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苏厨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打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打探

    第二百三十五章打探

    才进官厅,就听一个声音言道:“三苏路过梓州,我倒是见着了,端是蜀中才俊。如今解试已毕,情况如何?”

    张方平说道:“才得来信,父子兄弟深得永叔赏识,俱获开封府解,尤其大苏,策第二,论第一,端是不错。现在拟应次年的进士试,正在汴京苦读呢。”

    见到苏油进来,老张跟赵抃介绍道:“这位乃明允幼弟,苏油,苏明润。秉性跳脱,如今在学宫拘着,倒还安静,今后就交给老弟你费心。”

    赵抃看了:“不错,难得,清雅冲纯。”

    苏油作揖:“不敢劳明公谬赞。”

    赵抃从石薇手中接过白猿:“安道你看,道家白猿,端是清雅冲纯。毛色灿然,精神十足,神物,堪称神物……”

    呃……老头你刚刚不是在夸我?

    赵抃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白猿欣赏了半天,抬头对目瞪口呆的苏油说道:“自己什么秉性,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呃……好像也对哈,苏油只好再次拱手:“苏油顽劣,累太守清听了。”

    赵抃说道:“累我清听有什么关系?宫里都发话了,你这不是给地方上找事儿吗?”

    苏油傻了:“啊?”

    赵抃这才反应过来,扭头问张方平:“怎么?他还不知道这事儿?”

    张方平一脸的苦笑:“没告诉他,就怕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赵抃便将万寿节皇家赏灯的事情一说,苏油顿时歪着嘴笑了。

    这么神奇的吗?我的名声皇帝皇后都知道了?

    张方平就拿手指点苏油:“看吧,看吧,我说过的吧……”

    赵抃倒是不关心这一节,对张方平说道:“蜀中受前朝影响,奢靡浮侈之风太甚,这繁华之中,有多少是虚的?我按访州县,触目惊心啊,仅公使钱一项,支出浩繁不说,甚至还有挪用常平仓的!安道兄,你经济四路,是难得的能吏,真的没看到这些吗?”

    苏油暗暗心惊,赵老兄你还是老张的后辈,当真是不给面子。

    张方平笑道:“这个我认。但是阅道啊,所谓事有轻重。我入蜀之初,外有侬逆猖獗,西南躁动;内有淯井枯耗,人民流散。就好像救人,只有先养好病,然后慢慢调理。如今病人脾胃渐复,四肢渐力,接下来,就看阅道你一展长才了。”

    说到这里赵抃也佩服万分:“张公经济,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扁鹊神术,却不为桓侯所喜,谓曰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殊不知我大宋之疾,又岂在腠理肌肤间,再不治,恐药石所不及啊……”

    张方平说道:“其实四路经济,跟我关系也不甚大,此事起于眉山,我最多算是因势利导。”

    “以此为机,如今淯井化盐为田,人民安定;周边丘陵开发,官田日多;沙麻部羁縻州吸纳流民,屯田伊始,顺便练军;四路盐仓收储,合有十亿钱之巨;铁钱逐渐退出流通,盐钞渐渐得便。”

    “人,地,财,如今基本算是理顺了,最后这个官字,端看铁面御史的手段。”

    赵抃一声长笑,起身对张方平长施一礼:“明公远见,敢不后蹈。咦,俩孩子哪去了?哎哟别碰那白龟,那可是我的宝贝……”

    ……

    白龟很可爱,从州府出来,石薇还念念不忘:“我觉得白龟应该和木客作伴才对,白龟连名字都没有,好可怜……”

    苏油有点坐蜡:“这个……有些麻烦,那是知州爷爷心爱之物,走哪做官都带着的。再说了白化动物应该很多,我在山里还见过白麻雀。家里有玻璃鱼缸,你养红鱼不是一样的?”

    石薇说道:“红鱼也很可爱,有尾巴长的,分岔的,身子短的,眼睛鼓的,小油哥哥你为什么要将它们分开养?混到一起不是更好看吗?”

    苏油说道:“这个啊,混到一起也可以,不过到了繁殖的季节还是得分开,让尾巴长的,生出尾巴更长的,眼睛鼓的,生出眼睛更鼓的,鲫鱼耐寒,以后我们去了北方,光卖红鱼都是一门生计。”

    石薇讶异道:“以后我们要去北方?”

    苏油说道:“对呀,堂哥,大小苏,他们现在就在汴京,以后我也会去考试……”

    石薇点头:“哦,那到时候要给木客做棉袄。”

    ……

    散花楼方知味,生意极其火爆。

    如今的散花楼,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好多天了。

    苏油和苏小妹,石薇正在听风阁里整理情报,薛忠来报:“小少爷,那客人又来了。”

    苏油头都没有抬:“不用管他,瓜子和茶水周道就行了。”

    薛忠笑道:“这客人穷,从来不吃饭,一碟瓜子可以啃一天。”

    苏油说道:“告诉听风阁的人,多跟人家学学,别一天到晚打听名妓风流,世家丑闻。看看人家关注些什么。如何引导客人的话题。你们要学的还多着呢……”

    散花楼地处新南码头侧边,游人如织,是一等好去处,平日里一座难求。

    两位生意人打扮的中年人上得楼来,放眼一看没位置了,只好走到正在啃瓜子的赵抃边上拱手:“这位长公,我们打个拥堂如何?”

    赵抃非常热情:“来来来,请坐请坐,我就喜欢看热闹听那啥……用益州话说叫龙门阵,是吧?”

    一个中年人笑道:“正是。”

    三人就坐,童子端上两杯三泡台。

    另一个中年人就赞叹道:“梅子青色的茶具,配上这等花果茶,当真好看。”

    “不光好看,还好喝,特意带兄台来此,便是领略一下这新鲜茶道。”

    另一人就说道:“唉,说起这茶,酒,也是川中独厚,但是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好多久……”

    “兄台,我听闻你们县上出了一款新酒,滋味不比那永春露差,随便弄点来成都发卖,不也赚个十足,还愁日子不好吗?”

    “呵呵呵,为兄正为此事而来,这酒乃我一姻亲酒坊所造,力气下得大了,取名叫“琴台露”,可还没等见收益,县里便来了人,说是内中来了贵人,要将这酒置为贡物。”

    “那还不是好事儿?”

    “好事儿?你知道内中给这酒什么价吗?”

    “要是能和永春露相当,起码,三贯要吧?”

    “兄弟嘞,毛病就在这里了,宫中贵人发话了,一斤三百钱!”

    “什么?!这不是抢吗?!”

    “可不是怎么的,因此我那姻亲四处托关系找人,怎么推脱了这趟皇差!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替他跑一趟成都。兄弟,哥哥知道你在成都还算支应得开,这事儿,可有法子?”

    第一个中年人就沉吟:“这事情怕不好弄,内中来人,地方上还不是溜须拍马,我衙门里那上司,一边哀叹公使钱入不敷出,一边四处张罗吃请,生怕伺候得不够周道,这都俩月了,听说偷用了娘家钱,娘子在家里又哭又闹的,丢人丢大发了……”

    另一个就道:“都说官家仁厚,可这些内官出来,却是剥皮的手段。县里跟我那姻亲说了,要是差事支应不好,明年就等着关张吧,唉……”

    四川茶馆的风气,那就是听热闹说热闹,毫无顾忌,赵忭便插话道:“两位,你们说这事儿不透理啊,要说内官为祸,那为啥他们不去祸害永春露呢?眉山货不才是蜀中最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