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山阙 > 第一章 天外来凶

第一章 天外来凶

    茫茫宇宙,无数星河璀璨。亿万年间,生生灭灭,繁衍变迁!

    这一日,一颗漆黑的陨石向着一块浮空大陆飞去,在陨石后面拉出长长一道光带,那是陨石与气体摩擦产生的奇丽景观。观其运行轨迹,必然要与前方的大陆相撞,不知又有多少生灵惨遭涂炭。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斜侧方飞来一道光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当接近这块陨石的时候,这道光影猛然停在空中。

    一个虬髯大汉悬停在虚空之上,身高近一丈,赤着上身,腰间裹了一个兽皮的围裙,深棕色裤子,皮靴!身上的肌肉如同铜浇铁铸一般,泛着古铜色的光芒。在这个大汉的右手上握着一柄巨斧。这柄巨斧光华缭绕,造型狰狞,一看就绝非凡品。

    大汉停住以后,用巨斧点指前面的巨大陨石,喝道:“孽畜!刚刚吞噬了亿万生灵,现在又想故技重施?!”

    听到大汉的话,本来根本无法停下来的陨石猛然一顿,接着竟然骤然翻转,同时无数道光芒在陨石上亮起,眼睛!还是眼睛!在陨石的另外一面,竟然是数不清的眼睛,每一只都放出幽暗的光芒,让人只看一眼,就浑身发麻。

    巨斧发出一道青色的光芒,把大汉笼罩其中,表面上擦出青红色的火花。大汉不再说话,怒吼一声,一斧向着陨石劈去,带起一道长长的青色光芒。

    陨石下的生灵似乎无比惧怕这柄巨斧,八条触手猛然在黝黑的位置弹出,像八道利箭点向这道青色光芒。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无比巨大的触手竟然被青色光芒一一弹飞,有三只眼睛被青芒的余力斩中,暴起三团黑雾。

    生灵怒吼不止,剧烈咆哮!大口一张,喷出一大团黑雾。这团黑雾应该有极强的腐蚀性,烧的周边虚空噼啪直响。

    大汉却完全不受影响,大喝一声,挥斧继续冲了下去。一人一怪,在浮空大陆外大战不止,劲风肆虐,狂啸连连。

    战到最后,生灵的八条触手被斩碎了七条,还有一条无力地挂在身上,一只只眼睛被砍瞎了大部分,只剩下十几只,射出恶毒的光芒。

    大汉虽然表面没有受什么伤,但是嘴角的一丝血痕暴露出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身外的青色光芒已经弱到极致,忽隐忽现的,随时可能破灭。

    生灵驱动着庞大的身躯向着大汉撞来,一只只眼睛中,闪动着决然的光芒。

    大汉知道到了最关键的一刻,双手持斧,高高举过头顶,青色的光芒把大汉的脸庞都染成了青色,一脸的凝重。

    双方在快速接近中,就在巨斧堪堪要斩在生灵之上的时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生灵庞大的身体猛然一收,当收到极致,突然炸开!强大的能量释放,让大汉措手不及,整个人连同巨斧被一起掀飞,青色光芒化作漫天青色的光点消散,身体在倒飞途中不停抖动,鲜血一口接着一口喷了出来,不用看也知道大汉受了极重的伤。

    生灵自爆,无数的碎片崩得到处都是,有碎石、有骨、也有肉!其中有好几大块的碎片,靠着自爆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竟然冲破了浮空大陆的结界,落入了大陆之中!碎片在气层中摩擦,表面燃起熊熊的火光,不知道落在地上时,还能剩下多少。

    不知道过了多久,虬髯大汉再次出现在刚才战斗过的地方,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感觉就像马上要死去的样子。眼睛凝望着浮空大陆许久,索然叹了一口气。一张手,把手上的巨斧抛向这个浮空大陆。巨斧来到大陆最外面的结界处,忽然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一般,瞬间就融入了结界之中,变成了一柄小光斧,在结界里面游曳,而且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大汉。

