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七十七章
    ――――――――――――

    琅韫暄压下心里纷纭的心思,提步跟了上去。

    陈娇娇确实有点疲乏。

    为了不让穆青认出来,她时时刻刻要端着,端久了便连脖子都有些酸疼。

    “文朗兄,你自己先回房,我想单独呆一会。”

    琅韫暄怔了怔,忙点点头:“好。”

    陈娇娇回了房,自己反手揉捏了一下颈部,感觉舒缓了些后便细细思考着最近的一些事情。

    凌司司的胭脂水粉铺子还在筹备当中,但进展顺利,她这边可以先不管。

    傅梁然旗下的上善镖局与林家家主相谈也很顺利,年前帮林家走几趟镖,熟悉一下路线后,年后应该就可以大力宣传了。

    殷峰旗下的上善日报社,生意非常火爆,不说订阅日报的,就是每天里在日报悬赏找人找物也用应接不暇,只是广告这项业务还没有推出去,这件事年后要重点开拓这方面的业务。

    陈娇娇把《商经》拿了出来,摩挲了一下书皮。

    师父留下来的这本书简直堪称是一本奇书,她为什么不化为己用?

    师父这本书又是从何而来?

    现在自己按照这本书里的所为就以受益良多,如果把后面所写钻研透了,所得到的那真是不敢想。

    陈娇娇翻开书本。

    报社想要长久吸引客户。

    第一,需要连载一些有趣的故事。所以要找一些文笔还有逻辑思维俱佳的人写一些才子佳人或者恩怨情仇等等故事,以连载的形式,固定一批喜欢看故事的人群。

    第二,雇佣一个对天象非常擅长的人,每日提前预测天气,不管准不准都算一个小手段,可以提高卖点。

    第三:每日刊印一些江湖上的八卦事件,要知道人无事时最喜欢就是八卦一些别人的隐私。

    第四,刊印一些养生健体的小知识,这点小知识会让很多老人心甘情愿掏钱…

    第五………

    陈娇娇看了一会后合上了书本,闭着眼听着屋外轩文朗熟悉的呼吸声。

    他没有回房,而是站在了屋外守着自己。

    陈娇娇想了想,不管怎么样,从他当了自己的随从后一直尽心尽力……

    现在天冷,他也一直在外候着,但陈娇娇实在想不明白他留在自己身边到底为了什么。

    “文朗兄,你进来,我有话问你。”

    陈娇娇开口了。

    有些事藏着掖着放心里,还不如摊开了问一个清楚。

    琅韫暄听到屋内的喊声,不由微笑,他伸手推门而入。

    “安平兄,何事?”

    “坐。”

    陈娇娇示意。

    见此情形,琅韫暄坐了,但他内心居然有些忐忑。

    “我问你,你答,不要欺瞒我,我不想在我身旁留一个居心叵测之人。”

    琅韫暄坐得笔直,他慎重的点了点头。

    自己最担心的事来了,只是没有想到速度会如此之快。

    她太聪慧了。

    “你的真名是什么?”

    陈娇娇盯着男子的眼睛问道。

    “琅韫暄。”

    “琅?”

    “可是琅家?”

    “是。”

    陈娇娇闻言眯了一下眼。

    “宋河是你指使的?”

    “不是。”

    琅韫暄忙回了一句。

    “不是你,是谁?”

    男子默了一下才开口:“是我爷爷。”

    陈娇娇冷冷的问:“你爷爷为什么要试探我?”

    琅韫暄无奈道:“你几个月前去了一趟灶王爷,我爷爷见了你便知道你是易容了。”

    陈娇娇疑惑:“江湖上的人易容并不奇怪,为何单独关注我?”

    琅韫暄:“因为你的易容手法与我爷爷的一位故人一模一样,所以……”

    陈娇娇惊了一下,不会吧!!

