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厄运随行 > 第五十四章 称号是······

第五十四章 称号是······

    “科库特斯·雷奥哈德······原CP9的特工,疑似南海大海贼【夜之魔女】科库特斯·蒂莉丝的哥哥······拆掉了司法岛的司法之塔,叛逃消失······开什么玩笑?政府的那群蠢货究竟在搞什么鬼?”

    “一个特工的妹妹居然成了海贼······或者,应该说一个海贼的哥哥居然是政府的特工?”

    马林梵多,海军本部所在之地。

    此时,隔音效果良好的元帅办公室之中,当今的战国元帅正拍着桌子大骂世界政府的那群废物点心。

    看完世界政府送过来的文件,战国都要被气疯了,特么有完没完,CP9特工叛逃这种破事也要他们海军来擦屁股,真当他们海军是万金油啊?搁那都能用一用。

    “一群光吃不拉的蠢货,海贼,海贼,他娘的多少海贼是被这群蠢货逼出来的······”

    拍着桌子大骂了一通之后,宣泄掉这些天积压的怒火,战国恢复了平静,坐回了椅子上,再次仔细看起了文件。

    “······厄运果实能力者,曾于南海击败暴风巴利翁······”

    看见这个该死的暴风巴利翁的名字,战国心中就来气,这个好死不死的玩意坑的海军吃了两次亏,先是被CP勒索了一把,接着又因为几具死人尸体,丢尽了海军在南海的颜面。

    “战力应当是少将层次······而且是两名少将级别的高手,这让我从什么地方抽人去解决啊?”

    战国头痛欲裂,如今大海之上海贼蜂拥四起,光是收拾这一摊子烂事就快耗尽了他的心力,政府这边还不住地给他添加额外的负担。

    “······从水之都逃走,目的地很可能是离开乐园,翻过颠倒山,返回南海吗?”

    布满老茧的手指滑过细腻的白纸,点了点上面的工整的文字,压住心头的杂念,他认真考虑起来,该如何处理这桩麻烦事。

    他一遍遍的看着来自司法岛驻扎海军的报告,上面陈述了司法岛上的部分战斗,主要是雷奥和阿特拉斯逃亡时的信息。

    重伤人数三百五十七,轻伤者一千九百六十六,损毁大型战舰四艘,然而死亡人数······却是零。

    “本性不坏吗?”

    战国有些迟疑,这两人毕竟和海贼不同,他们是叛逃的特工,但却并不是那种罪大恶极的罪犯。

    即便是来自CP9长官的那份报告中多有过分夸张的表述和含混不清的词组,但以他的智慧还是从那一鳞半爪中抓住了事情的真相。

    司法岛叛逃事件爆发的源头就是这位南海新近崛起的大海贼,不肯坐视妹妹被海军追捕的哥哥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叛逃的道路。

    不过说是这么说,这两人叛逃的路上很有分寸,无论是在司法岛上对海军士兵们的手下留情,亦或者是匆匆离开七水之都,没有与CP9的特工在城市中爆发战斗。

    这些事情无疑给战国带来了一丝丝的好感。

    他厌憎所有打着海贼旗的家伙,无论其底色如何,海贼就是海贼,即便是做着行善积德的好事,然而竖起海贼旗这一行为本事就是大罪,是对正义以及秩序的践踏。

    但不同于赤犬那绝对的正义,战国毫不留情地收拾这些海贼的同时,却也理解并不是所有的海贼都是为了那愚蠢的**而劫掠四海。

    他见到过太多平凡的人生生被逼至绝境,除却拉起海贼旗做殊死一搏外再无他路可走。

    罪无可恕,情有可原!!!

    这便是战国的正义,和宛如铁人般的萨卡斯基不同,他会因为罗西南迪的死亡而一个人关在办公室中悲泣流泪,也会因为世界政府的愚蠢举动而大发雷霆之怒,但同样打击海贼从来不留有余力。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雷奥和阿特拉斯严格来说并不是海贼,然而世界政府却要求他给这两人安插个海贼的名头,并且发布悬赏金······

    “······唉!又是这种烂事,真是一堆烂事!”嘴里咒骂了几句,战国还是强压下了心头的那一点怜悯,无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终究改变不了背叛了CP,背叛了世界政府的事实。

    “······厄运果实的能力者,虽然没有显眼的战绩,但怎么说也是CP部门出来的小怪物······悬赏金拟定六千万······称号是······千奇百怪的杀人手段,这倒也算是贴切!”

    “阿特拉斯,非能力者······击毙了暴风巴利翁,悬赏金九千八百万······称号······”

    拿起两张法务部印制的通缉令,阿特拉斯那张看上去还好,但是雷奥那张过于青涩的面孔看的战国心头气闷。

    一而再,再而三,这段时间怎么会接连通缉这么年轻的海贼,明明还只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而且第一次通缉悬赏金就这么高,差一点就能破亿。

    严格来说,其真正的实力以及危险性悬赏上亿并不难,只不过第一次悬赏基本上不会出现破亿的情况。

    如今王下七武海中的‘女帝’第一次悬赏也不过是八千万贝里,毕竟,和海贼打了个这么多年的交道,战国很清楚,悬赏金对于大多数海贼而言并不是值得恐惧的东西,反而是夸耀自身武力的勋章。

    过高的悬赏金很难起到震慑这些新人海贼的作用,更大可能是助长他们的气焰,但同时也不能将悬赏金调的太低,以免坑了手底下的海军们,毕竟,各地海军大多数也是根据悬赏金的高低来确定是否能拿下遇到的海贼。

    如何把握两者之间的平衡,便很考验智慧了。

    叮铃···他伸手按响了桌上的按铃,很快有秘书官推门进来。

    “交还法务部,按流程去办。”

    “是,元帅大人。”

    ————

    同一时间。

    远在大海之上的雷奥和阿特拉斯还不知道自己被通缉的事情,他们正在和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做斗争。

    离开七水之都平稳过去了六天,期间无波无澜,可谓是一帆风顺,然而就当雷奥为此而暗暗欣喜的时候,变故发生了,就在第七天傍晚,夕阳入海之后,一场可怕的暴风雨毫无端倪的袭来,瞬间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就是伟大航路的真面目,地磁、天象、海流、气流都是一片混乱,各种各样的灾难往往毫无征兆的就会爆发。

    以往雷奥无论去哪里基本上都是搭乘军舰,以军舰的大吨位和高性能,普通的风暴还不放在眼里。

    然而,这一次坐在这艘小海贼船上,雷奥立刻体会到了暴风雨是多么的可怕,呼啸不止的强风几乎是要将船给吹飞出去。

    “降帆降帆,快点降帆!!!”

    船长萨瓦斯站在桅杆下急得跳脚。

    风帆降了下来的刹那就张满到极致,不过船只漂荡的速度也因此放慢了下来,起码没有了之前那种感觉随时都能翻过去的感觉了。

    “见鬼的,这运气也太差劲了吧?”

    雷奥伸手摸了把脸上的雨水,天空中乌云翻滚,暴雨如注,豆大的雨滴砸在脸上带来丝丝疼痛。

    小小的海贼船在起伏不定的海波上颠簸着,时上时下,牵引的众人心脏也随之忽上忽下。

    这样恶劣的天气中,放下风帆之后,他们所能做的只有祈祷,祈求能在这暴风中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