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七十八章
    ………………

    陈娇娇见状连忙安抚道:“你不别着急,先听我说完。”

    “我刚刚表达得可能不是很准确。”

    “我的意思是现在上善日报社刊印的速度跟不上去,如果还继续接订单的话,那么势必每天是有很多人是收不到报纸的。

    所以你要考虑一下,那些收不到报纸的人他们会怎么样看待我们上善日报社,这才是真正的会影响报社的声誉。”

    殷峰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把青年的话听完后,还是有些疑惑。

    他开口问道:“那也不能把生意推咯,如果我们上善日报社不接订单了,他们会更加不满意的吧?”

    陈娇娇笑了笑:“所以要有技巧。”

    “你明日在日报社外放一个告示,告示上写……因为日报社生意太好,刊印速度跟不上,现在订报,只接受预订。”

    殷峰皱眉:“掌门口中的预订是什么意思?”

    陈娇娇:“意思就是收了钱不给日报。”

    殷峰大惊失色:“掌门,这似乎不妥吧,再者说这样的做法应该也没有人会接受啊,给了钱不给日报,太离谱了。”

    陈娇娇:“不,一点都不离谱,并且你还要再标注一下,第一批预订报纸的人只限一百位,先到先得。”

    殷峰真想伸手去摸摸眼前的男子,不会是发热了吧,净说胡话。

    陈娇娇看着眼前一脸呆萌的男子莞尔一笑:“我没有说胡话,上善日报现在在慬古城还是头一份,就算有书局跟风也办一份日报,但他们没有我们这么有优势,因为我们有上善医馆,有我。”

    “所以无论多么离奇的规定,总有人会接受,要知道……他们可能不是真的想要订报,而是想要一次与我看诊的机会,所以你只管这么写,生意不会跑。”

    殷峰狐疑一下。

    “真的可行?”

    “可行,并且场面会很火爆。”

    “那如果要是人太多了,那这一百号人该怎么分?”殷峰问。

    陈娇娇沉默一下。

    “那就抽签。”

    “抽签又是何物?”殷峰一头雾水。

    “想要订报的人每一个人拿到一根签,抽到一到一百的竹签就可以在日报社订报。”

    殷峰的嘴都合不拢了:“这样也可以?”

    陈娇娇眯了眯眼:“不过是些小手段而已,但恰恰现在很多人对这种手段毫无怨言。”

    “为何?”

    “因为从众心理。”

    殷峰只觉得越问越不明白了。

    从众心理又是一个什么心理?

    但他闭口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智商有点不够,所以掌门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把他交代的事办好就行了。

    反正跟着他有肉吃就对了。

    “行了,你去忙吧。”

    陈娇娇吩咐了一句。

    殷峰起身告退。

    等他走了,天暗了。

    花大婶久久看到她没有去饭厅吃饭,遣了李玉芝提着饭盒过来。

    少女敲了门,急急的走了进来。

    “陈大夫,你这整日里忙的连饭都不上了,身子可经得住?”

    陈娇娇一边点了油灯一边笑道:“玉芝姑娘说得对,这个行为确实不好,要改……”

    男子肤白如玉的面庞在烛光里泛着微微的橘色,整个人由此镀上了一层暖意,温润如玉的气息扑面而来。

    李玉芝看到一眼后不敢再看,她默默低下头红着脸打开饭盒说着:“今天我婶婶炖了一只老母鸡,里面搁了点红枣,可好吃了,陈大夫快尝尝。”

    李玉芝说完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她眼中秋波氤氲,似有一层波光潋滟。

    陈娇娇看了一眼后忙低下了头。

    这小眼神有问题啊!!!

    平日里听着她与花大婶调侃着欢喜自己,陈娇娇还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当真。

    但从现在看起来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

    “呃,玉芝姑娘,我自己来吧,厨房里花大婶和你弟弟应该忙不过来,你快回去帮他们。”

    陈娇娇伸手拿了一双筷子轻声说。

    其实她内心真正想说的是,你不要欢喜我,我不是你的良人。

    李玉芝看着一脸平静的男子脸有些发烫,她忙回了好,急急转身离开。

    少女捂着发烫的脸一路奔到了厨房,正好看到自家婶婶和弟弟在收拾碗筷,忙也上前帮了忙。

    花大婶瞅了她一眼:“要你去送个饭怎么去了这么久?”

