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六十九章
    这在慬古城里突然出现的风波门行事为什么这么诡异。

    ――亦正亦邪啊。

    瘦猴小声嘀咕:“好,你们的话,我会如实转告,告辞各位。”

    “不送。”

    殷峰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瘦猴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天冷,身体更冷,想不到出的汗也是冷的。

    看着男人瘦小的身子离开后,陈娇娇开口了。

    “殷峰,记得派人去盯着他,看看他会不会心有不甘再来报复我们。”

    “好的,掌门,我派老四去,他人机灵。”

    “嗯,你看着办吧。”

    陈娇娇揉了一下额角,她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每天睡得很晚,起得又很早,太过操劳了。

    “智老,从明日开始,我上午诊病,只看五个人,你明早记得写一个告示贴在门口。”

    智常雍惊讶的看了一眼男子,不过在看到他疲惫不堪的眼神后立刻点了点头:“好的,东家。”

    “很晚了,我回去了。”

    “你们也早点休息。”

    陈娇娇说完便走了。

    殷峰和智常雍相互看了一眼。

    这开医馆一天只看五个患者,怎么养活风波门里这么多人?

    但他们也没有问,这掌门办事方式很是诡异,看不懂,也不敢问。

    “智老,您休息,我便先走了。”

    殷峰颔首行礼离去。

    第二日。

    上善医馆貼的告示在慬古城掀起了一阵风浪。

    一个医馆一天只看五个人,诊病还要讲一段江湖往事,何其古怪。

    于是。

    上善医馆成为了慬古城的第二怪。

    第一怪自然是灶王爷。

    琅韫暄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接见一个人。

    “你打探到的消息可属实?”

    “属实。”

    “你与那人可以联系上吗?”

    “联系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做什么?”

    “做一件我想了很久终于决定要做的事,你不要管,去做就好。”

    琅韫暄看着门外,目光悠长像轻风。

    ………………

    陈娇娇上午忙完医馆的事,下午便和凌司司去了慬古城最大的牙行找了一个买卖房屋的中介。

    在与他一番交谈后掮客带着她来到了城东。

    凌司司有些疑惑。

    “陈大哥,你不是要开胭脂铺吗?为什么你找的都是宅子?”

    陈娇娇笑道:“因为只有地方够大才能满足以后所有的需求。”

    “咦,陈大哥,一个卖胭脂水粉铺子能有什么很多需求呢?”

    “这就要看司司怎么运作了。”

    “这几日陈大哥会写一些如何运作胭脂水粉铺子的章程给你看。

    你再自己慢慢琢磨,一定要把这家胭脂水粉铺子开好。

    陈大哥可是答应了林家家主,只能开一个脂粉铺子,所以司司要把这家铺子开到最好,开到极致。”

    “让别人只要看到胭脂水粉就想到我们上善脂粉铺,那你这掌柜的就当好了。”

    凌司司慎重的点点头。

    陈娇娇看了一眼后又说了一句,“司司,你要记住,作为一个掌柜的,陈大哥也是有要求的,如果一年后司司执掌的脂粉铺没有达到陈大哥的预期,那陈大哥可是会换来接替你的。”

    凌司司望着面无表情的男子心下一惊。

    她差点忘了这个男人虽然是一个医者,却同时也是风波门的掌门。

    一个掌门也有他需要承担的责任。

    凌司司正色:“是,陈大哥,我会竭尽全力做好这件事的。”

    陈娇娇:“还有,林家派的匠人你要尽最大的可能把他们留下来,如果不能,也要想办法把他们制作胭脂水粉的精髓弄到手。”

    凌司司抬眼看了她一眼,有些诧异的问:“不论手段?”

    “嗯,不论手段。”

    陈娇娇说完这句顿了一下后又问了一句:“司司,我听小羽说你们的师门一夜之间被人绞杀,你们师兄妹三人想要报仇,想要知道这血海深仇背后的幕后黑手,其实陈大哥可以帮你们的。”

    陈娇娇的话语很轻,但却让凌司司怔住了。

    小羽真是太大意了,怎么能把真实的身份告诉陈大哥呢?

