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七十三章
    琅韫暄笑了笑:“安平兄多虑了。”

    “厉珩楼首次刺杀失败,赵炜邑一定会先派人打探你的底细,起码今日你是安全的。”

    陈娇娇有些疑惑:“难道厉珩楼杀人之前不调查一下任务者的背景的吗?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琅韫暄:“你怎么知道没有查,他们肯定是查了,觉得万无一失才会动手,这种出师不利的情况其实很少见。”

    “那就是他们做情报的人玩忽职守,没有调查清楚,要不然怎么只会派一个杀手来刺杀我呢?”

    陈娇娇还是有点不明白。

    “那是你不懂厉珩楼的规矩,厉珩楼办事,每次都只会派一个杀手,他们是视任务的难度来派遣杀手的。”

    “今天这个杀手是身手其实也不是很差,在我看来……起码在厉珩楼的排名应该是二十几号,他只是没有想到我会出手罢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们不会联手刺杀?”陈娇娇问。

    琅韫暄:“厉珩楼的杀手从小便是放在一起厮杀成长起来的。”

    “赵炜邑训练他们就像是在练蛊。”

    “每一批人,只有生存到最后的孩子他才会真正成为一个杀手。

    并且厉珩楼杀手的排名时刻都会变动。

    低等的杀手想要晋级,他们会挑战那些高等的杀手。

    所以这些互相厮杀的杀手们又怎么会彼此信任。”

    “厉珩楼接的任务,如果失败了,他们只会派等级更高的杀手前来刺杀,但不会有杀手联合出手。”

    “原来是这样,赵炜邑还真是个残忍的人。”陈娇娇嘀咕了一下。

    “行了,你去吧,快去快回,我就一个文弱书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万一有杀手前来那我只有死的份了。”

    她说完后停顿了一下又说:“我要死了,文朗兄这一个月五十两的银钱的差事估计去哪都找不到。”

    琅韫暄忍俊不禁,他努力把上扬的嘴角压了下来:“知道了,我快去快回。”

    他转身离去后揉了一下腮帮子,忍得好辛苦,都酸了。

    陈娇娇看着男子出了门,她也起身了。

    刚走到门口,凌司司敲门进来了。

    “陈大哥,我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想问问你。”

    陈娇娇忙招呼:“快进来,天冷。”

    凌司司进了门,一脸忧愁的说:“陈大哥,林家家主派了两个制作胭脂水粉的匠人过来。

    我下午与他们见了一下面,他们似乎有些不满意林嘉善的安排,也似乎有些看不起我们上善胭脂铺,我该怎么办才好?”

    “你先坐,不急,慢慢说。”陈娇娇安慰。

    “陈大哥,那两个匠人不听我的,喊他们做事也不动,我这掌柜的还怎么当?”凌司司说完眼都有些红了。

    “嗯,可能是欺负你年纪小。”陈娇娇说。

    “陈大哥,你说会不会是林家家主捣的鬼,故意指使的?”凌司司气愤的说。

    陈娇娇皱了皱眉,“应该不会,林嘉善不是这样的人,我估计是那两个匠人自己心里有些不满意,司司不要着急,你带我去见见她们。”

    “好,这就带你去,他们就在我的房间,我好说歹说才把她们劝过来的。”凌司司起了身。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凌司司的房间。

    陈娇娇一眼就看到了在房里唠着嗑的两名老妇。

    “张婶,李婶,陈大哥过来了,他要见见你们。”凌司司收拢心思稳重的说。

    两个老妇人见此忙起身行了礼。

    “两位婶婶坐,我听司司说,你们两个人是林家制作胭脂水粉的匠人里技艺最好的,所以便迫不及待的过来瞧瞧你们。”陈娇娇笑道。

    “东家缪赞。”

    两老妇人听到陈娇娇的夸赞后有些得意的回答。

    陈娇娇:“正好今日无事,我想与两位婶婶好好唠唠。”

    李婶:“好,不知道东家想唠啥嗑?”

    陈娇娇:“你们在林家做了多久?”

