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七十二章
    林嘉善听完陈娇娇的话后眼睛都亮了。

    “广告,广而告之?”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

    陈娇娇笑了笑:“现在上善日报社才刚刚运营,您要是能作为第一个在上善日报做广告的商号,应该会得到很多优惠。”

    林嘉善听完后迫不及的说:“如此正好,老夫明日下午便去上善医馆找你,你带老夫去一下上善镖局和上善日报,早点把这事办妥了,老夫也就宽心了。”

    “正如陈大夫所言,心情好,病才会好。”

    陈娇娇:“正是如此。”

    她顿了一下后又问道:

    “刚刚林家主似乎提到你在镇远镖局的货款都被他们被卷走了?”

    林嘉善闻言深深叹了一口气:“此事说来真是……”

    “我们林家与商号做生意都是记账,但结账实在是太劳神费力。”

    “所以后来镇远镖局说可以帮我们送货时顺便把上一次的货款收回来,老夫想着这个法子确实不错,可以节省很多人力物力。”

    “哪里想到镇远镖局会做这么没有违背江湖道义之事,他赚了这么些昧良心的钱也不怕江湖上的人笑话。”

    陈娇娇接话了:“既然他会跑,自然也就不会在乎这些虚名了,不过林家主您难道就甘心让他卷了您的货款跑了?”

    林嘉善恨恨的说:“自然不甘心,但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江湖这么大,去哪里找一个刻意隐藏的人呢?”

    陈娇娇忙说:“要找还是能找到的,不过可能要费一些时日罢了。”

    林嘉善看着神色平常的男子问了:“不知陈大夫可有办法?”

    “您可以找上善日报啊,您在日报上悬赏镇远镖局的总镖头,重金悬赏下定有人会前来告知行踪,到时候抓到了人,这钱不就回来了?”陈娇娇笑道。

    “陈大夫说的有理,老夫就算再花一笔钱,也不能让那无耻之徒逍遥法外。”

    “行,这事在明日就一并给办了,老夫这日日忧愁之事被陈大夫这么一说,竟然都可以解决,这心情顿时就愉悦了些。”

    陈娇娇笑了:“心情愉悦了,是不是感觉病情都松动了几分?”

    “哈哈哈,陈大夫说的对极了。”

    林嘉善大笑。

    “行,我这便先走了,明日我在医馆等着林家主。”陈娇娇站了起来说道。

    “好好好,多谢陈大夫了。”

    陈娇娇笑着离去,刚到门口便看到轩文朗站在院子中等着她。

    “谈好了?”

    “嗯,谈好了,我们回吧。”

    两人交谈了两句便在紫荷的带领下出了林府。

    “紫荷,我暂时不回去,你拿着方子去上善医馆,要智掌柜抓药。”陈娇娇对着女子说道。

    “好的,陈大夫。”紫荷弯腰行了个礼。

    “走,文朗我们去找傅梁然。”陈娇娇转头吩咐。

    “好。”

    琅韫暄轻声回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总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陈娇娇表示非常好,虽然月例银子多了点。

    但他做事麻利话还不多,最重要的是全能,什么都会,这就很厉害。

    傅梁然选的铺子在城西,路程有些远,拐过几条大街后还要穿过几条小巷。

    天冷,但慬古城繁华,大街上人还是挺多,不过进入小巷后还是冷清了下来。

    陈娇娇的耳朵动了动。

    有人。

    有人躲在巷子隐秘的地方。

    但她没有出声,她想看看轩文朗的武功怎么样。

    她继续朝前走了去,这时,轩文朗拉住了她。

    “等等,这巷子里有人。”

    陈娇娇立刻停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用眼神询问。

    琅韫暄用手示意要她稍安勿躁,然后拱手抱拳行礼:“不知前面是哪位英雄好汉,在下轩文朗,今日路过此地,还请英雄让一个道。”

    “轩文朗,我劝你一句,闲事莫管,今日我只杀陈安平一人。”

    一个阴森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

    琅韫暄笑了笑:“前辈,我从不管闲事,只是眼前这位上善医馆的馆主现在是我的金主,可死不得。”

    “既如此,那你便与他一同死罢。”一个黑影如离弦之箭从一个角落射了出来。

    黑影激射过来时,早就蓄势待发的琅韫暄也冲了过去,冲出去的同时,他的手从腰上摸了一把匕首。

    两道身影在空中交错,黑影重重的摔落了下来。

    陈娇娇撮了下后牙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钱花得值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轩文朗的身法如此强大。

    甚好,甚好。

    此时,琅韫暄一脚踩在黑影的胸膛:“说,谁派你来的?”