    凌司司压下纷乱的心思抿了抿嘴:“谢谢陈大哥。”

    “如果陈大哥可以帮我们查明杀人凶手,司司愿意一直跟随陈大哥左右。”

    陈娇娇轻笑一声:“司司不必如此,虽然我们没有结拜成兄妹,但我与你一见如故,你们的事我能帮的自然会帮。”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着,很快就来到了房屋中介选好的宅子。

    看了几处后,陈娇娇最后拍板租了掮客手里的最大院子。

    这院子的主人姓华,叫华徽,生性豁达,常年在外游历,一年难得回来住几天,索性就挂了牌对外出租。

    “陈大哥,这个宅子的租金一个月有些贵,我……”

    凌司司看着中间人写下的月租金有些忐忑。

    “司司,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陈大哥,我最近这段时间上午在上善医馆坐诊,下午也会到这里来帮你的。”

    凌司司这才展颜:“那就好,我从小习武,这行商之事确实还有些……”

    陈娇娇拍拍她肩膀:“没事,智掌柜有一个老朋友,我已经与他谈妥,他也会来帮你的。”

    掮客拿着合同笑意盈盈,甚是开心。

    “陈大夫,契约已经签好,您拿着,这宅子的钥匙您也拿好,我就先告辞了。”

    这宅子虽好,但租金太贵,每每看的人多,但知道租金后便望而却步。

    今日也是走运了,终于把这宅子租出去了,如此得来的佣金不少。

    掮客走得大步流星,陈娇娇也开口道:“司司,我们也走吧。”

    “

    “好的,陈大哥。”

    凌司司忙回应。

    她们两人关了大门,收了钥匙往回赶。

    前几日下了几场雨,气温陡降,转了一个街角后冷风迎面而来,凌司司不由打了寒颤。

    她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陈大哥。

    他倒是依旧挺立如青竹。

    接触了这么久,她发现陈大哥身上似乎也有秘密。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江湖上每一个人的背后总会有隐秘。

    两人顶着寒风回了医馆。

    刚刚到了房间,智常雍就笑呵呵的迎了过来。

    “东家,幸不辱命,我那老伙计给你找了好随从。”

    陈娇娇看着笑得满脸褶子的老人便知此次他找的人甚合他意。

    “好,你带我去看看。”

    “司司,你先回去。”

    “好的,陈大哥。”

    “这边走,东家,我让他在医馆的大堂等着。”

    陈娇娇点点头提步跟了去。

    “东家,就是他,轩文朗,此人能文能武,且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是觉得非常好……”

    智常雍一句话没有说完,似有些犹豫。

    “智掌柜,怎么不说了?”陈娇娇问。

    “就是每个月的月例银子哦……有点贵。”

    陈娇娇没有回话,她抬眼望去。

    倒是一个谦谦君子,身材修长挺拔,周身围绕着一丝冷意却又带着几分柔和,一种恰到好处的温润如玉的感觉扑面而来。

    “智掌柜,想来这就是上善医馆的馆主吧?”男子开口问道。

    男子声音平淡绵长,凉薄却不失礼数。

    “正是,轩公子。”

    “那我的条件你可与你东家说仔细了,他可能接受?”

    男子的话说得平平淡淡,但陈娇娇却从里听出了一丝揶揄之意。

    “接受,无论轩公子开的条件是什么我都能接受的。”陈娇娇立刻回了一句。

    智常雍急了。

    “哎呀,东家,他一个月要白银五十两,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陈娇娇闻言觉得后牙槽有些酸,她咬了咬唇:“区区五十两而已,我付得起。”

    “不过,我有一丝疑惑?”

    “请问。”男子适时接话。

    “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为何会屈尊在我风波门里当一个掌门的随从?”

    “自然是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啊,现在江湖上的钱不好挣,陈大夫要能给我一个月五十两银子,我便能护你一生无忧。”

    男子语气淡淡,回答得漫不经心。

    陈娇娇皱了皱眉,这话怎么听着有些古怪?

