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美漫之次元主宰 > 3 战斗
    泰勒就是这名特工,首先他不是大黄蜂的对手,更别说此刻手脚被绑,被大黄蜂一招电击电回去原点。这次大黄蜂没有用足电,因为夏默还需要此人清醒着来问话。

    既然想要查出原因,那么这种接触就必不可少。但没想到自己到头来还是低估了某局特工的能力,这让夏默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加倍谨慎,该做的准备工作还得更加充分才行。

    至于泰勒,他知道这个小机器人不好对付,他也确实的是保持着最高的警惕。但作为一名特工,他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束手就擒。

    他翻身跳起来,猫着腰继续往窗户那里跳,想要逃走连同伴也不想管了。结果自然是被冲过来的大黄蜂踢飞。

    大黄蜂思维很简单,命令是阻止这个人逃跑就可以,所以只要泰勒敢动,他就出拳打人,否则的话他就偏头站在那里,眼睛扑闪扑闪,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等候泰勒越界。只要越界他就打。

    而这一次,夏默也动了。

    裹在大衣底下的手手持着冷冻枪,一枪将窗户冻成了冰块。

    要打算冰块跳出去需要时间,泰勒此刻没有那么多时间,更何况他双手双脚还被绑,这断了他的念头。但是,夏默喷出蓝色射线让窗户结冰冻住的过程却是让他瞪大了眼睛,出于某种不好的预测让他惊呼起来。

    “你?你难道已经使用了那玩意?”泰勒惊呼。

    “??”

    这信息量有点大啊,而且还很突然,我这还没准备好你就招供了?

    夏默一脸的猝不及防。

    这信息和他们要找的东西肯定是有关系的,本想着怎么着也得一番盘问以后才能问出线索来,没想到这就得到一半的结果了。

    已经使用了那玩意?这信息量还有点大。

    夏默打算趁热打铁。

    “你再说一遍。”他故作镇定。

    泰勒却是冷哼,不再说话了。

    夏默掏了掏耳朵,说:“你以为刚才的话我真没听见?你已经间接告诉我很多东西了,现在还隐瞒,有用?”

    “呵。”

    泰勒冷笑,心中基本断定这是在诈自己。

    起先看到那种能力以后他第一个反应确实是这样来着,这让他当时吓的不轻,毕竟他们的任务就是这个,而且还被告知了严重性。但是转念再一想,任务的情报资料里也没有说过会产生这种冷冻的效果。

    是自己太紧张了。泰勒暗中深吸了几口气,以平复情绪。紧跟着望向夏默的目光里就多了几分疑惑之色。

    冷冻效果应该是这个花脸人自带的特效,但问题资料里并没有说这个花脸人有这种能力啊。

    是,这间别墅某局特工不止一次派人过来,与夏默纠缠多次自然是知道这么个人的。但资料里只是显示需要警惕花脸人的机器士兵,并没有提及他本人的能力。

    机器士兵泰勒是领教过了,比预料中更强力的电击,不是没有预料而是低估,但花脸男本人的话他却把他当成普通人对待。至少不是机器士兵这种需要重点防御的对象。

    但如果说这个花脸男也有值得他来警惕的力量,而资料上却没有记载这些,这就不得不让他开始警惕起来了。

    “你到底是谁?”他开始正视起夏默。

    夏默冷笑一声说:“我劝你别期待我会告诉你。另外现在是我在提问,不是你。”

    泰勒沉默片刻,抬头说:“那是什么促使你与我们为敌?那东西本来就是我们的,究竟是谁想横插一手据为己有?”他说的很认真。

    夏默冷笑着用手指敲着桌面:“搞搞清楚,现在,是我在提问!”

    一声令下,大黄蜂大步向前,手中电击枪噼里啪啦着电火花。

    泰勒眼皮颤了颤,识趣的闭上嘴巴。

    嗯,身份没有被戳穿。

    这是肯定的。

    花脸面具和大衣就是为了伪装之用。

    十六岁的夏默身高不比成年人低,为了掩饰身高以撇清自己的嫌疑,他特地穿上七厘米的内增高。大衣把他整个人都盖在了里面。

    除了外表之外,声音也通过了特殊的加工,由他说话,由衣领上的变声器发声,沙哑的声音就算自己都听不出来,何况是别人?

    伪装是肯定要伪装的。

    他可不想以后天天都被某局盯着,在这些特工的眼里,他目前只是个无害的普通高中生,这身份对他来说很好不需要改。

    不想暴露自己,又想查清楚原因,那么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伪装了。

    也亏得这颗由大黄蜂上拆下来的变声器足够好用。

    看了看泰勒特工,又看了看另外的那个特工。夏默索性下令让大黄蜂把这个两个人绑在一起,省的之后麻烦。

    手脚被绑能跳着跑,腰腿好,但如果是两个人背靠背的绑着,我看你们怎么跑。

    接下来的盘问,夏默突然觉得没有必要了。

    这特工嘴巴很严,继续往深了问估计问不出结果。再说就凭现在掌握到的资料他隐约已经可以猜出结果了。

    开头惊呼出来的那句话,再连系上原屋主生物科学家的身份,再有这漫威的世界和目前的时间点以及这些特工所属的部门出身,某局执意要弄到的东西,答案是呼之欲出的。

    那么夏博士还有他的第二春白人妻子的死亡没准还真就不是意外。

    夏默瞬间联想到了好多。

    而泰勒特工,则就皱眉坐在那里。

    他还在琢磨怎么逃生,不然的话不会表面一副宁死不降的样子。但只怕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就凭借他一不小心说漏嘴的那句话,让这个花脸男人推测出了很多重要的情报。

    这件东西不简单。在被自己的推测微微震惊了一下之后,夏默觉得不能错过,必须要搞到手。

    “问题在哪。”

    “某局来了好几拨人,屋子里该找的地方按里是被找遍了。还有,我也找了一个来月,也找不出结果。如果这东西真的有,藏匿地点不是普通的隐蔽。”

    夏默这般想着。

    他才不会认为夏博士把东西转交给了其他人,那样的话某局特工不会盯着这里不放。

    表面没有难道是在密室?

    密室还真有一个,是个隐匿的保险箱,那地方自己之前翻找过,除了现金和一些看不懂的笔记啥玩意也没有。

    但难不成密室底下还有个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