    李玉芝:“久……吗?我送了马上就回了啊。”

    “你脸为什么这么红?”花大婶还是有些狐疑。

    李玉芝摸了摸脸颊,小声嘀咕:“跑了一路,脸红不是很正常。”

    她这么回答,花大婶也就没有再问,她想了想还是叮嘱了一句:“陈大夫已经有了妻室,你自己要好自为之。”

    花大婶都年过半百了,怎么能看不出一些小女孩的心思,该说的还是要说,不能误了她。

    李玉芝闻言羞得本来通红的脸更加红了。

    她跺跺脚:“哎呀,婶婶,玉芝知道陈大夫已经有了家世,可我就是喜欢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花大婶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拉着李玉芝坐了下来。

    她语重心长的劝道:“玉芝,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清白人家,从来没有姑娘给人过妾。

    你就是再喜欢陈大夫,也要记得他已经有了妻室,并非你良人。

    你要是还是放不下,不听婶婶的劝导,那么以后这份差事你就不要做了,婶婶是不会看着你泥足深陷的。”

    李玉芝闻言大惊失色:“婶婶,快别这么说,玉芝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离陈大夫远远的,婶婶这份差事你千万别给我推了。”

    这份差事每个月银钱丰厚,并且只要做上十五年,以后老了也有银钱发。

    现在江湖上很多人削尖了脑袋都想挤进风波门,自己要是没了这份差事,爹爹和娘亲一定会很失望。

    花大婶这才拍了拍女孩的小手:“我们家小玉芝还是很聪明的,好了,去做事吧。”

    陈娇娇竖起耳朵听到花大婶的训话后深表赞同。

    看来自己这个已经有了妻室的事必须要坐实了才好。

    要不然一个个的都想朝自己身上扑,她是无所谓,但不能耽误了这些姑娘的大好姻缘。

    她一边吃一边思索着。

    花开两支,各表一支。

    琅韫暄笑着出了上善医馆的门后,脸立刻便垮了下来,他一路疾行回了琅家。

    八宝跟随在他身后也不敢做声。

    这样的少爷他从未见过。

    等到了府里,琅韫暄径直走到了紫东苑。

    “八宝,你就不要进去了,就在这候着。”他开口吩咐。

    八宝点点头:“好的,少爷。”

    琅雲安早就知道孙子过来了,他起身开了房门。

    “韫暄,你不是在上善医馆吗?怎么回来了?”

    琅韫暄加快了脚步走过去,扶着老人进了房:“外头冷,你出来做什么?”

    琅雲安笑了一声:“我是奇怪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有些着急罢了。”

    “有什么好着急的,我就回来看看你不行?”琅韫暄笑道。

    “我不信,你这次回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快说给爷爷听一下。”

    琅韫暄坐了下来,有些踌躇,过了一会才开口说:“我被上善医馆的馆主陈安平赶出来了。”

    琅雲安:“……”

    他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大孙子:“你没事吧?”

    琅韫暄摇摇头:“我没事,但是可能要爷爷亲自去一趟上善医馆了。”

    “要我去做甚?”

    “爷爷,你要去她家把为什么请宋河去医馆闹事还有你和百里奶奶的关系与她说清楚。”

    “只有把事情说清楚了,她就算不情愿我留在她身边,但看在百里奶奶的面上也会同意,所以只有爷爷出马,你孙子才能继续留在她身边。”

    琅雲安撇撇嘴:“你说你这事办得一点都不靠谱,要爷爷看,直接找一个媒人去提亲不好吗?”

    “我们琅家乃慬古城世家,有钱有势,你还怕百里家的那位看不上你?”

    琅韫暄轻咳了一声:“爷爷,我上次就已经说过了,她女扮男装在慬古城做这么多事情肯定是有所图谋,我要是派了媒人去提亲,破了她的身份,坏了她的好事,我想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我。”

    “好,好好,明日我就去上善医馆,这样总行了吧?”