    琅韫暄温柔的望着眼前的人。

    许是世道艰难,所以她年纪不大却用坚硬的外壳把自己重重包裹起来,想要取得她的信任只能悉数坦白,要不然只怕永远都得不到她的认同。

    “那你爷爷的……故人是谁……”陈娇娇问了,但有些迟疑。

    “百里家族的佼佼者百里柔。”

    他的话刚说完,陈娇娇心里就有点郁闷。

    好吧,自己好不容易经营的身份居然在踏入灶王爷的那一刻就被识破了,这简直了……

    两人都沉默了。

    琅韫暄并没有追问她与百里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管她是谁,他这一生都只认定了她。

    陈娇娇有些窘迫的问:“那你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甘愿做我的随从?”

    琅韫暄松弛了一下身体,脑子里却快速的转动,要怎么样才能继续名正言顺的留在她身旁?

    也就一会,他开口了:“自然是因为我爷爷,百里柔老前辈与我爷爷有恩,是他嘱咐我要我好好照顾你的。”

    陈娇娇暗自思索,在药王谷时百里奶奶并未说过她与琅家有所渊源。

    但从她只言片语中,倒是可以看出来百里奶奶隐居山林是为情所伤,难道伤了她心的人就是琅家的家主?

    不过自己并不是百里家的人,又如何能承这份情。

    “文朗兄,不对,你叫什么来着?哦……琅韫暄。”

    “琅韫暄,你回去与你爷爷说,我不需要你在我身旁报恩,老一辈的事不应该要小辈来承担,你并不欠我的。”陈娇娇说。

    琅韫暄听到她的话后并没有惊讶,意料之中罢了。

    他点点头:“好,我这便回去与我爷爷说,不过现在正有杀手准备刺杀你,我要是走了,谁来护着你?”

    陈娇娇用手推了一下眉心:没事,我自有法子,你回吧,回去之前到智掌柜那里领取你该得的银钱……”

    琅韫暄心里是有些焦躁的。

    在一起这么多天,他自然知道如果不能留在他身边只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近她了,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好,我这便走,安平兄多保重。”

    现在这种时机,不能再多言,要不然会适得其反。

    琅韫暄站了起来,神色淡然的冲着陈娇娇拱手行礼,然后默默离去。

    看来只能请老爷子出马了。

    ……

    陈娇娇眼眸深沉。

    看琅韫暄的无所谓的态度,他似乎还真是替他爷爷在报恩。

    他走了,自己看来又要重新找一个能文能武的随从了,现在各方势力都在盯着自己,这时候再找的人只怕都会另有所图……

    陈娇娇正想着事,智掌柜慌慌张张过来了。

    “东家,那轩公子怎么走了?”

    “嗯,他另有要事,不能再做我的随从。”陈娇娇随口扯了一句。

    “那真是看不懂了,他既然已经接了这个差事,好歹也要有始有终,这会子都快过年了,我这一时半会去哪再找一个?”智常雍着急的说着。

    陈娇娇只能开口劝慰:“智掌柜不要急,我年前尽量不出诊,在这期间你只需要每日在我看诊时记录一下患者的资料等,等过了年节再说。”

    智常雍叹了一口气。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东家,我怎么觉得轩公子在我这里支银子时特别高兴呢?”

    陈娇娇蹙眉:“特别高兴?”

    智常雍:“是的,看着整个人都爽朗了起来。”

    陈娇娇:“……”

    好吧,看来他给自己当随从确实也是迫于无奈啊!!!

    就说嘛,这么一个才情卓越之人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当一个大夫随从。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陈娇娇漫不经心的回了。

    “东家,下午医馆并没有什么生意。”智常雍小声嘀咕。

    “哈哈,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研究几个成药方子出来,然后标注一下功能,等这事办好了,我就在上善日报上做一个广告,保证你以后卖药卖到连饭都顾不上吃。”

    智常雍笑了:“行,有东家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我先去忙,您好好想。”

    陈娇娇挥挥手:“去吧”

    她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医书,仔细想了想。

    中药的丸散膏丹和汤剂用处各有不同。

    丸者缓也,汤者荡也,散者散也,欲速者用汤,稍缓者用散,甚缓者用丸。

    年老体衰者可用丸剂或者药膏缓缓补益,如此便先熬一些膏剂罢。

    那么该用何种膏方呢?

