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山阙 > 第四章 夜黑风高

第四章 夜黑风高

    现在是初夏时节,夜来的有点晚。

    圆圆的月亮忽然被一团黑云遮挡,周围一下变得黯淡无光。

    简梦觉是被自己的噩梦警醒的,发现额头胸口全部是细密的汗水,嘴里干的难受。爬起床来,下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一大口,才好了许多。

    伸手摸了摸枕头下面的匕首,心中稍安。拿起一块干毛巾,擦了擦头上和身上的汗水。窗户外面黑漆漆一片,隐隐有夜风吹过,带来沙沙的响声。

    简梦觉并没有点蜡烛,自己房间里东西的位置,他早就熟记于心。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简梦觉要上床继续睡觉。接着就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异响,声音很闷,很像一扇排骨被从中斩开的声音。

    简梦觉猛然绷直了身体,联想起早上胖刘那诡异的笑容,知道一定是出事了。简梦觉在最短的时间里,穿好了衣物,拿起了匕首。来到门口,侧耳倾听外面的情形。现在最忌讳的就是不明情况冲出去,对方来了多少人、从那些地方来的、甚至来的是什么东西,都一无所知。

    没过一会儿,简梦觉竟然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儿啊,我的儿啊!”

    母亲!这是母亲的声音!

    声音由远及近!

    简梦觉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里浸满了泪花。今天早上,他还见过卧床不起的母亲,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了力气,能走路来找自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母亲已经变成了跟胖刘一样的东西,真正的母亲很有可能已经被害了。

    牙齿把手咬出两道血痕,鲜血流到嘴里,带着腥味。

    现在对方已经化身母亲,也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住处,再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简梦觉环视了一下房间,要是躲到床底下,也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咬着牙,轻轻推开了房门!

    母亲披了一件白色的外衣,天虽然很暗,但是简梦觉还是看见了母亲外衣上的点点血迹。母亲的脸,白的就像一张白纸。

    简梦觉悄悄拉出剑鞘里的匕首,背在身后,眼睛看着对面的母亲,问道:“你是谁?”

    “我不就是你的母亲吗?人各有命,生死在天,我儿快到我的身边来!”母亲轻声说道。

    人各有命,生死在天!是今天早上母亲亲口跟自己说过的话,可是对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真的是自己的母亲?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冲出一道身影,猛然扑向简梦觉的母亲,同时高声喝道:“少爷快跑,这个不是老夫人,我亲眼看见她杀了四福!”

    简梦觉知道这是简三的声音,但是他并没有跑,而是挥动匕首冲了上去,他要给自己的母亲报仇!

    给那个善良的女人,那个生他养他的亲人报仇!

    这个外表看着是母亲,实际上却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忽然一转身,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老妇人能做出的动作。一伸手,就掐住了简三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按住简三的后脑,狠狠一扭,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简梦觉很熟悉,那是颈骨断裂的声音。

    简三死了!秒杀!

    简梦觉也被对方一脚踢飞,猛然爬起来,转头就跑!现在再冲上去,就不是报仇了,而是送死!

    一路上,他看见了太多的尸体,东倒西歪,甚至连两条巡夜的狗也已经变成了两具狗尸。一路呼喝,无人响应!这个宅子里,也许只剩下简梦觉一个活人。

    怪物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嘴里不时喊道:“我的儿,你慢点跑!”

    简梦觉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要炸裂了,难道今天自己就要死在这个怪物的手里。而简梦觉不知道的是,在他额头眉心位置,忽然闪过了一道金色的光华,很微弱。

    漆黑的大门就在眼前,巨大的门插别着大门,把大门从里面关的极为严实。简梦觉跑到大门处,发现已经无处可逃。靠他现在瘦弱的身躯,还无法短时间打开这座大门,也就无法及时逃到外面去,他现在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

    变成简梦觉母亲的怪物已经来到了简梦觉身后不远处,看着简梦觉,说道:“你过来,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简梦觉回身,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擦了擦脸上的泪花,把匕首提至胸前,准备最后一搏!

    怪物向前慢慢走来,距离简梦觉越来越近,也许下一秒,简梦觉就会像简三一样,被扭断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天空中传来一声爆喝:“孽畜!受死!”一道红色的大网当头罩下,在怪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困在其中。紧接着,一团烈火在大网里自动出现,把怪物困在其中,一顿猛烧。

    怪物吃痛,发出尖锐的哀嚎声,声音刺耳至极。

    简梦觉捂住耳朵,但身体毫不退却,死死盯着大火中的变化。

    这时在天空中出现了两个身影,一老一少,两个人都脚踏仙剑,一脸严肃地看着下面烈火里的身影。

    烈火很霸道,很猛烈!一瞬间,就把怪物整个引燃,怪物嘶吼了一会儿,竟从头颅里冲出一道红光,剩下的躯体瞬间就变成了一堆白骨。红光左突右冲,在烈火中苦苦支撑,发出刺耳的叫声。

    天空中的老者又用手一点,一道青气注入了下方的烈火之中,火势更加猛烈,就算是这样,也足足烧了一刻钟,才把这团红光炼化成飞灰。

    当然,那架白骨,也变成了一堆白灰色的骨粉,堆在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简梦觉才好像清醒过来,看着老者道:“你怎么才来?”

    老者心中一动,问道:“你记得老夫?”

    简梦觉点了点头道:“你不是说,我们之间还有一段仙缘,可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

    “凡尘俗事,老夫耽误了。”老者轻声道。

    简梦觉抛掉手中的匕首,跪在地上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哽咽道:“你要是能早点来,那怕是早一天,我的父母就不会死,简家也不会死这么多的人!呜呜!”

    剧烈的悲伤情绪侵袭着简梦觉的神经,没哭多久,眼睛一翻,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