    琅雲安看看脸色不佳的孙子忙安抚。

    琅韫暄这下高兴了,“好,明日上午我们就去,不,她上午要看诊没时间,我们吃了午饭就去罢。”

    琅雲安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从小就古板老成的孙子露出了一脸期待,很是惊奇。

    于是他问:“不过……韫暄啊,你这就算留在她身旁,你就能保证她会喜欢上你?”

    琅韫暄暼了一眼老人:“爷爷,我对我自己有信心,你放心吧。”

    他说完这句话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画面。

    上午在上善医馆那个男子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看,并且从他的神情推测,似乎已经认定了陈安平就是陈娇娇,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看来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情敌了。

    想到这,琅韫暄坐不住了。

    “爷爷,你记得明天下午去上善医馆,我会在医馆门口等你的。”

    “到时候无论我露出什么样的神态,你都不要在意,爷爷早些安歇,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琅韫暄说完就起了身开门朝外走去。

    “呃,这么晚上了你去哪?”琅雲安急急问。

    “去找她。”

    琅韫暄丢了一句话后人已经远去。

    “你说你这孩子,你吃晚饭了没?”老人冲着快要消失的背影喊了一句。

    琅韫暄挥了挥手,示意老人不要在意。

    琅雲安失笑了。

    看来这次曾孙是抱定了。

    八宝看着家主诡异的笑容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想这么远真的好吗,孙媳妇都还没有进家门,就想要曾孙?

    他摇摇头,脚尖一点冲着少爷追了过去。

    等到两人快要赶到陈娇娇住的院子时,琅韫暄停了脚步。

    “八宝,你不要跟进去,她的耳力异于常人,你敛息的工夫不到家,她会发现你的。”

    琅韫暄谨慎了。

    这些话没有说出来,而是用树枝写在地上。

    八宝看到后很惊讶。

    他点点头,然后静静的站着。

    琅韫暄足尖一点,人便飞了出去。

    冬天的夜很暗,可纵使再暗他也看到一个人。

    身形有些眼熟。

    穆青也看到了来人,他暼了一眼后就知道此人是白日坐在陈娇娇边上的随从。

    两人互相看了一会,都沉默了。

    彼时陈娇娇已经收拾妥当准备上床睡了。

    她侧耳倾听,一切似乎并无异常。

    屋外寒风呼啸,窗户都被吹得猎猎作响。

    琅韫暄想动手,但他怕惊动屋里人,如果被她发现自己去而复返,只怕明日之事就算爷爷出面也办不妥当。

    很巧。

    穆青也想动手,这个人白天呆在娇娇身边,晚上鬼鬼祟祟的跑到她屋顶,其心必异。

    但他按捺住了自己的心思,打起来惊动了娇娇对自己不利。

    夜越来越深,有雪从天空飘落。

    穆青动了一下,站久了腿有点麻。

    他举起手中的长剑点了点。

    琅韫暄立刻就明白了。

    他飞身而下,转头朝小巷奔去。

    穆青紧随其后。

    两人跑了很久,也跑得足够远。

    直到琅韫暄觉得她应该再也听不到的地点才停了下来。

    “不知穆大侠深夜在陈大夫的房顶有何贵干?”琅韫暄直接问了。

    “这句话我还正想问你,你为什么也会出现在她房顶?”穆青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是陈大夫的随从,她的安危由我负责。”

    穆青嗤笑:“你说的话我一点都不信,你一定另有所图。”

    琅韫暄也冷笑一声:“说的你好像没有目的似的。”

    穆青有些恼怒,右手拔剑出鞘。

    “江湖上名声在外的轩公子,不要以为我穆青不知道你的底细,你故意借用这个身份接近她,你想要干什么?”

    琅韫暄漫不经心的回道:“我的底细?我有什么底细?”

    穆青嘲讽的说道:“你真实的身份是琅家的少爷,但却以轩公子的身份陪在她身边,你说她如果知道你故意隐瞒于她,你还能不能继续呆在她身边?”

    穆青很聪明。

    在医馆时他便看穿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