    “刚刚智掌柜也说了,我能文能武,上的厅堂,下得厨房,这里里外外的事就没有我不会做的,眼看这天冷了,我还可以给你把被窝暖好,五十两银子你不亏。”

    轩文朗又说了一句。

    陈娇娇:“……”

    暖被窝是什么鬼?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对风波门别有用心,故意接近我?”

    陈娇娇的话一出口,智常雍和男子的面色皆是一变。

    “呃,东家,可不敢这么说,这轩公子在江湖中名声在外,人人见了他都得夸赞一声君子,他又怎会做那鬼祟之事?”智常雍忙在一旁说。

    “陈大夫如果不想雇佣我轩某,也不要用如此言语羞辱于我,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轩文朗满脸豫色沉声说了句话后,拱手行礼便要离开。

    智常雍忙拦了下来。

    “轩公子休要恼怒,我东家只是一个大夫,初到慬古城开宗立派,他只是不曾听闻过轩公子的名号而已,绝非故意羞辱。”

    智常雍说完又转头冲着陈娇娇问:“是吧,东家?”

    陈娇娇讪讪道:“对,我确实没有听说过你在江湖中的名号……”

    轩文朗见好即收,他转过了身:“那这一个月五十两银子……”

    “可以,可以,不过你要做了我的随从,一天到晚的事也挺多,要是觉得做不下去你也要提前告知我,我也好提前另寻他人。”陈娇娇说了。

    轩文朗笑了笑:“这是自然。”

    “那就这样吧。”

    陈娇娇也不纠结了,她还是相信智常雍的。

    不过脂粉铺要招的人还蛮多,要智常雍一个个找只怕时间来不及。

    “智老,明日贴一个告示。”

    “就写风波门旗下的上善胭脂铺招人,但只招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待遇……”

    陈娇娇说完后想了才问:“智掌柜,在慬古城一般的跑堂的小厮一个月多少银钱?”

    智常雍沉吟一了一会:“不过纹银一两,但也有纹银二两的。”

    陈娇娇点点头:“好,待遇写一个月纹银三两,食宿全包。”

    智常雍愣了一下。

    “东家,这……是否有些多了?”

    陈娇娇摆摆手。

    “放心,我自由决断,就这么写。”

    “好了,天也不早了,我去厨房看看今日里吃什么。”

    “对了,你现在便与轩公子签订契约吧,他的月例银子就从上善医馆走账。”陈娇娇说完便走了。

    智常雍惊得嘴都合不拢。

    这医馆虽然挣钱,但每日里要进药材,厨房里的采购事宜也都是从医馆走账,这上善医馆开了这么久,在他精打细算下也就堪堪维持一个收支平衡。

    这要是再加上轩公子的月例银子,只怕难以为继啊。

    “等等,东家,你不能走……”智常雍忙追了过去。

    “怎么?还有事?”陈娇娇装作看不懂的问了。

    “东家,这医馆每天能挣多少钱你是知道的,家里这么多人吃饭,您心又善,收留了傅公子他们四个人,不说其它,光是那暖暖每日里的羊奶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且最开始那段时间医馆没有名气基本就是天天亏本,等名气传来了赚了一点钱您又下令一天只看五个人,五个人?能挣什么钱?”

    “东家如今这请随从还要从医馆走账,恕我智常雍无能,上善医馆掌柜这差事智某做不下去了。”

    陈娇娇一见不好,连忙开口道:“智老严重了,我虽然一日只看五个人,但医馆还是可以对外卖药啊,卖药难道不挣钱?”

    “东家,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一个医馆没有大夫坐诊,靠平日里抓点补药炖鸡养身之类的,能养活家里这么多人?”

    陈娇娇看着智常雍气愤的样子忙低声细语:“好好,智老不要生气,是我思虑不周,卖药一事我再想想,来来……”

    她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从里抽出一卷银票:“这是前段时间那姓宋的诊费,这银钱一千两应该可以支持一段日子了。”

    智常雍没有说话了。

    “拿着啊,这一千两是诊费,本来就该给你的,我那日收了钱忘记给你入账了。”陈娇娇笑道。

    智常雍不情不愿的接过银钱,看了青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