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异次元秘岛 > 第二章 巧遇幸存者

第二章 巧遇幸存者

    我在经历了不知道什么事件后,困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岛上,一望无际的银白色沙滩上,找不到任何一个人影,或者包裹,我却浑身酸痛的光着身子,迎接即将到来的黑夜,最可怕的是我已经开始感觉到口干舌燥,伴随有轻微头疼,这是脱水的前兆,如果天黑前我找不到水源和保暖、安全的庇护所,就会非常的危险。

    我拖着虚弱的身体,朝海边走去,这是退潮的时间,低洼处能搜寻到一些贝类动物,可以补充我的身体能量,让我不至于太难过这一晚,而之前我草草的看过山坡上,生长着一些棕榈树,也可以暂时补充我今日所需水量,就是不知道半山上的山洞是否有大型掠食动物存在,不然,生上一堆儿火,倒是可以勉强把今天过去。

    我艰难的在海滩低洼处寻找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了两个半大手掌般的贝壳,还有三个螺,全进肚子还不够塞个牙缝,但也不敢再耽搁时间在这上面,我快要渴死了,天晓得这太阳到底晒了我多久,我要趁着还有些体力,赶紧找到临时遮蔽所,还有干净的水源。

    海边居住非常危险,看沙滩尽头的山边就知道,这里夜晚涨潮后的水线在哪里,更别说这里有没有咸水鳄的出没,我脑子里不停的翻腾着过去看过的纪律片、电影之类的资料,要怎么样才能让生一堆儿火,一是感觉到气温在迅速下降,二是可以驱除夜间出没的大型掠食动物,三是可以烤熟找到的食物,不至于在这荒郊野外生病。

    海滩的尽头,贴近山根的地方有很多浮木,都是被海水冲到那里的,只要找到些干燥的绒草,我就有信心能够把火点着了,早些年我们野游的时候,我曾经尝试着成功过一次,有些这方面的经验。

    山根的浮木历经风雨,早就被腐蚀的很轻,我顺手就抱了两根,好当作夜晚的木材,之前我看到的山洞就在上方十几米的位置,没费多少劲儿就爬上去了,可却没敢直接钻进去,找到了一颗容易爬的树旁,朝里面扔了一块儿石头后,赶紧爬到了树上,静观山洞的动静,如果这是某个大型动物的老巢,那有这一下,也惊出来它了。

    我的运气看起来不错,等了将近十分钟也没有什么动静,不放心的我有下树扔了一块儿,这才把山下带来的两根浮木,和海里抓到的那点可怜的食物,挪到了山洞边上,再找一些略微干燥的绒草,晾晒在那里。

    山洞的周围竟然有热带的植物棕榈树,让我放心不少,这种植物软心可吃,叶片可垫在山洞当床铺,另外,最重要的是把它的叶子撕开后,可以拧成很结实的绳子,钻木取火我可没那体力了,做一把钻木的弓子就非常重要,就是好像弓箭那样,然后在绳子中间缠一根木棍儿两三圈,上面顶一个有凹槽的石头,下面找干燥的木床来回抽拉弓子,然后就可以把钻出来的木屑变成火星,倒入干燥的绒草上面,小心的吹一吹,就差不多能把火点燃了。

    找干柴,柠绳子就弄得我浑身仿佛虚脱一般,好不容易做好了弓子后,太阳也快落山了,我要抓紧时间点火了,没有温度没有光亮的夜能把人折磨疯!

    功夫不负有心人,海面上失去最后一丝光亮前,我终于把篝火点燃了,就在山洞的入口处,明亮的火种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也把洞里的情况照的清清楚楚,这个不到五平米的栖身之所,在我眼里简直就是洞天福地,迅速把剩下的棕榈叶铺到了山洞地面,才把火堆添旺了,外面就开始打雷闪电,顷刻间便是倾盆大雨!

    山呼海啸般的巨大动静,让我一阵后怕,这雨早来半天,我今晚小命就悬了,嚼了几根棕榈心儿,感觉像是嚼蜡,幸好火上烤着的蛤蜊和海螺熟了,匆匆吃过之后,才忍着饥饿匆匆睡去,洞外电闪雷鸣也根本没有影响到我丝毫。

    清晨,山洞外面传来各种鸟鸣声,还有海浪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有那么一瞬,我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处,王佳文、李公子、璐璐、还有那个伦敦腔的张占海,你们在哪儿?也被冲到了这座小岛上了吗?

    想到他们,我激灵另打个冷战,如果他们也被冲到了这个岛上,那要赶紧找到他们了,时间拖得越久,大家就越危险,还有昨晚的大雨,想想都觉得可怕..........

    虽然只是山洞中睡了一夜,但我的精神好了许多,可身体的痛感却越发强烈,想来在我清醒前本能的挣扎透支了我很多体力。

    把洞口处的火再拢旺了些,这才发现洞口的低洼处,储存了大量的雨水,这可真是意外之喜,赶紧趴在地上一顿饱饮,看看还剩下了不少,心里安定了不少,心里暗暗盘算。“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一定要找到干净的水源地才行,人饿几天死不了,可是一天不喝水,就会出现各种问题,甚至死掉啊。”

    用宽大的棕榈叶盖住水洼后,我才起身朝树林走去,我发现了一些小动物的痕迹,看来这岛上的生物资源比较丰富,吃的东西比较多,应该不至于在被救援前饿死。

    找到昨天采摘棕榈叶的尖利石头,给自己做了一个草裙,文明世界的习惯,让我不太好意思总是赤身露体,也可起到一定保护作用,这里灌木丛生,难免划伤。

    再搓了些绳子,想起来一些简单陷阱的做法,把绳子的一头栓到手臂粗细的树顶端,在地上容易有动物走动的地方设套,只要触动机关后,绳子拉紧,动物的就会被套住,最常见一些北方猎户套兔子、狍子什么的,也不知道灵验不灵验。

    又简单削了一根木矛当作防身之用,眼看就又快中午了,到现在肚子又咕咕乱叫了,看着下面宽广的沙滩,心里暗下决心,总也先要探索一番,争取早日救助同伴,然后坐等救援,在失去了所有通讯设备后,也只能守株待兔。

    野外的地面格外坎坷,不停的刺激着我细嫩的脚底,痛苦不堪,昨天都没有觉得如此,而沙滩昨天也给了我错误的视觉感受,看起来一望无际的,其实在向右走了半小时后,就有一个很大的转折处,那是一片砂砾场,间或一块块巨大的岩石,海浪打到上面,溅起无数浪花,空中飞鸟啼鸣,时而飞跃而下,看起来有不少的鱼虾。

    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不远处的巨岩下似乎有人存在,只是阳光和水汽的干扰看不清楚,让我一阵惊喜,闪避着脚下尖石,迅速朝那里赶去,就连路上看到的蛤蜊也都顾不上去捡了。

    果然,快到近前我就看清了,那是一条腿啊!一条雪白的腿露在岩石之外,而上半身却在岩石下的空隙处,却不知道是海水冲的还是自己爬进去的,生死更是不知,吓得我浑身汗毛直竖,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去!这要是个死人可怎么办,这方面我还真没啥经验,更别说让海水泡了些时日的浮尸,不由得踌躇不前起来,胃里还一阵阵翻涌!

    正在犹豫间,那条白腿竟然轻微动弹了一下,还伴随一声低微的呻吟,吓得我又后退半步,这才惊喜的朝那里跑去!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