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三国之从云南开始 >第十四章 那么,战场上见
    第二日早上。

    往成都方向的官道上,方鹏、江薇、李恢一身便装,策马而行。后面跟着一队卫队。

    想要找地图上那块可以开垦的土地,只须沿路旁的河水逆流而上。方鹏相信,这块土地,就在某处河水冲积的平地上。

    大约行了二十里,河水有了分岔。

    方鹏决定循支流而上。

    寻着河边的一条小路,队伍继续前行。

    翻过一座山头的时候,他看见了远处的一处瀑布,像一条银色的白练,格外醒目。瀑布不高,但是有一定的体量。

    下面的河谷有大片茂密的森林覆盖。

    一问,这里叫金猴岭。

    “好地方!”李恢喝彩道。

    不用看,把森林砍去,那些土地八成是可以做成农田的。

    但方鹏感兴趣的是瀑布。

    瀑布看上去像是从山谷而出。

    他命士兵寻一条路上到了瀑布。

    等上瀑布顶端,果然,上面是一道峡谷,长而深。

    中间一条小河。这种小河从群山而出,一般不会干涸。

    水量不大也不小,正适合建一个中小型的水库。

    四面环山,堵一堵缺口就行了,工程量很小。

    周围的山体属于红土壤土质,一般不会有溶洞之类的不良地貌。

    这简直就是做水库的最佳选择。

    江薇和李恢看到这种地形的时候,忽然就悟出了方鹏说的水库的模样。

    很快三人便讨论起技术设想来了。

    江薇道:“虽然只是小河,但直接堵河水是不行的。先把周边用堤坝围住,最后这个口子,可以在两侧先建分流的排灌渠,到时封河口就没问题了。”

    卧槽,连这都想得到。方鹏的印象里,那些著名的大坝好像都是这样的。

    这个女人无师自通。要是生在自己那个时代,该是女学霸一类的人选。方鹏暗自赞叹了一番。

    李恢道:“从河口建一个渡槽,对面山丘整座山都可以种田了。”

    方鹏瞥了一眼,河口离山丘有好几百米。建渡槽的话,渡槽离地有十几米。以这个年代的建筑水平,那怕是这样一个渡槽,恐怕也是一个艰巨的项目。

    乖乖,这都敢想。这个李恢也是富有想象力啊。

    不过,山丘平缓,如果引水过去,上面的确可以做出很大一片梯田来。

    “可是,建渡槽有点难啊……”方鹏道。

    “城主,这不难。堆一段土上去,上面再立砖柱,这样就有了支撑,做渡槽也就没问题了。就当多建了一段水坝。或者,来不及堆土的话,直接从树上架设。城主你看,这些树高大茂密,用它的主干支撑水槽,绰绰有余。以后有了劳力,再慢慢堆土……”李恢道。

    我靠,听过这样建水槽的吗?方鹏眼界大开,被李恢深深折服。

    古人的智慧,一点不亚于现代人。

    考察一番后,三人步行下山。

    方鹏道:“建水库,得花好多钱哪……”

    江薇道:“城主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刚才我想过了。”

    “哦,有什么好主意?”方鹏感兴趣地问。

    “我们召集民工来建水库,出的工日我们先记下。以后这里会有大片良田,就用这些田的地租偿还。当然,这些人要是租用或者买下土地的话,可以用所出工日抵一部分的资金……”江薇道。

    这不就是现代社会说的“打白条”么?这个江薇,鬼点子真多。

    不过,如果政府信用好,以后一定会给,打打白条,民众可能认的……。

    “如果有人胆敢违抗,无故不来,一律治罪。”江薇接着说道。

    唉,这就是江薇,美艳似天仙,干脆起来,像……。不过,她的出发点都是大局,没有私心,方鹏不怪她。

    或许治理国家,需要江薇这样的决绝。

    ——

    江薇去了成都。

    去成都的目的,一者去把藏好的家人接过来;二者亲自把成都的情报组织建立起来。

    李恢被方鹏派去了云南,全面主持云南的各项工作。

    建宁的各项大小事务,由方鹏亲自处理。

    首当其冲的就是水库。当然,需要处理的事情远远不止水库。

    这天,方鹏正在府衙处理政务,卫兵报告说有个自称张松的人来访。

    哦?方鹏有点意外,不知道张松这个时候找自己是什么事情。

    这个人他是熟知的。

    张松在《三国演义》里面的表现太抢眼。

    戏耍曹操,献图刘备,未待刘备进蜀便身首异处。

    这样的人来访,方鹏自然是感兴趣的。张松在成都为官,该是刘璋派来的吧。

    他查看了一下张松的各项分值:统帅14分、武力5分、智力86分、政治80、魅力18。

    智力86:已经是目前刘璋集团智力最高之人。

    魅力18:如此之低,说明人缘极差。

    方鹏出厅迎接。

    张松已经甩开士兵,反剪着双手,大踏步进来。

    两人在前院相遇。

    张松果然其貌不扬。矮个、尖头、塌鼻,外加一副放荡不羁的表情,很难讨人喜欢。

    不过方鹏知道这个人有才。

    张松在方鹏站定,依然背着双手,问:“你是方鹏?”

    方鹏施礼道:“正是本人,阁下是张大人?”

    “本人张松张子乔。”张松傲然道。

    “原来是张大人,里边请。”方鹏客气道。

    张松昂然而入。

    坐定后,方鹏请教张松何事而来。

    张松道:“为拯救你而来。”一双眼睛紧紧盯住方鹏。

    方鹏笑道:“张大人觉得,方某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危在旦夕!”

    “哦?愿闻其详。”方鹏平淡地说道。

    “成都大军,已整装待发,只等州牧一声令下,便可踏平云南。”

    方鹏故作惊讶:“好可怕哟。”

    又问:“张大人如何拯救本人?”

    “进一步玉石俱焚,退一步海阔天空。方鹏,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

    “张大人这是要方某投靠刘州牧?”

    “算你有自知之明。”

    方鹏不动声色,接着问:“怎么才算投靠了刘州牧呢?”

    张松道:“非常简单,条件只有一条:解散你的军队,并由成都派兵驻守。”

    我靠,真够毒辣的,方鹏暗骂。

    虽然只有一条,却足够致命。

    “要是我不答应呢?”方鹏问。

    “才说过,玉石俱焚。”张松大声道。

    方鹏冷笑道:“只怕你们做不到。”

    张松翻了翻眼,道:“方鹏,小小云南,欲挡我大军乎?那无异于螳臂当车。”

    方鹏哈哈笑道:“成都相隔千山万水,你们敢来,我叫你们有来无回。”

    张松霍地站起:“那么,战场上见吧。”

    说完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