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怪奇墓场 >第1章 年少不知金针菇
    立秋,黎明。

    叶斗呆呆打量着面前一汪水洼中倒映出的人影。

    那个年轻人皮肤苍白如纸,发型凌乱,衣衫褴褛,身上遍布划口和血痕,额头正中还有块鼓起的淤青。

    这人是我吗?

    怎么变成这种鬼样子?

    简直连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都不如,难怪老爸总调侃自己找不到女朋友,有孤老终生的倾向。

    叶斗从小生长在单亲家庭,由老爸一把屎一把尿喂大,虽然老爸工作繁忙,经常出差不在家,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缺乏关爱,相反,父子关系一直很融洽。

    都说有文化不代表有文凭,老爸算是能说会道的文化人,在单位混的还凑合,听说就是吃了没有文凭的亏,总是坐不上领导位置,为此经常会发几句牢骚。

    或许是因为亲身经历的缘故,老爸经常会指着贷款买来的二室一厅商品房豪迈道: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儿啊,好好读书吧!”

    “只要你好好读书,考取重点名校,拿到文凭,朕就封你做太子,以后朕打下的江山都是你的。”

    这略带中二味道的劝诱,听着到像是宫斗剧台词,看似搞笑,却是父亲望子成龙的期望,好在叶斗完全听了进去,自打懂事起学习上没有怎么怠慢过。

    为了考上名校,高中三年期间,他早起晚睡,每日与书本为伴,在题海中沉浮,甚至连春节期间都在啃书本,就差悬梁刺股了,为的就是响应父皇号召,考入名校,拿到文凭,找个好工作,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可惜,老爸在一个月前,已经因为意外事故离开了人世。

    最近这段时间叶斗除了忙着办理后事,就是准备高考,也许是因为这件事的打击,高考他没发挥好,就此落榜,名落孙山。

    “脑袋好疼!”

    貌似昨晚喝了不少酒,以至于他的脑袋还没有完全恢复清醒,头痛欲裂。

    其实叶斗并不喜欢喝酒,因为酒精会麻痹人的神经,使人胡言乱语,意识模糊,失去控制,而且酒类饮料入口后的灼烧感,让他一直难以接受。

    昨晚却是个列外。

    记得昨晚自己参加了学校举办的毕业晚宴,然后回了家。

    在一群高中同学欢歌笑语下,从来不喝酒的叶斗,竟然端起酒杯干了好几杯。

    当第五杯红酒下肚后,他就感觉到满脸通红,头晕眼花,当即他就起身告退,从酒店到家很近,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为了吹吹冷风,他也没叫滴滴,选择步行回家。

    只记得,走着走着,四周变得模糊不清,雾蒙蒙一片。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

    醒来后,叶斗看到了微微泛着鱼肚白的天空,荒野和泥泞的小路,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荒郊野外睡了整整一晚。

    揉着有些生疼的太阳穴,他忍不住眉头紧锁,没想到酒劲一晚上还没过,貌似之前才喝了大半瓶红酒和两罐啤酒,就醉的失去知觉在外躺尸了,自己果然不适合酒类饮料。

    从牛仔裤口袋摸出那部国产手机,仔细一瞧,自己的手机竟然碎屏了,屏幕玻璃已经变成蜘蛛网形状,并且黑漆漆的,不知道是摔坏,还是没电。

    麻蛋!

    换个屏也需要几百块钱。

    老爸的葬礼花了不少钱,以至于他的经济状况捉襟见肘,就连换个手机屏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个负担。

    叹了口气,叶斗收起手机,再次向着水洼望去,发现倒映中的自己双目无神,黑眼圈很重,脸颊也瘦了,就像通宵几天憔悴得不行。

    “宿醉的效果这么明显?”

    都说色是刮骨钢刀,酒是穿肠毒药。

    叶斗暗下决心,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难事,这穿肠毒药还是别喝的好,一滴都不能沾。

    下面得离开这里先。

    手机黑屏,滴滴打车就别想了。

    天边太阳刚刚露头,不知道现在几点,也许前方的水泥小路太过偏僻,路上竟然连辆车都没有,行人也没有,四周杂草丛生,除了前方有一条冗长的水泥小路外,不远处竟然还有几个破败坟堆。

    等等!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叶斗彻底傻眼,万没想到眼前竟然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凉墓地。

    叮铃铃……

    正当他身上起鸡皮疙瘩时,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就见在前方不远处有辆毛驴拉着的板车,那头黑色毛驴的脖子上挂着个银色铃铛,正是发出声音的源头。

    毛驴缓步向着墓地中行进,板车上有个担架,这担架上盖着白布,鼓鼓囊囊的,白布上似乎还有鲜红的血迹渗透。

    咣当!

