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妖从幼稚园开始 > 第一章 穿越成了棒槌?

第一章 穿越成了棒槌?

    温暖的春风唤醒了沉睡的大地,却吹不走命运强加给陆渊的彻骨寒意。

    站在山顶,陆渊看着远方,内心一片拔凉。

    沉默良久,他深深的嘬了下嘴里面那节没有点燃的烟头,然后低声哼唱起了前世他很喜欢的一首歌曲。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我在风中大声的唱】

    【这一次,为自己疯狂。】

    【就这一次,我和我的倔强……】

    一曲终了,陆渊长叹口气,然后发现内心的拔凉却未曾减少哪怕一丝。

    不管用啊!

    “为什么我没获得系统?”

    “为什么我没有老爷爷?”

    “为什么我没有萝莉女儿美艳妻?”

    “为什么帅气如我竟会穿越成……一根棒槌???”

    “为什么……我特么连一个打火机都没有!”

    阳光的照射下,一根长着胳膊腿儿的棒槌,嘴里叼着烟头,屹立山巅,对着晴朗湛蓝的天空竖起了中指。

    镶嵌在棒槌之上的绿豆眼中没有愤怒,只有无奈。

    穿越成棒槌

    这玩笑可开大了。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力气太小,无法支撑自己近一尺长的棒槌身体,还是因为内心那股深深的无力感影响到了生理机能,陆渊疲惫的坐到了地上。

    山顶的岩石很硬,陆渊现在的屁股也不软。

    所以……真硌得慌啊。

    用小巧且带着木头纹理的褐黄色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烟屁股,陆渊静静的看着远方陌生的世界,绿豆眼中的目光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

    里面,盛满了回忆。

    时间倒流回12个小时之前

    刚刚参加工作的陆渊正趁着周末,赖在温暖的被窝重温灭霸的响指时刻,结果……他怎么可能想象的到,紫薯精一个响指,漫威世界的宇宙生命还没消失,自己这个观众反倒被干掉了。

    健康的父母,和谐的家庭,漂亮的女朋友……

    一切的一切,都特么被一个响指给变成了回忆。

    当陆渊重新苏醒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时候,他其实并不在山顶,而是在半山腰的一堆废品中。

    灵魂寄生在一根已经长满了绿霉的棒槌里面,他什么也干不了,内心一片绝望。

    当时,成了棒槌的他还没有长出胳膊腿儿,也还没有长出鼻子眼睛,嘴巴耳朵,所以,周围一片黑暗。

    后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器官就慢慢长出来了。

    那个时候还是夜晚。

    他也觉得很累。

    再加上刚刚完成穿越的他还没从懵逼状态中清醒过来,没意识到自己的变化,所以就那么呆在废品堆里看了一晚上的夜空。

    一直到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来,陆渊看到自己身体的时候终于明白了过来。

    他穿越了。

    而且变成了一根棒槌。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根拥有了灵魂,成了精的棒槌。

    棒槌……精?

    当这三个字出现在陆渊大脑中的时候,他瞬间就二次陷入了懵逼中。

    只不过,这一次的懵逼与上次不同。

    上次的懵逼是纯粹的懵逼。

    但这一次,却夹杂着深深的绝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第二次恢复了清醒。

    到这个时候,他心中的绝望也达到了巅峰。

    穿越成棒槌,我宁愿一死了之!

    带着无比悲壮的心情,陆渊一边咒骂命运的不公,一边用自己只有手指粗细的胳膊腿儿爬上了这座大概只有一百来米的小山的山巅。

    站在悬崖边,陆渊再次回忆了一遍家中的父母和漂亮的女朋友,然后两眼一闭就要跳下去。

    可是,就在他的绿豆眼闭的只剩下一条缝隙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却映入了他的眼帘。

    山巅上,竟然有一根烟头!

    看着那节烟头,陆渊忽然愣住了。

    与此同时,悲壮的内心之中,竟然浮现出了一个男人熟悉而又痛苦的背影。

    那个男人跟自己一样站在山巅,似乎打算抽完烟,然后从这里跳下去,结束他痛苦地一生。

    可是……

    那个男人抽完以后,却并没有跳下去,而是对着天空与远方唱起了歌。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是郑智化的《水手》,很励志的一首歌。

    但,那个男人唱的可真特么难听。

    “难听吗?”

    “难听怎么了?虽然我唱歌难听,但面对绝望,我却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你呢?”

    “穿越成棒槌又如何?你不还有手有脚吗?连这点小挫折都挺不过去,你算什么男人……你算什么男人,你算什么男人?”

    背对着陆渊,那个男人语气极其严厉。

    然而,骂到最后,那个男人却再次唱起了周董的《算什么男人》。

    一如既往的难听。

    这特么神经病!

    说话就说话,尬唱个屁!

    “唱得是难听了一点,不过这不重要。”

    停止唱歌,那个男人忽然转过身将几乎只剩烟屁股的香烟递给了陆渊。

    “男人可以被摧毁,但永远不能被打败!”

    我去!

    那个身影居然就是陆渊自己!

    不敢置信的接过烟屁股,陆渊看着另一个自己一边对自己笑,一边竖着大拇指消失在了春风中。

    愣了半晌

    陆渊忽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的内心,竟是如此坚强。

    男人可以被摧毁,但永远不能被打败!

    穿越成棒槌怎么了,既然还有手有脚,那就要去奋斗,去用尽全部力量干掉命运这个小婊砸!

    俯身捡起烟头,陆渊放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内心盛满了豪情。

    然而……

    一阵温暖的春风吹过,陆渊心中刚刚燃起的小火苗,忽的一下就被吹灭了。

    尼玛!

    果然所有心灵鸡汤的效果都不持久。

    春风依旧

    陆渊眼中的回忆逐渐散去,然后再次弥漫出了无奈。

    “我一个棒槌精,该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奋斗啊……难不成,要去足疗店出卖身体吗?哎,我连这个世界有没有足疗店都不知道啊……”

    屁股太硬,坐在同样坚硬的岩石上实在不舒服,所以陆渊转而站了起来。

    而就在他对未来充满迷茫的时候,眼前的虚空中,却猛地爆出了一团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