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九十三章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面对这些人的质问,袁无雙恼羞成怒。

    “既然都想死,那老夫便都成全你们。”

    老者话音一落,他身后便冒出了众多蒙面人。

    “全部给我杀了,一个不留。”袁无雙怒吼。

    气氛陡然剑拔弩张,众江湖人全神戒备准备迎战。

    他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早知道就不围观看热闹了。

    而这时殷峰,傅梁然带着一群人也赶了过来,他们手中拿着各种武器准备迎战。

    双方一触即发,陈娇娇紧张得后背发凉。

    “不准动手,全都给我停下。”

    一个中年男子飞了过来,挡在了袁无雙的面前。

    他痛苦的嘶吼:“爹,你还要错到什么时候?”

    中年男人的出现让场地里响了一片喧哗。

    “天啊,天剑门的袁文康居然是武林盟主的儿子!!”

    他们低头议论纷纷。

    陈娇娇都听在了耳里。

    卫风“啧啧”了一声,道:“小姨父这是要大义灭亲啊!”

    袁无雙都快气死了。

    江湖上的人与他作对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连自己一直听话的儿子也敢站出来反对自己。

    他压住内心的怒火,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康儿,让开,回去。”

    袁文康摇摇头:“爹,收手吧,求你了,爹。”

    袁无雙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一掌挥开了挡在身前的儿子:“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康儿,你太让我失望了。”

    袁文康根本就没有防备,他被一掌击倒在地直接晕死过去,这时剑仙裘超仞把他扶了起来。

    他痛斥:“袁无雙,你现在真是丧心病狂,自己的儿子都下得去手,难道你想与整个武林为敌吗?”

    “因为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袁无雙,你以为我们苗族的蛊术是那么容易掌控的吗?”

    “袁无雙,你完了。”

    卫风的冷言冷语刚刚说完,场上那个狂妄藐视一切的老人眼角留下了一丝鲜红的血。

    陈娇娇眼尖,她看到那一丝鲜血里似乎还有细小的虫子在蠕动。

    “他被蛊虫反噬了。”陈凝轻声道。

    袁无雙只觉得眼前一片猩红,他伸手抹了一下,胸口一阵剧痛。

    体内似有亿万千虫子在啃噬着他的血肉。

    这种凌迟的疼痛让他跪倒在地,钻心刺骨永不停歇。

    整个空间里全是他痛苦的咆哮。

    众江湖人吓得连连往后退,陈凝拽着娇娇也连退了好几步。

    “我……的永……生……蛊,永……生……生……蛊。”

    袁无雙最后的疑惑没有人替他解答。

    很快这个制霸江湖多年的老人被他自己体内蛊虫啃噬得一干二净,空留一副骨架白森森的躺在了地上。

    颢袁山庄里的人见大势已去也不敢多留,个个如丧家之犬逃离。

    那些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客显然也受到了惊吓,深怕再生波折也都赶紧离开了。

    而此时卫风才转了身静静的盯着陈娇娇。

    “妹妹一别经年,难道都不认识哥哥了吗?”

    陈娇娇心里有些犯怵,但她想到自己身边站的人后又有了底气。

    这时琅韫暄站了出来道:“原来你是娇娇的哥哥,在下琅韫暄。”

    陈娇娇听到琅韫暄说的话后吓了一跳,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跳出来做什么?

    乌封闻言后顿时也知道了一件事。

    原来自己遍寻不得的结拜妹妹就是陈安平,不过现在情况不明,不是交谈的时候。

    众人心思各异。

    卫风则嗤笑了一声:“琅韫暄……我并没有和你说话,你且死开点。”

    陈娇娇连忙开口:“哥哥,我知道你要什么,我给你,你不要难为他们了。”

    她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方绢帕递了过去。

    “给你,哥哥,还有一方绢帕被娘亲缝在了招牌里,我的行李一直放在乌家堡,等我去拿了我也一并给你。”

    陈娇娇一点都不稀罕天剑门的堪舆图,就算里面藏着通往宝藏的路线她也不稀罕。

    现在风波门旗下产业链发展得很好,说是日进斗金都不为过,还要宝藏做什么,这绢帕留着只是一个祸害。

    卫风接了绢帕莫名笑了笑:“妹妹倒是知道哥哥的心意,既然知道,那你当年为什么要不辞而别还要躲着哥哥不与我相认?”

    陈娇娇淡定道:“当年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并且你拘着我不准我离开你,那我怎么去找师父,哥哥,现在说些往事也没有意义,东西我都给你了,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卫风其实有些生气了。

    他想要绢帕是不错,但对娇娇总还是有一丝血脉亲情的牵挂。

    算了,先把手头的事办完再说。

    他必须找到天剑门的宝藏,然后用宝藏挑起江湖事端,一来报仇雪恨,二来削弱江湖上中原的力量,此消彼长,这样才能振兴苗族。

    但事情总是有意外的。

    就在陈娇娇递出绢帕的时候,袁文康醒了。

    他痴痴的望着拿出绢帕的少年,眼眶湿润。

    “陈凝,她就是白冰师妹的女儿吗?”

    中年男子语气不稳,脸色微红,似乎很激动。

    陈凝点点头,她倒也没有想隐瞒,毕竟所有的事都已经尘埃落定,应该不会再生枝节。

    袁文康咳嗽了一下,满嘴是血。

    他调了几息后,挣扎着站了起来。

    “卫风,你怎么能欺负妹妹呢,快把绢帕还给她,那是她母亲留给她最后的遗物。”

    卫风冷冷哼了一声后,阴沉沉的说:“说起来我还有一笔帐没有与小姨父算。”

    “袁无雙那老贼用的蛊术,可是你从我小姨那里骗到手的,为了骗她,你甚至放弃了对白冰的爱慕,而在我小姨知道真相后,你们父子二人不惜挑拨武林中人围攻我们苗族,你现在还有脸站在我面前?”

    袁文康想要说话,但他张了张嘴后又沉默了,他看着地上那一架白骨,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无论怎么样,错了就是错了。

    陈娇娇只觉得一直以来围绕在身旁的所有的谜团渐渐在散开。

    看来很多情报是勘查不到的,因为它们被隐藏在人心的最深处,无法触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