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御剑人间 > 第五百零七章 四书生

第五百零七章 四书生

    “国师!”

    灯火摇晃,杨坚带着侍卫过去,被陆良生一个眼神示意的停下脚步,“陛下暂且回到楼里,外面情况不明确,先不要出来。”

    外面隐隐约约有嘶喊喧哗传来这边,皇帝偏头看了一眼远方,捏紧剑柄,“朕非文弱之人,岂能躲躲藏藏,国师放心做法便是,朕就站在此处,国师不退,朕便不走!”

    老人拄剑立在檐下,话语声落下时,连接林子石栏下方,草间窸窸窣窣一阵响动,一道身影嘶叫着冲进檐下灯笼照耀的范围,面容狰狞扭曲,张开獠牙就朝最近的书生扑了上去。

    “国师,小心!”

    那边,一众侍卫下意识的喊叫,灯火摇曳,光与暗交织的一瞬,陆良生微侧脸,目光看去扑来的身影,袍摆抚动,一条狼头蛇身的异兽闪电般射了出来。

    噗!

    径直穿透狰狞的头颅,从后脑勺探出,毛发、头皮、顶骨都在瞬间掀了起来,狼头穿过脑勺仰起长吻,望去清月发出虫子般的嘶鸣!

    洞穿脑袋的尸体坠去地上,孙迎仙急吼吼的翻出一张符箓,利索的将尸体翻过来,符纸探去血肉模糊的面门,写有‘敕’文的黄符轰的一下燃烧起来。

    火光延烧,灰烬飘落飞开,道人看去一旁的书生,脸上少见的露出严肃,点下头。

    “老陆,确实是行尸。”

    一旁,燕赤霞、舍龙、李随安,听到确认的话,表情没有之前那般轻松了,行尸算不上厉害,可一旦结成势,铺天盖地的涌来,也是够他们喝上一壶,拿抓过手中各自的兵器,纷纷朝山门外奔去。

    “先把山门上来的石阶堵住!”

    “本大侠倒要看看,那尸妖到底有多厉害——”

    “老蛤蟆,走,一起下去!”

    正负着双蹼出来的蛤蟆道人刚走出檐下石阶,听到那最后一句,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跑来的道人一把抓住,捏在手心,挤得豆大的蟾眼都凸了出来,便匆匆忙忙叫上猪刚鬣、燕赤霞、舍龙、李随安去往下方山门,布置阵型。

    夜风拂过垂在额角一缕青丝,陆良生负着双手站在石阶最高处,沉默的望着外面,有种神祇俯瞰远方万家灯火。

    ‘尸妖、行尸,总觉得哪里不对......’

    轻声的呢喃里,远远的,城池之中混乱成一片,嘶吼狂奔的身影犹如洪水决堤般汹涌铺开,长街上,破开的灯笼燃起火焰,大火顺着檐下木柱烧了起来。

    片刻,烈火映红夜空。

    百官府道,一座座府邸大门打开,门房、护院纷纷涌出,站在门口观望远方露出一角烧红的夜色,打探消息回来的仆人,脸色苍白匆匆回来。

    “都进去,不要出来!闹僵尸了!!”

    那仆人朝四周大吼,挤开还未回过神来的护院、门房,冲进前院,闵常文负着双袖在大厅内来回走动,听到脚步声,长廊下,仆人仓惶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撑着膝盖,说道:

    “老爷,大......大事不好了.....城里......闹起僵尸了......”

    “胡扯!”闵常文一拂宽袖,呵斥一句:“皇城脚下,休得胡言乱语,定是有人借机作乱,你可看到军队前去平乱?”

    那仆人摇摇头,脸色仍旧惨白:“老爷,你真要信小的,小的看的真真,那些人都疯了,见人就咬,被咬的又爬起来,去咬别人,地上好多血......”

