。”

    嗯?

    什么叫你能受得住?

    哪怕叶斗神经大条,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看了东方寿一眼,这个逼格与娘炮并重的男人也正与他对视。

    叶斗却根本看不清对方眼中的含义,只感觉对方眼神带电,让自己鸡皮疙瘩暴起。

    东方寿郑重其事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道:“在迷雾中活下的人比较特殊,下面你将会接受守墓人的考验,放心吧,我看好你……”

    话音未落,叶斗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好像自己又喝醉了,整个天地都跟着旋转起来,四肢不听使唤,对身体失去了控制。

    但他能察觉有人将自己扛了起来,这人身上充满了古龙水香味,扛着自己带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

    刺啦!

    上身的衣服被人直接从后背撕开。

    日,好粗暴!

    还请温柔点。

    别看东方寿娘炮的样子,没想到这么猛!

    虽然头晕目眩,四肢不受控制,但自己的思维到很清晰。

    叶斗猜到对方为了自己的美色,一定用了某种手段让自己失去了抵抗能力,那个娘里娘气的男人竟然这么不择手段。

    我的节操啊!

    我的人生啊!

    我的雏菊啊!

    在心中哀嚎的叶斗感到绝望透顶。

    自己还没有交过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现在却要遭受这种惨无人道的蹂躏摧残。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东方不败,我祝你修炼葵花宝典走火入魔。

    咦,理论上来说,不是应该先扒裤子吗?

    你搞错部位了吧!

    突然,背部有种被人用手掌按下的感觉,传来一阵冰凉又炙热的奇怪触感,好像触碰到了冰块,又好像触碰到了热水壶,恍惚间,好似有人用笔在后背写字,痒痒的,麻麻的,又好似万蚁蚀象,疼痛难耐。

    这滋味真心不好受。

    “到底是在迷雾中活下来的,他果然能够承受住烙印的力量。”

    女童的声音传来,充满了惊讶:“真是出乎预料!”

    隐约间,叶斗清晰听到东方寿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年轻人,现在试着想象自己成为了一只老鼠,记住……是一只老鼠,这只老鼠与众不同,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只要是你最喜欢最了解的就行,立刻开始想象它的样子,立刻!马上!”

    “想象自己成为一只老鼠?一只拥有超能力的老鼠?”

    叶斗思绪还算清晰,听见提示后,他的脑海中顿时闪现出了数种老鼠的形象,什么舒克贝塔一只耳,又或者什么米老鼠皮卡丘什么的,至于哪个他最喜欢,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对啊……

    你搞的我这么疼,凭什么还让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真是欺人太甚!

    “东方不败,你这个修炼葵花宝典的娘娘腔!”

    恍惚间,叶斗怒从心中来,努力睁开眼,对着那个手持奇怪印章的穿黑风衣身影竖起了中指,怒道:“老子太阳你,太阳你,太阳你,太阳你祖宗十八代,太阳你全家老小,太阳你啊!”

    “他好有趣,咯咯咯……”

    耳畔传来了女童笑声,对方笑的到挺欢快。

    “滋滋滋!”

    渐渐的,空气中爆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四周炫光消失,叶斗明显感到后背那种刺骨的疼痛感都跟着消失不见了。

    随后女童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疑惑:“怎么回事?失败了?烙印失败了?怎么变成了一个圆圈,这种情况我头一次见!”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迷雾幸存者每一个都比较特殊。”

    东方寿的语气也有些发懵:“这应该算失败了吧,真是可惜,真是赔本,真是意想不到!”

    不管对方说什么,在完全昏迷之前,叶斗用尽全力警告了一句:“别扒我裤子!”

    随后,眼前一黑,他整个人毫无意识的摔落在地。

    但至始至终,他的双手都没有下意识的去防护脑袋之类重要部位,而是死死扣住了腰间皮带。

    室内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女童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声音冰冷:“既然纹身烙印出现差错……那么下面得让他离开,如有必要的话,还需要清洗掉他的记忆,或者干脆杀了,比较省事。”

    “他经历过一次迷雾,会更容易被迷雾攻击,资质虽说差点,却毋庸置疑可以成为守墓人,我们也不该这么轻易放弃他,而且现在情况极为糟糕,子鼠墓地应该尽快拥有一位守墓人,现在的情况复杂,不允许我们再挑选下去了。”

    东方寿的叹息声接着传来:“罢了,我先送他进屋,然后跟他解释这一切。”

    女童奶声抗议:“慢着,下面还是让我来吧,万一被扒裤子怎么办?”

    东方寿笑容僵硬,瞬间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