    李婶:“我已经做了十九年多了。”

    张婶:“我比李姐姐的年岁少些,不过也有十八年多了。”

    凌司司暗自咂舌,难怪她们俩不服气,单说做工的年岁都要比自己的年纪大!

    “我就说嘛,技艺高超,也是源于熟能生巧,既然两位婶婶做了这么多年了,想来应该已经攒了不少银钱了吧?”陈娇娇问。

    李婶哈哈笑了下。

    “那是自然,我们一大家子就靠我养活,柏微巷里谁人不知。”

    张婶也是一脸得意:“我也不差,家里人靠我的手艺,可盖了一栋房子,不过这些都是咱们家林家主仁义,他可真是个好东家。”

    “是的,张婶说得对。”说道林家家主,老妇人忙附和了一下。

    “既然林家家主如此之好,那么,林家主派了你们到上善胭脂铺来做事,为什么两位婶婶似乎有些不开心?”陈娇娇又问。

    她的话说完,两位老妇人支支吾吾了。

    见到她们不说话,陈娇娇再次开口:“如果两位婶婶没有意见,那么便是林家主授意要两位不服从咱们这位凌司司掌柜的指令?”

    “可不敢这么说,林家家主是个大好人,陈大夫不要污蔑他。”李婶摆摆手,说得义正言辞。

    “既然林家家主没有刻意授意,你们也觉得林家对你们很好,那么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听凌掌柜的安排行事?”

    张婶:“……”

    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如此咄咄逼人,把话都在了明面上,以后还怎么相处?

    李婶到也没有想这么多,她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女孩,眼神有些轻蔑。

    “既然东家如此问了,那我便也明说罢了。”

    “我与张婶精通各种胭脂水粉的制作,走哪都是大家,就算我们从林家出来,也是可以自己单独开一个脂粉铺子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念着林家家主人好,情分在,所以甘愿守在林家。”

    “但是要我们听一个丫头片子的调摆,我们心里确实不舒服,说句不好听的,我孙女的年纪都与她一般无二,要我在她手底下做事,我不想做。”

    李婶的话说得抑扬顿挫,陈娇娇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两位婶婶愿意留在林家做事亦或者是自己出来开一个胭脂水粉铺子,但就是不愿意在上善胭脂铺做事咯?”陈娇娇问。

    “对,是这个理。”张婶接了一句。

    “我想两位婶婶可能还不知道一件事,林家的待遇不错。

    我们上善胭脂铺的待遇也不差。

    但凡在我们上善胭脂铺做工的,一个月月例有五两银钱,逢年过节还另有补贴。”

    陈娇娇一边说一边观察她们的神情:“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在我们上善胭脂铺做工的,做满十五年后,等到了五十五岁后每个人每个月不用上工,也可以领三两银钱一个月。”

    两老妇人惊呆了。

    “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不用做工每个月也有银钱领?”

    “对,你们没有听错,不用做工也有银钱领。”陈娇娇重复了一遍。

    凌司司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也只是静静的听着。

    俩老妇人相互看了一眼,双方都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不止你们,只要在风波门旗下做工的人他们都会享受这种福利。”陈娇娇微笑。

    财帛动人心。

    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听着倒是不错,但有一句话我还是得问问,这世间之事总没有长久之说,几十年前禹城那红莲教招收教徒时也是待遇极佳。

    结果过了多年后红莲教的教主都跑了,哪里管手下那些教众。

    所以我们又怎么肯定风波门可以一直屹立不倒呢?”李氏如是说。

    “对的呀,十五年的时间可不短,这万一要是做了十五年,你们跑了我们又去找谁?”张氏也附议了一句。

    陈娇娇听李氏和张氏的话后略思索了下。

    禹城,红莲教?

    这和百里奶奶口中魔窟会有关联吗?

    她压下心思笑道:“纵观江湖,试问有哪一个门派涉猎有风波门广泛的?

    如今风波门旗下有上善医馆,上善镖局,上善日报还有我们凌司司掌管的上善胭脂铺。

    当然以后还会有其它的产业衍生。

    现在且不说其它,单说上善医馆,我也不是自夸,在慬古城短短半年光景,现在谁人不知道我陈大夫。

    在风波门,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些差事办好,日进斗金都是往小了说,如此你们还会担心以后风波门经营不下去?”