    哪知那黑衣人冷冷哼了一声,瞪了一眼他后竟然嘴角留了黑血。

    “不好,竟然藏了毒在嘴里。”

    琅韫暄捏住黑衣人的下颚,想要把毒丸拿出来,但迟了。

    他遗憾的看着地上的尸体站了起来。

    “这毒药竟如此霸道,不过几息就要了他的命。”

    琅韫暄算了一下江湖上所有的杀手机构,心中大致有些一个答案。

    陈娇娇走了过来了,她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男人。

    长相平平无奇,脸上和身上也没有特别的标志。

    “他是个杀手?”

    陈娇娇有点疑惑,人平庸,工夫也平庸,如果他是杀手,那也太弱了吧?

    琅韫暄有些担忧道:“安平兄,此人确是个杀手,出自厉珩楼。”

    陈娇娇用手戳了一下男人发黑的脸庞:“厉珩楼的杀手都这么弱?”

    嗯,没有带面具,也没有易容。

    琅韫暄回道:“厉珩楼的杀手有等级之分,这个杀手应该排名不高。”

    陈娇娇此时虽然表面沉静如水,实际内心却在快速盘算着这个杀手会是谁派来了。

    自己在慬古城里会招惹到谁?

    胭脂水粉铺子是得到了林家的首肯,林嘉善不会雇凶杀人。

    上善镖局根本就还没有正式对外营业。

    傅梁然前段时间押镖走货,本就是医馆要进的药材。

    所以暂时谈不上对同行有冲击。

    上善医馆应该也不可能,毕竟在慬古城的医馆不多,世家也不过两家。

    更何况自己现在每日只看五个病人,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那么就只剩下上善日报社了。

    它会动了谁了利益?

    琅韫暄看着若有所思的她,沉默了了一会后问:“安平兄,需要我去帮你查一下吗?”

    陈娇娇:“你能查到?”

    琅韫暄:“我在江湖上也混了这么多年,安平兄可不要小看我。”

    “那好吧,文朗兄要能查到幕后黑手,我给你发奖金如何?”

    陈娇娇回得漫不经心,就算轩文朗查不出,她还有殷峰。

    殷峰的能力很强,此人对情报信息类有一种天生的敏锐。

    她拍了拍手,然后从怀里掏了一方帕子把刚刚戳了杀手的手指擦了擦。

    这帕子有些发黄,看起来似乎用了很久,琅韫暄见了不由侧目。

    陈娇娇看到了,立刻把帕子放到了怀里:“走吧,我们还要去找傅梁然。”

    她说完便从尸体旁走了过去。

    琅韫暄默默的跟在身后。

    “她倒是一点都不怕。”

    “刚刚自己要是不出手,她又该用什么手段脱险?”

    两人都沉默的朝前走去。

    陈娇娇走的很快,不一会便到了上善镖局。

    傅梁然正在打扫卫生,看到陈娇娇过来忙迎了上来。

    “陈兄来了?”

    “嗯,傅大哥,我刚刚从林府过来的,林氏家主明日下午会过来与你商讨一些事宜,到时候你好生接待。”

    “真的?那敢情好,我正愁着没生意,怕这个铺子的租金都赚不回来了。”

    傅梁然喜不自禁。

    “嗯,还有,你要尽快再找几个帮手,这上善镖局不能总镖头是你,伙计也是你。”

    “陈兄说得对,我刚刚还在想着晚上回去给你汇报一下。”

    “今天上午来了一个汉子,他在问了上善镖局的待遇后,有些意动,我要不再找他聊聊?”

