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山阙 > 第五章 初闻傀魔

第五章 初闻傀魔

    如果人生有如果,就会改变很多事情,可惜没有如果。

    简梦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天明。头痛欲裂,但神智清醒,这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刚刚醒来的简梦觉干呕了好久,不过只是吐出了一些酸水。

    外面有来回走路的声音,还有人交头接耳议论的声音。

    那个年轻的仙师站在屋子里,看了简梦觉几眼,就像在看一只可怜虫,神情倨傲。

    简梦觉扶着床沿,看了这个仙师一眼。中等身材,年龄在十四五岁,皮肤很白,衣服穿的也很讲究,袖子上有金丝装饰。眼睛不大,嘴角微微上扬,也许是因为总做这个表情,在左侧嘴角上,有一道细微的立纹。

    简梦觉支撑着身体,下了床,慢慢走出了房门。

    外面是安平镇乡亲们,在他们的手上抬着一具具尸体,每个人的脸上挂着惊恐万分的神情,看见简梦觉,嘴上喊着少爷,身体却在往后退。

    简梦觉苦笑一声,低头前行。

    来到大门口,前堂的广场,这里已经放着一具一具的尸体,简梦觉的目光在一个个人熟悉的脸上扫过,欲哭无泪。

    父亲简政的尸体在最中间的位置,胸口塌陷了一大块,眼睛往外凸出着,死不瞑目,依稀能在眼神里看出震惊的神色。在他的旁边,还放着一个青色瓷罐,里面装的应该是他母亲的骨灰。

    简梦觉走到父亲的身边,跪坐于地,一手拉着父亲的手,一手抱着青瓷罐子,嚎啕大哭,声声啼血!

    没过多久,简梦觉又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他依然躺在床上,依然头痛欲裂。

    年老的仙师坐在床头的一把木椅子上,正低头看着简梦觉。那个年轻的仙师,站在他的身后。

    简梦觉扶着床,就要起来,年老的仙师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低声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简梦觉的眼泪又在眼圈里打转,但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老仙师看着简梦觉道:“你有仙根,可修真!本来我想在你十岁时,才带你离开这里,谁知发生了如此变故,天威难测啊!”

    简梦觉哽咽道:“小子无理,前些天胡言乱语,仙师莫怪!”

    老仙师盯着简梦觉道:“你真的记得我?”

    简梦觉摇头道:“那时我刚刚出生,如何记得?我也是后来听父亲说起,才有了一些印象。这些年,一直牵挂此事,不知在梦里见过仙师多少次了。”

    老仙师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时值初夏,天气温热。老夫已经做主,把死者入土为安,均葬于你家祖坟,你可有异议?”

    “谢过仙师!”简梦觉在床上爬起,深深给老仙师施了一礼。

    老仙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虽然是一场惨祸,但也帮你斩断了世俗的牵绊,一饮一啄,因果难断。简梦觉,你可愿意随老夫修真,一起探寻天道隐秘吗?”

    简梦觉一骨碌爬了起来,在床上叩拜三次,道:“弟子简梦觉,愿意!”

    老仙师伸手摸了摸简梦觉的头,道:“大破大立,你当秉持本心,勇往直前!”

    “弟子遵命!”简梦觉道。

    “吾宗乃是天衍宗,本宗共有德、沛、苍、生四派,吾乃苍字一派,老夫袁天罡!”老仙师轻声说道。

    袁天罡!唐朝那个大牛人袁天罡?!是他本人,还是同名同姓?简梦觉的眼中露出惊骇之色,震惊的久久不能言语。

    老仙师袁天罡还以为简梦觉是被自己所说的话震到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仙师是世俗对我们的称呼,我们其实就是修真者,可不敢妄自称仙。所谓的修仙,就是修真,能不能成仙,还要看仙缘。莫因为别人尊你为仙师,就迷失了自我。”

    简梦觉这时已经从震惊中恢复了一些,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急忙低头称是。

    袁天罡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口袋,上面有复杂的纹理,递给简梦觉。

    简梦觉下意识接过来,看着袁天罡,不知道这个牛人师父是什么意思。

    袁天罡道:“这几日,你连番昏迷,老夫就自作主张,收了你的万贯家财,都放于此袋之中。此袋名曰乾坤袋,但你要记住,只能装死物,不可装生灵。”

    简梦觉在神话里,可是听过这件东西的大名,芥子乾坤,乾坤袋!就在简梦觉露出喜悦之色的瞬间,忽然在师父袁天罡身后精光一闪,虽然短暂,但简梦觉清晰地扑捉到了。

    简梦觉抬头看了一眼师父身后的那个少年仙师,对方还是一副高傲的表情。简梦觉收回目光,问道:“杀我父母的,到底是什么妖怪?”

    袁天罡叹了一口气,道:“你炼化了乾坤袋,再听我慢慢说来。”

    在袁天罡的指导下,简梦觉在乾坤袋上面滴了三滴鲜血,又念了一段咒语,就感受到了一片奇异的空间。在这个奇异的空间里,堆积着无数的金银财宝,这应该就是简家无数年来的全部贵重财物,袁天罡纹丝没动,都放进了这个乾坤袋里。

    简梦觉只要把手一伸进乾坤袋,脑海里就能清晰“看”到里面的东西,想拿那一件,只要意念所至,手就能一下拿出来,真正是神奇无比。

    简梦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金樽,看了几眼,又放了回去。起身,再次深深施礼,这个东西就算是在修真界,也绝对不是便宜货色。

    袁天罡坦然受之,然后道:“这位虽然不是我的徒弟,但也是苍字一派的弟子,算是你的师兄,名叫赵铭。”

    简梦觉急忙再次施礼,年轻仙师赵铭轻轻“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袁天罡微微皱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道:“杀害你全家的怪物叫白骨傀魔,说起白骨傀魔,还要从八年前说起,也就是你出生的那一年。”

    简梦觉心中微动,脸上显露出关切的神情。

    袁天罡说道:“我当年路过你们的安平镇,就是要赶往天降流星之地。当我们去到那里的时候,周围已经完全被一种奇怪的毒雾封锁,此毒毒性猛烈,没有一个修真者能在里面坚持片刻。所以查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进展,大家也就散去了,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