    陈娇娇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了一番大话。

    凌司司只听得热血沸腾。

    如此大业,以后给师门报了仇,自己这上善胭脂铺的掌柜的也不能不做……

    张氏和李氏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

    这么一说好像在上善胭脂铺上工不比在林家差呀!

    “既然如此,那便听陈大夫的,只是林家那边可怎生是好?”

    李氏的性子一直爽朗,她没有细想,但想到林家家主,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无妨,明日里他来我医馆,到时候我与他说说。”陈娇娇笑道。

    “不过凌司司虽然年纪尚小,但她毕竟是上善胭脂铺的掌柜,她的话你们不能不听。”陈娇娇又说了一句。

    李氏和张氏纷纷点头:“那是,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好好在上善胭脂铺上工自然会听凌掌柜的调配。”

    凌司司听到她们唤了一句凌掌柜,不由心花怒放。

    “两位婶婶客气,我这便拟契约,签了契约后明日还请两位婶婶早点来上善胭脂铺上工。”她满脸笑容的说道。

    “司司,你与她们商讨好事宜后便直接去饭厅罢。”

    陈娇娇见此间事了,嘱咐了一声后便离开了。

    她还得去看看那三个孩子,他们以后会是上善医馆的中流砥柱。

    ………………

    “师父,你可来了。”陈兆看到门口熟悉的身影丢下手里的书本便蹦跳了过来。

    “嗯,过来看看你们学得怎么样。”陈娇娇淡淡的说了一声。

    “已经学得很好了,这不是我们自夸,是孔夫子说的。”陈兆笑嘻嘻的说。

    “半年了,字可都认全了?”陈娇娇问。

    陈瑞稳重的回了一句。

    “大部分都认得了。”

    “好,师父教的针灸大全,黄帝内经和神农本草经呢?”

    “也日日在温习。”

    三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回答。

    “如此我便随便抽几个题目。”

    陈娇娇顺手从书桌上拿起一本医书随手翻了翻。

    “百部这位草药你们谁来解释一下。”

    “我知道。”

    陈雪忙抢着回答。

    “好,阿雪先说。”

    “百部甘、苦,平。归肺经。

    润肺止咳,灭虱杀虫。

    一般用于新久咳咳、百日咳、等证。

    百部有润肺止咳之功,暴咳、久咳均可用治,通常配入复方中风应用。

    如止嗽散以本品配荆芥、桔梗、紫菀等治伤风咳嗽。

    治百日咳,与沙参、川贝、白前等药配伍。”

    陈娇娇点点头。

    “嗯,还有呢?”

    陈雪挠挠头:“书上就这些啊,师父?”

    陈瑞也点点头道:“是的师父,书上确实就写了这些。”

    “百部只能治疗咳嗽吗?”陈娇娇问。

    “对呀,新咳,久咳,我还记得百日咳有一验方。”

    “蒸百部四钱,炒车前子四钱,生甘草二钱。”

    医书记载此为龚鹤松老前辈的药方,疗效颇佳,价格甚是也便宜。”陈雪一板一眼的说。

    听到此处,陈娇娇也来了兴趣。

    她开口问:“那你们知道治疗百日咳为什么要加车前子吗?”

    此话一出,三个孩子面面相觑。

    “不知道。”

    他们摇摇头,纷纷回答。

    陈娇娇蹙眉:“先不要急于回答不知道,你们要思考思考,思考后再来回答。”

    她说完后也没有继续再问,只是默默的看着三个孩子。

    玉不琢不成器,以后在上善医馆他们就是大夫,不磨砺他们,他们的医术不会进步。

    “师父,肺与膀胱相别通,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

    如若肺脉亢盛必定尿赤或者尿涩。

    那么现在用车前子便能令脏热除腑,肺火下排膀胱,不受热火骚扰,那么就能让咳嗽平息。”

    “这样理解师父认为对不对?”陈瑞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