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医江湖录 >第十五章
    陈娇娇一脸为难:“可是我吃饱了,吃不下了。”

    “卫风哥哥,你可不可以让我去平梁城,我觉得我在那里肯定能找师父。”

    她下意识的隐瞒了自己真实的目的地。

    卫风摇摇头。

    “你既然是我妹妹,那么你以后就只能和我呆在一起,你师父我会派人去找。”

    陈娇娇望着一脸平静的男子内心忐忑。

    他的表情太淡漠,陈娇娇无法猜出他内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我的行李还在平梁城呢,我可以去拿吗?”陈娇娇有点不甘心。

    “你住在那个客栈?”

    “鸿云楼。”

    “好,我会派人去拿,你安心住在寨子里下即可。”

    陈娇娇瘪瘪嘴,她使出的所有的力似乎都打在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我回房了,卫风哥哥慢慢吃。”

    卫风站了起来伸出手:“走,我送你回去。”

    陈娇娇疑惑:“可是你都没有吃呀”

    卫风:“无妨。”

    ……

    陈娇娇表示自己可能真的被软禁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个苗寨里的人个个都是高手,凭自己这三脚猫的工夫根本就逃不出去。

    师父?

    你到底去哪了?

    快来救救我。

    陈娇娇走南闯北多年,观颜察色已练得炉火纯青。

    从一些微小的动作和表情里,她觉得卫风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物品,一个可以随时待价而沽的物品。

    不行,得想办法逃出去。

    苗寨的夜晚安静得异常,她连一些细小的虫子鸣叫声听不到。

    “红蕊,你睡了吗?”

    陈娇娇小声的喊一句。

    红蕊从塌上坐了起来:“没有,娇娇姐,你怎么了?”

    陈娇娇笑了笑:“没怎么,可能换了一个床,我有点睡不着。”

    红蕊揉了揉眼:“那娇娇姐,你要我给你掌灯吗?我可以拿一些话本子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我不看话本子,你可以陪我聊聊天吗?”

    “好啊,你想聊什么?”

    “聊聊卫风哥哥。”

    红蕊听到陈娇娇的话后惊呼一声。

    “不行不行,首领岂是可以随意谈论的,娇娇姐快莫要为难红蕊了。”

    “这房里就我们俩,你不说,我不说,别人就都不会知道啊。”陈娇娇有点不甘心,继续蛊惑道。

    红蕊急了。

    “真的不行,娇娇姐,你什么都不要问了,红蕊困了,红蕊要睡了。”她说完便躺了下来。

    有月光从窗户的缝隙钻了进来正好撒在睡在塌上的红蕊身上。

    陈娇娇连唤了几声都没有听到回应,她只能死心了。

    完全安静下来的房间只听得两个人的呼吸声。

    屋外微风拂过,春日里发芽的绿叶在经历了两个季节的磨砺后已是一片苍黄。

    陈娇娇听到了它们飘飘悠悠落地的声音,同时她也听到了远处卫风冷冷的声音。

    ――――――

    屋内的油灯明明暗暗,卫风立在窗边侧首看着半膝跪地的男子。

    “消息可放出去了?”

    “回首领,此事属下已经命人办妥了,首领放心。”

    “嗯,你明日派一个人去鸿云楼把我妹妹的行李拿回来,另外派探子出去找一个人。”

    “谁?”

    “陈凝,娇娇的师父,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带着我妹妹行走在穷乡僻壤,找到她或许可以解开一直困扰我多年的的一个问题。”

    “属下领命。”

    黑影简短的回了一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陈娇娇听完这段话后瞪着眼睛望着床顶,彻底睡不着了。

    师父说得对,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

    还好自己没有把真正的目的地告诉卫风,看来自己要去禹城这件事必须小心谨慎。

    陈娇娇躺在床上就像烙饼一样翻来翻去。

    红蕊听得这动静也不敢出声询问,她怕等一下娇娇姐又要向她打听首领的事。

    两人都忐忐忑忑,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

    红蕊从塌上起身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后来到了陈娇娇的床边。

    “娇娇姐,天亮了。”

    “嗯,知道了。”

    听到回音后,红蕊默默的等了一会……又等了一会。

    “娇娇姐,天亮了。”

    她轻轻的又喊了一句。

    “知道了。”

    “知道了,那就起床啊……”

    红蕊看着一动都不动的床榻心里诽腹了一句。

    她看着院里越来越亮的天色有些急了不由拔高声音喊道:“娇娇姐,天亮了。”

    “知道了。”

    床幔里依旧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音。

    卫风很早就起来了,他的生活一直很规律。

    在红蕊第二次喊陈娇娇起床时他就已经站在了门外。

    “首领,你要进去吗?”

    一直站在门外当值的绿蕊站在门外小心的问。

    “嗯。”

    绿蕊忙用手叩门。

    “红蕊姐,开门。”

    “来了。”

    红蕊望着床上滚成一坨的东西叹了一口气。

    卫风进来了。

    陈娇娇知道。

    但是她不想起。

    一想到她要面对一个内心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的人她就头疼。

    “娇娇可是身子不适?”

    “没有。”

    装病这招不靠谱。

    一个浑身散发着药味且又随手可以拿出一粒安神丸的人,分分钟就能戳破她的诡计。

    “那为什么不起床?”

    “又没有人要我起床。”

    红蕊着急了,不由分辨道:“首领,我真的喊了三次了。”

    陈娇娇依旧没有起身,她懒懒的插了一句:“你说天亮了,又没有要我起床。”

    卫风不由莞尔。

    这娇蛮的性子倒是和小时候的娇娇一模一样了。

    “好了,现在起床吧,吃完早饭你还得去看看那些生病的孩子。”

    陈娇娇立刻掀开被子:“好,我这就起床。”

    说到正事,她也不拖拉了。

    “嗯,我在外面等你。”

    陈娇娇在红蕊的指导下有些笨拙的穿上了苗服,她在铜镜前看了看自己的样子。

    明眸皓齿,楚楚动人。

    自己长的真的很像娘亲吗?

    那个姓贾的江湖客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才会在初见时那副神态?

    “娇娇姐,你这样打扮真好看。”

    陈娇娇害羞了。

    装的。

    卫风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孩有些恍惚。

    她应该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