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九十四章
    “怎么?现在知道愧疚了?”

    “告诉你,晚了,我会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我要让整个中原人为我死去苗族人陪葬。”

    卫风双目赤红,暴戾的吼了一句。

    陈娇娇看着扭曲着脸,满脸阴霾的青年有些害怕。

    琅韫暄见此轻轻的站在了她的身后:“不要怕,娇娇,我会一直陪着你。”

    辛夷撇撇嘴,在恩人身旁当了几年的君子,恩人毫无所动,现在才晓得另辟蹊径了,真是个憨憨。

    袁文康看着青年,眼里带着几丝祈求。

    “卫风,你说的那件事是我们错了,但我爹不也已经付出代价了吗?”

    “他的永生蛊不是已经被你破了吗?”

    “况且为了天剑门的藏宝图,你在平梁城城主寿宴当日杀了那么多人,你与我爹又有什么区别?”

    卫风轻哧一声,冷冷的看着他:“我杀的都是该杀人,平梁城城主府里死的江湖人,都是曾经屠杀过我苗族人的侩子手,至于藏宝图,本来就是我爹的遗物,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有什么错?”

    袁文康面如死灰,他缓缓坐了下,努力把涌到口中的鲜血吞了下去,自己心脉诸被震断,命数已尽,有些秘密不该随他埋入黄土。

    “卫风,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爹爹手中天剑门的藏宝图是假的。”

    “真的藏宝图早就被我爹抢到了手,洞窟里的宝藏和武林秘籍也被他尽数收入囊中。”

    “宝藏里有一本古老的书本,里面记载了各种蛊术,永生蛊还有地下王国里的行尸,就记载在这本秘籍里。”

    “不过我爹爹生来谨慎,修炼永生蛊的时候怕有风险,这才派了我去苗寨打探情况。”

    “我对不起你小姨,也对不起师父,为了宝藏我入了天剑门,为了永生蛊又进了苗寨,我知道我爹错了,但我没有制止他,而是出于愚孝顺从了他,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卫风,风儿,听小姨父的,不要错下去了,走错路的悔恨一辈子都偿还不清,不要步小姨父的后尘。”

    袁文康的一番肺腑之言让陈娇娇咋舌。

    天剑门的宝藏基本算是武林中的一大迷案,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卫风恨得不行,他死死的盯着中年男人:“你说的我一点都不信,我手里的藏宝图不可能是假的。”

    袁文康咳嗽了一下,他捂着胸口闷闷的的说:“风儿,永生蛊是你们苗寨千百年来的秘术,江湖中人是不可能知晓世上还有这个蛊术的,如果不是洞窟里的宝藏秘籍,我爹也不可能知道这个永生蛊。”

    “小姨父已是一个将死之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风儿,收手吧。”

    “冤……冤……相报……何时了……”

    袁文康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低到几不可闻,一直攥着胸口的手也松了开来。

    陈娇娇唏嘘不已,这个袁文康真是投错了胎,摊上这么个渣爹。

    她望着场中孤傲中带着绝望的青年有些忧虑。

    谋算了这么多年确一场空,他会不会疯?

    “哥哥,你还好吧?”

    陈娇娇用了自己本来的声音关切的问。

    卫风看着易容的娇娇笑得古怪。

    “妹妹以为呢?”

    他的话语甚是凉薄,而后转身离去。

    收手?

    怎么可能。

    卫风走了,走得还有一众伪装成中原人的苗族人。

    山庄里一下就空旷了下来。

    陈娇娇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看着已经有了些许白发的师父喜不自禁。

    “师父,我好想你。”

    女孩眼圈泛红,紧紧的抱着了陈凝。

    “都已经长大了,还撒娇,不过师父也很想娇娇。”

    琅韫暄眼里有光,娇娇似乎准备公开自己的身份,这样的话自己应该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她了吧?

    “娇娇,这里也不是叙旧的好地方,我们先回客栈吧。”燕北归在旁插了一句。

    柳蔓儿点点头:“对的呀,娇娇,这里太晦气了,我们先离开颢袁山庄罢。”

    乌封则没好气的道:“妹妹,你可真能忍,在慬古城居然都不肯忍小哥哥……”

    一众人七嘴八舌的,最后陈凝大手一挥,带着一群人离开了颢袁山庄。

    倒是剑仙裘超仞留了下来,把袁无雙和袁文康埋葬了。

    他望着白骨森森的尸骨叹了一口气,纵使制霸江湖多年又怎么样?

    不过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罢了。

    贾昀受了一掌,幸好当时护住了心脉,在陈娇娇的妙手回春的医术下已无大碍。

    这时陈娇娇才知道他炸了地下王国里的行尸即是受师父所托也是为了报仇。

    飘渺门的掌门与他交情匪浅,且还救过贾昀,袁无雙为了一己私利,覆灭了整个飘渺门,此仇不报非君子,所以当陈凝找到他时,他便欣然应允。

    师父在炸药里配了专门破蛊的药粉。

    药粉随着爆炸后弥漫到了空气里,所以不管是行尸,还是长生蛊,亦或者是袁无雙为了控制手下下的子母蛊,一一被破开。

    而这些药粉配置方法,是师父和卫风哥哥多次实验出来。

    这些思路都记载在药王谷里医仙孙真人留下的至宝医书里。

    “师父,你既然知道我在慬古城开了一个医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陈娇娇期期艾艾的问道。

    陈凝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师父要做的事太危险,而你在慬古城过得很好,师父不想牵连你。”

    陈娇娇瘪瘪嘴:“师父,你以后可不要再抛下我了,我只有你一个亲人。”

    陈凝慈祥的笑了笑:“嗯,以后都不离开娇娇,师父本无意插入江湖上的事,只想带着你平平安安过日子,却没有想到躲了十几年他们还不放手。”

    “其实当日师父引开追兵本以为这辈子再见也不到娇娇,所以才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希望你一个人也能好好活着。”

    陈娇娇听到后吓得拍拍胸口:“还好师父有神灵保佑,不过师父你失踪后,后来也有拜日教的人想抓我回去呢。”

    “还好我借了卫风哥哥的手杀了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