    她伸手又从书架上翻了一本医书,是赵绍琴赵老的著作。

    其中有一方,养血益气兼运中焦,即能梳调肠胃补脾胃之阴,又扶中焦之阳且填补下焦命门。

    嗯。非常好。

    她提笔抄录了下来。

    然后又细细选了几个药方分别做成丸剂,水剂。

    待到傍晚时分,陈娇娇才停了笔。

    她出了门抬眼看了下天色。

    天色阴沉,凛风呼啸。

    越近年关,天气越冷了。

    “师父,你终于出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陈兆蹦跳过来。

    陈瑞忙疾步走了去按住他的肩膀:“师弟,说过的要稳重,你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

    陈兆忙放缓了脚步,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知道了,大师兄。”

    陈娇娇看着几个孩子淡淡的问:“什么事?”

    三个孩子互相看到看,都没有做声。

    陈娇娇蹙了眉:“有什么就说,为何如此扭捏?”

    陈瑞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说:“师父,要过年了,我们给师父买了一套文房四宝想送给你。”

    “二师弟,还不快拿出来。”

    陈雪忙把手里拎着的东西双手奉上:“师父。”

    陈娇娇愣了一下,她忙接过礼盒,:“你们一个月也没有多少银钱,这套文房四宝看起来很贵重,你们……”

    陈雪红着眼:“师父,你待我们有如亲人,如果不是你,在禹城我们已经死在朱老大手上了,师父,您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学习,以后也一定会好好孝敬你。”

    陈瑞和陈兆也用力点点头:“师父,以后我们一定好好孝敬你。”

    陈娇娇心里微酸。

    她没有想到这几个孩子对自己居然一片赤子之心,她默了一会才道:“嗯,师父知道了,你们很好,师父很开心。”

    殷峰远远站着,静静的看着他们。

    上善日报社的生意越做越大,自己也越来越忙,他已经多天没有来找掌门了。

    陈娇娇的余光看到了殷峰,三个孩子自然也看到了。

    陈雪抹了一下眼角:“师父,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劳,我们先去了。”

    陈娇娇挥挥手:“去吧。”

    殷峰看到孩子们走了,才提步走了来:“掌门。”

    “嗯,正好到饭点了,一起去吃?”陈娇娇询问。

    殷峰摇摇头:“不,报社里事情还挺多,我等会还的过去盯着。”

    “那进书房吧,有什么事在屋里说也暖和些。”

    说完,陈娇娇拎着孩子们送的文房四宝进了房。

    殷峰跟着进了。

    两人坐了下来,陈娇娇随手把东西放在桌上然后问道:“可是有事?”

    殷峰神色有些凝重,他点点头:“是的,掌门,找我们订日报的人太多了,每天都踏破了门槛,但我们刊印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来,这事该如何破解?”

    陈娇娇:“多找些人做事不行吗?”

    殷峰叹了一口气。

    “我也想过这个办法了,但我算了算,人工费太高,这样算下来,一个月也不能挣很多钱。”

    “嗯,我知道,如果只是靠日报的销售量确实是不挣钱的,现在也只有林家入驻了广告,太少,看来还是要多去跑几个商号了。”陈娇娇沉吟。

    “不过上善日报社的人员也要安排好,每一个只有呆在最合适的岗位才会事半功倍。”

    “掌门,我现在是一个当两个人在使唤,每一个人都累的很,要不是看到我们月例银子丰厚,只怕留不住人。”殷峰如实说。

    陈娇娇:“我会想办法的,上善日报社已经步入正轨,如果刊印跟不上去,我可以去找找慬古城里的几大书局。”

    “他们有现成的、会刊印的工人。”

    殷峰眉头紧锁:“从长远看来,我们日报社以后肯定会对他们造成影响,你去找他们,难道不怕他们对你不利?”

    陈娇娇笑了笑说:“确实是这样,所以有钱要大家赚,你这个就不要操心了,不过从明天开始,如果有人来订报,你推一下,先不接,等我这边的事办好了再说。”

    殷峰急了:“这怎么可以,有生意不做先且不说,就是那些来订报的人如果推拒的话会影响报社的声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