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22章 千钧一发

第22章 千钧一发

    原本祥和幽静的大雷音寺化作一地废墟,有煞气冲天而起,滔滔血焰如气柱,直通天地。

    运用天眼通时刻关注着那边的动向,法海只觉双目一阵刺痛,无边怨气从雷音寺地下巨大的豁口涌出,簇拥着从里面缓缓爬出的一个好似山岳般雄伟的躯体,犹如自地狱深渊中归来的魔神!

    猩红的双眼仿佛两轮新升的旭日,光是与之对视都让人不由自主感到惊慌与恐惧。

    “吼!!!”

    “释迦牟尼,你困了我万载岁月,终究是再也镇压不住我了吧!”

    “杀杀杀,我要屠尽你传下的一切道统,昔日你施加在我身上的屈辱,我要百倍千倍向你的徒子徒孙奉还!”

    恐怖至极的咆哮声传来,席卷天地,即便是有着笼罩此处的光幕结界层层削弱,众人还是止不住口中鼻中溢出鲜血。

    赶在声波袭来的前一秒,法海施展佛法将正在光幕边缘与鳄群血战的三人拉回,丢进青铜古棺里。

    星空之路开启所需的能量业已足够,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面对的了。

    光幕在鳄祖重重威能的压迫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响。

    虽然是昔日佛祖留下的后手,但数万年来缺乏后续能源的维系,终不免露出疲态。

    随着脱困的鳄祖挥刃一指,原本笼罩这一片土地,维系着众人生存环境的光幕,真的就如同一个气泡似的,被轻易震破。

    没了光幕的庇护,所幸还有五色祭坛源源不断散发着霞光,勉强在这炼狱般的世界开辟出一小方净土。

    惊诧于此方天地居然还有能够在自己威压下维持不灭的器物,鳄祖不禁将目光投来。

    崆!

    似乎是感应到鳄祖的威胁,关键时刻,还是青铜古棺发出一声轻颤,棺壁上的模糊图像散发出点点光辉,源源不断向四周笼罩,头顶星空之路开启的速度明显较之前又快了三分。

    “想逃?哼!”

    察觉到青铜古棺的动静,明悟过来的鳄祖一声冷哼,脚下大地裂开,竟是接着这一蹬的力道,径直冲铜棺这边飞来。

    “前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或许未来会是独断数世的无上大帝,但眼下的叶凡不过只是一个心性略微好过他人的凡夫俗子。

    在鳄祖这样绝世凶人面前,再过人的智慧谋略也不过空谈罢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这位来历神秘的前辈身上。

    “将你们身上的佛器交给我,然后所有人都找处角落躲好不要动弹,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应对,只要再坚持几秒等到星空之路彻底打开就是。”

    嘴上说着,法海手头可没有消停,飞快地打出一道道玄妙的佛印,身后隐隐有一道明王虚影缓缓升起。

    “法相天地·怒目明王!”

    随着最后一道佛印打出,数十丈高的明王法相屹立在五色祭坛前,手中降魔杵每挥舞一下,便是无数神鳄丧命杵下。

    “雕虫小技耳。”

    鳄祖不过是略有些惊奇,接着便是不屑地一刀斩下,如银练倒悬,众人甚至都没看清,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就在明王法身的胸前绽开。

    不过法海的目的从来都不是正面与鳄祖交手,丝毫不顾及胸前伤口不断溢出的佛光,只见那尊明王法相竟是舍了手中佛宝,直接环臂拘向鳄祖。

    原来是用自己庞大的体型,企图暂时拖住鳄祖的攻势。

    没有预料到法海居然是这种想法,便是那不可一世的鳄祖也被法相短暂拖住了手脚。

    虽然下一秒法身就被鳄祖破碎,但争取到的时间,却足矣法海布置下一项手段。

    就在法海与鳄祖隔空斗法的档口,叶凡和王子文已经很识相的将佛宝递到法海身前,甚至就连昧下的那粒菩提子也都交了出来,庞博手中的牌匾更是被当成盛放佛宝的容器。

    在三人的劝说下,不少人都把手里的佛宝交出,毕竟眼下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面前这位神秘的修士。

    佛宝与性命孰重孰轻,他们还是拎得清的。

    可总有些人是短视的,即便是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也不能抑制自己的贪心。

    就比如刘云志,尽管叶凡已经很不满地将目光投向他,依旧紧紧攥住身上仅剩的半件佛衣,犹豫着不愿交出。

    按照他的心思,反正已经有这么多佛器,多少不差他这件。

    何况外面那个姓裴的看上去也不是那个妖怪的对手,要是等他失手,自己多件佛衣说不定还有望撑到九龙拉棺启航的那刻。

    最终,叶凡见已经快要来不及,只得将暂且收集到的佛宝放在法海容易伸手触及的地方。

    而法海也没有多问,只是二话不说便抓起一件件佛器,激发威能之后便果断丢向鳄祖。

    顿时,青铜古灯中被激发的无尽灯火,降魔杵上的明王留影,木鱼上的佛陀指印……大能们最后残留在佛器上的法力在法海同源佛法的激发下完全被点燃,重重围向鳄祖。

    “该死的蝼蚁,你彻底惹怒我了!”

    尽管对自己造不成什么伤害,但佛门大能留下的手段还是给鳄祖造成了不少麻烦。

    眼睁睁看着青铜古棺就要阖上启程,终于,不再掩藏自身手段的鳄祖彻底释放血肉本源的力量。

    降魔杵被折断,木鱼被打碎,青铜古灯沦为废铁……

    摆脱了佛宝的纠缠,眼见青铜古棺还有半米不到的缝隙就要飞快闭合,鳄祖挺身跃起——

    第一刀,劈开五色祭坛的霞光!

    第二刀,短暂拖延住就要升天的九龙拉棺!

    第三……没等第三刀出手,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忽地被从棺内扔出径直砸向鳄祖。

    下意识抬刀抵挡,佛光刹那明灭后有滚烫的鲜血浇灌在鳄祖那张丑恶的老脸。

    接着,一张错愕中带着绝望与震惊的年轻面庞永远定格在鳄祖的视野。

    ……

    PS:刚才看评论,有读者认为大帝不能算半步大罗,我觉得其实是能够算的。毕竟叶凡被人跨越岁月长河狙击,狠人是出手相助的,能够超越时间出手,在一定程度上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收束所有本我成就唯一真我了,顶多只是残缺不完整的大罗,也就是半步,而遮天世界的仙才是真正完整的大罗。一点愚见,还望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