    “聊可以,但每一个你招进来的,必须要殷峰看过了,确定家世清白,且人忠厚老实才能录用。”

    傅梁然点点头:“这是自然。”

    琅韫暄站在门口,他好像在看着外面的大街,实际上耳朵却一直在听着两人的对话。

    接触得越多,他就越觉得陈安平越神秘。

    “文朗兄,进来坐。”

    “我与傅大哥还要说会话。”

    陈娇娇喊了一句后自己也坐了下来,然后开口问:“傅大哥,我问你一句,走镖,是货重要还是人重要?”

    “自然是货重要,陈大哥信任我,托镖的商号信任我,那么就是死也要把货物送到目的地。”傅梁然说的铿锵有力。

    陈娇娇笑了笑:“傅大哥错矣,依我来看,人比货重要。”

    “所以傅大哥以后要记得,假如以后走镖的时候遇到劫镖的,在不敌的情况下,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和镖局众人生命。”

    傅梁然疑惑:“如此,镖局的名声会受损吧?”

    陈娇娇:“宁愿名声受损,也要保证人员的安全。”

    “再者,上善镖局以后承接业务时,要加注一条契约。”

    “商号在上善镖局走货可以申请保价。”

    “如果货物在押送途中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因素导致货物遗失,我们上善镖局在照价赔偿的基础下还会以货物的估值加一成赔偿。”

    傅梁然沉吟一会后问道:“所以,陈兄的意思是万一有人劫镖宁愿丢失货物先保证人安全后再以钱财补偿商家?”

    “嗯,大致是这个意思,有些细节方面的问题我会再完善。”

    “今天先说这么多,我还有事,明日下午记得好生接待林家主,傅兄忙完记得早点回家。”陈娇娇说。

    傅梁然怔住了。

    “回家?”

    师门被覆后,他从未想过还会有家。

    他不自然的垂下了眼眸,掩饰了微红的眼睛,低头回了句好。

    陈娇娇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她并没有注意到傅梁然的神情。

    但琅韫暄看到了。

    他有些玩味的看了一眼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傅梁然轻笑。

    ――――――――

    厉珩楼。

    赵炜邑铁青着脸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不过是个大夫而已,居然把二十一号折了进去,你们这些饭桶。”

    老人的勃然大怒让跪在地上的管事胆战心惊,他吓得匍匐在地,一动不敢动。

    老人发了一通脾气后,才开口问:“查清什么原因了?”

    “回楼主,下属不知。”

    “什么都不知道,要你何用?”赵炜邑又是一阵怒喝。

    “下属这就去查,楼主息怒。”男子惶惶不安的回道。

    “那还不去。”赵炜邑阴沉着脸说。

    他没有想到这单生意居然会失败,更没有想到的是还损失了一名杀手。

    陈安平,你倒是有几分本事。

    ――――――――

    陈娇娇出了上善镖局便带着轩文朗急急赶了回去。

    回到院里,她要陈雪把殷峰唤了回来。

    在书房,殷峰听到有厉珩楼的杀手刺杀她时,他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帮主,可要我再派几个人护着你?”他开口询问。

    “不用,我喊你回来的原因是想要你查一下到底是谁买凶杀人,厉珩楼是专门行刺杀生意的,他们不过是一把刀,真正持刀之人得查出来。”

    “好,我这就差人去查。”

    “等等,这几日的上善日报社可有形迹可疑之人前来?”

    “倒没有留意,现在日报的销量太好,每日里总有人前来定制,最短定制的也是半年一期,似乎并没有可疑之处。”殷峰沉吟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陈娇娇:“在铺子里,每日与你一起办事的还有谁?”

    殷峰:“还有我妹妹。”

    陈娇娇:“好,你回去问一下你妹妹,女子行事总比男子要细心些,或许她会留意到一点什么。”

    殷峰点点头:“好,我即可去问。”

    陈娇娇挥挥手:“去吧。”

    殷峰微颔首转身离开。

    琅韫暄一直皱着眉。

    她要殷峰查探行刺之事,也是说明她并不信任自己可以替她查出真相。

    琅韫暄喟叹了一口气。

    她的心思就和她的真实身份一样,总有迷雾笼罩,让人看不清。

    琅韫暄看着殷峰出了门,这才开口:“安平兄,我要出去一趟,在我出门的这段时间你就呆在宅子里,不要出去,等我回来。”

    陈娇娇挑了挑眉:“你是我随从,你现在离开我,就不怕再有杀手来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