    大汉对着小光斧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向着星空遁去,很快化作一道光影,消失不见。

    小光斧有些没落,无聊地游动了几下,也渐渐消失了身影,不知道游到那里去了。

    ……

    简梦觉是一个网络红人,之所以能成为网红,不仅因为他长得帅,还因为他有一个超能力。

    今天是一家知名媒体采访简梦觉的日子,并且邀请简梦觉表演他的超能力。

    一座四米高的高台上,放在一个方桌,在桌子上有一个透明的小盒子,盒子里有七粒米粒。聂梦觉要表演的就是隔着透明盒子,看清楚在米粒上用激光刻的字。没错,简梦觉的超能力,就是能看见特别微小的东西,甚至小的不敢想象。

    看字本不算什么,关键是简梦觉晕高,一边骂自己的助理是个蠢货,一边故作镇静往上走。

    高台周围是观众席,不时传来雷鸣般的掌声。为了拍摄效果,在他身边并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当他还剩一步跨上平台,就能开始他精彩表演的当口,忽然脑海里一阵剧痛,眼前竟然看见了漫天坠落的红光,脚下一绊,整个人竟然从高台的台阶上摔了下来。

    很不幸,在倒数第九级台阶处,简梦觉自己都听见脖子扭断的声音,很脆,就像掰断了一支钢笔。

    简梦觉眼前却是血与火的交织,还有层层白骨!意识渐渐进入黑暗,这应该是死前的幻觉,简梦觉告诉自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就是无边的黑暗还有咕噜咕噜的水声。

    ……

    御天三年,也就是辰陆公历六零四年。

    这一年,对于吴国来说,绝对是一个大灾之年。

    首先是天降流星,烈火焚空,主大凶;接着流星坠地,产生了一种毒雾,方圆十里人畜皆亡;然后花重金请仙师探查,竟三月无果;仙师返仙山后不到一个月,距离出事地点不足百里的庆源镇,一夜之间,十数家百姓尽成白骨!

    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吴国境内白骨案骤增,无数百姓被迫逃亡!

    吴国民众,尽陷入惶恐不安之中!

    世间传言,吴国竟然以御天为年号,是对天不敬,必遭天弃!一时间战乱四起,民不聊生。

    就在流星坠地的当天,吴国其实还发生了一件事。不过这件事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无人记录。但是,对于住在吴国西南部安平镇的简家来说,绝对是大事一桩,天大的大事。三辈单传的简家家主简政,今天喜得贵子。

    按照当地风俗,有钱人家得子,必请长者赐名。简家是当地大户,自然也不例外。孩子生下来后,洗漱干净,换上一身新装,就被简政欢天喜地的抱到了前厅。

    前厅正中,端端正正坐着一个老者,白发白胡,背后背着长剑,一身正气,仙风道骨。

    老者见简政抱着孩子上前,轻轻拿手掀开盖在孩子脸上的被角,发现一双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自己。老者盯着小孩子的脸看了半天,忽然一惊,问道:“孩子出生后,可有异常?”

    简政只顾欢喜,那记得这些。急忙叫老妈子上前询问,才得之,这个孩子自出生之后,竟然一声未哭。

    难道是个哑巴?简政脸上发苦。

    老者屈指在孩子的脚底板一弹,孩子吃痛,一张嘴,“哇”地哭了出来。不过哭了几声,就停了下来,小眼睛死死看着老者。

    老者一笑,手掐手印,在孩子的眉间一点,一道金光闪现,瞬间消失。轻声道:“你莫怪我,你我有缘,留个印记,以后自会相见。”说完,起身告辞。

    简政急忙拉住老者问道:“仙师还未赐名?”

    “大梦谁先觉?就叫梦觉吧!”老者微笑地说道。

    这时简政怀里的孩子似乎也听到了老者的话,先是翻了一个白眼,接着吐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