    老人又来回走了几步,打发了仆人下去休息,思虑一阵,急急忙忙回去后院,让老妻帮忙穿上官服,取过墙壁上悬挂的佩剑,妻子送他到院外,“老爷,千万别逞能,你不年轻了,真要有乱军,你也杀不了几个人。”

    “嗯,你回去休息。”

    闵常文明白妻子的担忧才会这般说,但为臣者,哪有不拼尽本分的啊,转身步入车帘,车夫朝老夫人拱了拱手,一抖缰绳,驾车去往皇城的道路。

    “这老头子,一看就是糊弄我。”老妇笑骂一句,悄悄擦了一下眼角,让丫鬟搀扶着回去府里,叫了府中管事的过来。

    “去看看小姐,莫让她乱跑。”

    府中管事领了令,飞快跑去侧院厢房时,府邸后门吱嘎一声打开,换了男装的闵月柔带着丫鬟兔铃弓着身子,探出门缝左右看看,悄悄溜出来,提着袍摆脚步飞快跑上街道,使劲吸了一口气。

    小丫鬟望着西北面红彤彤的夜空,心里七上八下的跟在后面。

    “小姐小姐,外面怎么回事?好大的火光,会不会那里出大事了啊,后院的时候,我都看见老爷换上官袍出门了。”

    “肯定出大事了,不然,我也不会有机会出来啊,最近一直被娘关在家里,唔哇!”闵月柔仰起俏脸,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及烟火味。

    “就算有烧焦的味道,也是自由的味道。”

    一抛手中的长剑,换手呯的握在掌心,尖尖的下巴一挑:“走,我们去夜闯万寿观!”

    夜风拂过长街,两侧商铺挂上的灯笼摇晃间,一主一仆隐隐感觉脚下有些微抖,周围难听到夜里犬吠、夫妻吵架、婴儿啼哭的声音,反倒是自己两人的呼吸声听的格外清晰。

    “小姐,会不会遇上鬼......”

    后面还有一个‘了’字没说出口,兔铃余光里好像看到什么,下意识的偏过头,侧对的一条长街上,四盏灯笼剧烈摇晃,在薄薄白雾里朝这边过来,吓得她急忙停下话语,发出“啊——”的尖叫,响彻这条街道。

    闵月柔到底独自闯过外面世道,‘锵’的一声,拔出随身佩剑,像个翩翩公子般将小丫鬟护到身后,警惕的望着跑来的四盏灯笼,下一刻,灯笼后面,薄雾里显出四道吐着舌头,喘着粗气的身影,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捂着头上的纶巾跑的飞快,转眼就越过了这边拔剑横胸的女子。

    “这位公子,快带上你丫鬟走啊!”

    跑最后面的一个矮胖书生越过去的片刻,朝她俩吼了一声,脚下不停,迅速追上前面三人,一溜烟就不消失了长街尽头。

    “这四个人......好熟悉。”

    闵月柔歪了歪脑袋,呢喃时,身后的小丫鬟兔铃突然着急的拍她手臂,指着刚刚四个书生跑来的那条长街上,语气惊慌。

    “小姐,快.....快跑啊!”

    女子转过脸,顺着兔铃指去的方向,贴着街道对面袅绕翻涌的长街上,一道道人的身影冲了出来,两边街道灯笼光芒里,照出的是一张张,龇牙咧嘴,相貌狰狞的面孔,嘶吼怪叫着朝这边发足狂奔。

    “走!”

    闵月柔瞳孔一缩,弃了剑鞘,一手捏着剑柄,一手抓过丫鬟转身就朝四个书生跑去的方向,跟着狂奔起来。

    百余步之后,能见之前离开的四人死狗一样瘫在街沿,吐着舌头使劲的喘气,见到二女跑来,以及身后密密麻麻的身影踩着轰轰的脚步声,哭丧着脸,撑起身子,提着灯笼继续往前跑。

    拐过前方街口,快接近曲池坊,耳中已然一片混乱嘈杂,一队队持着火把的骑兵长街奔涌,巨大的撞击力撞入一拨数十数量的尸群,翻倒的尸体瞬间被卷入狂奔的马蹄间,化为粘稠的血浆肉泥,也有士兵被行尸扑下、或扯下马背啃食。

    点燃的箭矢自马背上飞过夜空,凄厉的惨叫里,四个书生挥舞手臂大喊:“这边还有!!你们快去万寿观啊!”

    转头回望,又招呼跟上来的二女,一起朝芙蓉池狂奔,一到那边,踩着青岩铺砌的湖边小道,四书生对视一眼,丢了手中灯笼,双手呈喇叭放去嘴边,嘶声呐喊。

    “护驾!”

    “保护陛下,外面的士兵,不要恋战,都来守住万寿观!”

    “陛下在这里,护驾啊。”

    有时候人聪明起来,这四人都他娘的自己佩服自己,曲池坊的冲杀的骑兵听到声音,逐渐收拢队列,朝那边四男二女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