    忽然,板车的轮子似乎压着一块石头,剧烈颠簸下,那具染血的东西从板车上掉落到了地面,白布也跟着滑落,竟然现出了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叶斗不寒而栗,这尸体应该是具男尸,五官被毁,仰天张开大嘴,表情恐怖,皮肤上都是暴突的青筋,穿着T恤的胸口还有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看到尸体,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吓的小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艹!

    一大早就撞见死人!

    晦气,不爽。

    这头毛驴怎么会拖着个死人?

    清风拂面,花香扑鼻。

    “哎……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叶斗刚要转身离开,一个略带忧伤的叹息声随风飘来。

    转过头,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站在清澈的水洼前,看着飘落在水洼中的花瓣,惆怅叹息,有些走神。

    大叔!

    一大清早,你的文艺之气就直冲云霄。

    要不要这么秀?

    “唉……年少不知金针菇,老来望妹空流泪。”

    叶斗条件反射性的学着对方口气叹息,反秀了句。

    “啥?”

    中年男子虎躯剧震,似乎被秀了一脸,立刻抬头望来,那双棕色眼珠子闪烁出莫名光彩。

    对方个头差不多超过1米8,头戴绅士宽檐帽,双手套着白手套,随风飘起的黑色风衣,一丝不苟的小胡须,锃明瓦亮的黑皮鞋,胸口挂着的怀表金链,镶金的黑手杖,都仿佛写满了“逼格”两字。

    这是个很精致的男人。

    奇怪,如此拉风有逼格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荒郊野外?

    眼睛直勾勾打量别人,实在有些不太礼貌,尤其是男人看着男人,四目对视,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但叶斗就是这么打量着对方。

    没办法,因为对方也在打量他。

    终于,这位大叔摘下了宽边绅士帽按在胸口,露出灰白双鬓,嘴角带笑,声音温和轻柔:“小帅哥,你朗诵的诗句听起来怪怪的,不过话糙理不糙,有点意思。”

    小帅哥?

    这语气,这用词……

    叶斗忍不住想要吐槽。

    这大叔打扮的精致时尚,拥有混血儿般的长相,成熟儒雅,逼格满满,胡子和气质都很像影视圈某位知名的大叔演员吴某波,光凭这外形,就足以迷倒万千阿姨和少女,可为什么一开口就逼格尽失了?

    哇!

    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大叔继续道:“小帅哥,你昨晚难道没回家?”

    叶斗强忍不适,回答道:“昨晚喝醉了,露宿街头。”

    啥?

    大叔微微张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黑棕色双眸几乎瞪圆了。

    大叔!

    你瞪什么瞪?

    是我太帅?

    还是我脸上有字?

    被人这么瞪着,叶斗感到尴尬,有点想赶快开溜。

    “你不知道昨晚墓碑镇出现迷雾?”大叔接着发问。

    “墓碑镇?迷雾?”叶斗一脸懵逼。

    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墓碑镇,只知道昨晚雾很大。

    “年轻人,如果我没猜错,你的生肖应该是鼠才对,你也绝对不是墓碑镇的人。”

    大叔又道。

    叶斗呆了呆,用球盖的目光望向对方:“不错,我生肖是鼠,我也不是墓碑镇的人。”

    对方没回答,反而满脸堆笑,语出惊人道:“小帅哥,你愿意成为一位守墓人吗?”

    “我?”

    “……成为守墓人?”叶斗微微一愣。

    守墓人不是那种专门看守坟墓与死人相伴的职业吗?

    自己好歹年轻有为,乃是祖国娇艳的花朵,怎么可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不,是插在坟头上!

    尚未等叶斗回答,大叔挺胸抬头,豪情壮志的挥动大手,指向前方这片充满杂草荒土的墓地:“不用犹豫,只要你愿意成为守墓人,以后这片墓地就是你的江山,就是你天下,就是你的宿命!”

    好熟悉的台词!

    这片墓地以后就是我的江山?

    没想到啊,这位大叔竟然学老爸说话,中二气息迎面扑来。

    “请问你在开玩笑吗?”叶斗探问道。

    “不开玩笑,咱们认识一下吧。”

    男子用兰花指从胸前口袋夹出一张镶金名片,然后迈着小碎步递给了叶斗。

    兰花指+小碎步?

    娘里娘气……

    怪不得一直感觉哪里怪怪的。

    接过那张名片后,叶斗低头定睛一瞧,不由得愣住。

    因为名片上除了“守墓人”三字以外,下方还写有三个醒目的烫金大字“东方寿”。

    东方寿?

    看大叔这么娘炮,多半修炼了葵花宝典吧。

    你干脆改名叫东方不败得了,反正就差两个字。

    不好意思!

    我叶斗是100%纯爷们,可不想跟你学什么葵花宝典。

    东方寿微微眯眼,抬手用黑手杖轻点地面,收敛笑容,沉声道:“你刚刚进入了我们守墓人神圣不可侵犯的墓地,我怀疑你是个盗墓贼。下面你有两个选择:一,成为一名守墓人。二,当场被我当成盗墓贼击毙,现在请选择吧。”

    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