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山阙 > 第六章 祭拜
    “一夜之间,庆源镇近百人口尽成白骨,而没有披露出来的是,还有近百人失踪。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整个吴国,乃至这片大陆,频频出现白骨奇案!”袁天罡说到这里,深深叹了口气,继续道:“经过多方努力,甚至惊动了几位久不出世的大能,才搞清楚事情的始末。一种残暴的生物,随天外飞星来到了辰陆。它们都是出于那片毒雾之中,以人脑为食,可获得生者近七成的记忆,继而伪装成生者存活,只要它离开原来的宿体,原宿体就会变成一堆白骨,故给这种生物命名为白骨傀魔。”

    简梦觉倒吸口冷气,这种生物他也是闻所未闻。

    屋子里陷入了诡异的沉寂,过了一会儿,简梦觉问道:“到底有多少只这种白骨傀魔?难道仙师也不能先一步察觉出它们的存在?”

    袁天罡苦笑,道:“说实话,有多少白骨傀魔没人知道,大家只是知道,这八年来,共杀死这种白骨傀魔七十九只,这里已经算上了你家这只。还有多少,没人知道。这种白骨傀魔幻化的人类,也不是全无破绽。因为它自人脸进入人脑,幻化出的新脸,会与以前有细微差别。再有,他控制人体以后,在人心脏位置会出现一个半月形的凸起,很是显眼。不过这两点,根本无法作为勘查的依据。这世间有男有女,且每个人的地位各有不同,你让我们如何探查?”

    简梦觉听到身体心脏位置有半月形凸起,心中一动。因为在他的心脏位置,有一个眼睛形状的胎记,难道这是一种巧合?八年以前,正好是他出生之时。

    这时赵铭在袁天罡身后道:“师叔,白骨傀魔之事,也不是一日之功可解决的。而且我们已经耽误了些时日,不知道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袁天罡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给你半日时间,去父母坟前拜祭一番,我和赵铭还有一些事情处理一下,晚上来坟前接你。”

    简梦觉知道袁天罡能恰巧赶到,必然是在附近办事,要不绝对不会这么巧救了自己。急忙下床相送,脚刚落地,就是一软。

    袁天罡伸手把简梦觉扶住,手中多了一粒丹药,放在简梦觉手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然后转身,脚踏仙剑,和赵铭飞离了简宅。

    简梦觉把丹药放进口中,只觉得一股清流顺着干痛的喉咙而下,一时间胃里变得暖暖的,过了一会儿,全身有了力量。身体的疲惫和疼痛,也消减了好多。找出那把匕首,放进乾坤袋。

    举目四望,偌大的简宅,现在只剩下简梦觉一人,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简梦觉从后宅开始,一间房一间房的走过,看过一间,仔细地关好一间,就像尘封一件旧事。眼泪根本止不住的流下来,看破生死,说的简单,古往今来,又有几人真的看破?

    在父母的房间里驻足好久,最后轻轻把房门关闭,一如母亲还在病榻上熟睡。

    当把全部三十六间房屋的房门关好后,简梦觉来到了大门口。门房墙上挂着一把巨锁,那是用来锁大门的,而这个巨锁几乎没有使用过。

    简梦觉关好大门,把两个兽面铜环锁在了一起,接着把钥匙放进了乾坤袋。

    顺着大街,来到了一间杂货铺。这一路上,周围的人对他指指点点,就是没有一个像往常一样,喊一声简少爷。

    人情冷暖,遇事自知。

    进了杂货店,一个老者看见简梦觉进来,略显尴尬道:“简少爷,你要买点什么?”

    简梦觉看了看这位老者,此人叫李福,外来户。如果自己没记错,这间铺子还是从简家借钱开起来的,沙哑道:“祭拜之物。”

    “多少?”李福问道。

    “你看我能拿多少就多少!”简梦觉说道。

    李福不再多言,开始给简梦觉准备祭拜的物品。烧纸、香烛等祭拜之物其实没有多重,主要是比较占地方,李福给简梦觉打了一大捆的祭拜之物。

    简梦觉低头把这些祭拜之物背在身后,又在柜台上拿了一支毛笔,沾饱了朱砂。从乾坤袋里摸出一块银子,抛给李福,转身出了店门。

    先是来到简宅门口,用毛笔在上面写下了八个字:简家封府,擅入者死!把毛笔往旁边一扔,回身看着周围的人,扯着嘶哑的声音说道:“简府蒙受大难,只剩我一人存活。今日封府,望大家不要扰我父母清静,小子在此谢过!简家家财已然收缴,府中再无分文。以往欠款,也一笔勾销!我不日将登仙山修真,有缘再见!”说完这番话,简梦觉也不理众人反应,背起祭拜之物,向后山走去,那里是简家的祖坟所在。

    后面传来议论之声,简梦觉懒的再听,脚步加快。

    从半山坡开始,就是竹林。现场正是初夏,气候刚好,竹叶繁茂。简梦觉背着祭拜之物登到山顶,就到了简家的祖坟所在。

    祖坟有围墙,有门,门口有小房。

    听见有人上山,小房的门一响,走出一位老者,正是负责看管祖坟的简家老人简心。

    简梦觉施礼道:“见过三爷爷。”简心不是简梦觉的亲爷爷,而是父亲简政的三叔。

    简心看着简梦觉,热泪盈眶,道:“只要你还活着,简家就还活着。”

    简梦觉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小子知道,我想看看父母。”

    “随我来!”简心颤巍巍走在前面,带着简梦觉来到了一座坟墓前。

    简梦觉看着墓碑上熟悉的姓名,感觉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把贡品摆好,点燃了烧纸,一股心酸的味道钻进了鼻孔,眼睛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

    简心走过来,跟着添了一把烧纸。

    当天色黄昏之时,烧纸渐渐熄了最后一点星火。一老一小坐在坟前,相对无言。

    月亮升上夜空,照得地面一片银白。

    这时从远处飞来两道流光,简梦觉站起身来,从乾坤袋里拿出两大块黄金,塞进了简心的怀里。

    袁天罡和赵铭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