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十八章
    思及此处,陈娇娇开口了:“卫风哥哥,我们到了下一个城池可以买一辆马车吗?或许我坐马车不会晕呢?走了几天路我的腿有些累了。”

    “嗯,连着走了几天路,确实是有些乏累。”

    卫风看着不断捶打着小腿肚的女孩应了一下。

    陈娇娇眨着眼点着头:“嗯,很累。”

    卫风见到她讨好的神情不由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好,翻过这个山头就到了中县,到了后我便置办一辆马车,到时候坐马车赶路也要快些。”

    这一路走来,卫风已经察觉出了危险,此事还是早些办了好。

    不过娇娇说的话是否属实?

    还是说她也察觉到了什么异样所以才要用马车遮掩自己的行踪?

    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

    陈娇娇也在偷偷观察卫风。

    一路同行好几天,卫风对自己关爱有加,有求必应,他似乎对自己也很好。

    难道自己是先入为主,误会他了?

    他是真的拿自己当亲妹妹看待?

    可为什么自己心底里却对他有着挥之不去的恐惧?

    两人心思各异,面上却又都不显山露水,只是默默的赶着路。

    陈娇娇不划水走路还是挺快的,夕阳时分便已快到了中县。

    “卫风哥哥,穿过前面的林子便到了官道,今晚我们可以去城里休息了。”

    “嗯。”卫风简短的回了一声。

    倦鸟归巢,陈娇娇走在路上听着各种鸟儿欢快的叫声。

    “等等。”

    前方似乎不对劲。

    陈娇娇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卫风见到她停了下来便也牵着马停了下来。

    “卫风哥哥,前面有埋伏。”陈娇娇惊呼。

    “有埋伏?”

    “你怎么知道?”

    卫风倒是冷静的问了一声。

    “我从小就对危机感非常敏感,师父说我灵敏异常于人,卫风哥哥,你要相信我。”陈娇娇小声的回道。

    卫风低头看着双眼恳切的女孩不由沉思。

    自己出发去嵐城是临时起意。

    寨子里的人也并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地,但这些埋伏的人如果不是针对自己难道是因为娇娇?

    陈娇娇看着冷意森森的眼神心里七上八下,他会相信自己吗?

    卫风:“此去中县,前面的路避无可避,就算有埋伏也只能前往。”

    陈娇娇急了:“可是很危险,真的……”

    天色已暗,林子里刚刚还喧闹的声音陡然安静了下来。

    卫风慢条斯理的把白马拴在一颗大树上。

    “娇娇不怕,你就在这等,前面那些杂碎哥哥来解决。”

    陈娇娇还想再出声阻止,但是看到一身寒意的卫风不敢出声了。

    这样的他与陈娇娇初见时像及了。

    嗜血。

    狠戾。

    冷酷到了极致。

    她怔怔的看着卫风离去的背影,不由自主的便把手搭在了袖箭上。

    晚秋的夜色来的很快,她听着远处惨叫声和身旁树叶的沙沙声。

    一个似有似无的呼吸声慢慢靠近。

    陈娇娇想都没有想,手指便按下了机关。

    来人似乎没有想到会遭到袭击,袖箭来势凶猛,他来不及闪避。

    电光火石,袖箭被一个石子击落在地。

    “銫,你还在等什么?”

    一声轻斥出现在寂静的空气中。

    一个苍老的声音笑了:“不过是一个还没长开的女子,也至于你如此谨慎。”

    一箭落空,陈娇娇丝毫没有犹豫,袖箭接连不断射了出去。

    “咦,有意思。”

    “居然会听声辩位?”

    他身影快速闪动,陈娇娇的袖箭一一落空。

    “卫风哥哥,卫风哥哥。”

    陈娇娇大声喊了起来。

    月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洒落下来。

    她依稀看到有两个人出现在面前。

    “你叫啊,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苍老的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揶揄。

    “銫,你这老鬼,还不快点办正事,卫风那小子可不好缠,好不容易等到他走开,不要耽误教主的大事。”一中年男子不耐烦的吩咐。

    要不是这次教主特意派了他与自己同行,这样的人他根本不屑为伍。

    老者佝偻着身子,不紧不慢的欺身来到了陈娇娇身旁。

    “好了,玩够了就跟老朽走一趟吧。”

    他伸手一抓便扣住了陈娇娇的肩膀。

    “卫风哥哥,救命啊。”

    陈娇娇凄厉的尖叫声震得本已归巢的鸟类惊慌起飞。

    挣扎间带在手指的戒指机关被她触动,一根细如发丝的毫针射到了老者的脖颈。

    一针封喉。

    老者的身子顿时软了下去,口吐黑血。

    中年男子看得真切,见状连退几步。

    大意了,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人,想不到身上居然有堰瑟大师的暗器。

    混江湖的大体有几类人。

    一是世家,家底雄厚,有人又有财。

    二是门派,教徒甚多,但有一些门派只能混一个温饱,勉强算衣食无忧。

    三是游侠儿和一般的江湖客此类人四处游荡,朝不保夕。

    堰瑟大师的暗器名震江湖,并且此人甚是歹毒,每件暗器都抹了见血封喉的毒药,价格自然也很是昂贵,却想不到她身上居然有两件堰瑟大师的暗器。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孩的心思不简单。

    她先用袖箭逼停自己,又假装示弱呼喊扰乱銫的视线,然后才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启动了带在手指的暗器。

    一环套一环,不过是个小女孩心思却如此缜密,实在可怕。

    一时之间中年男子也不敢往前。

    工夫再高,也怕装备,他怕自己会步銫的后尘。

    陈娇娇也不敢动,她唯一的依仗都已用完,现在只能祈求卫风可以及时赶到了。

    远处的打斗声早已安静,他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中年男子神情阴阳不定,左右思索了下他转身离去。

    没有完全的把握,先保存自身再徐徐图之。

    陈娇娇看着离去的男人念头一转,卫风此时不在身边,自己可不可以趁势逃了?

    但立刻她又压下了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

    不行,卫风此人心思深不可测,还是要谨慎些才好。

    她静静站着,努力睁大双眼,树林里阴影簇簇。

    过了很久,陈娇娇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