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厄运随行 > 第五十章 新的目的地(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五十章 新的目的地(祝大家新年快乐!!!)

    海天相接之地,一轮红彤彤的大日跳了出来。

    七水之都迎来了新的一天。

    沉寂了一夜的街道再次热闹起来,布鲁们元气满满的拉着客人在水道中穿行,喧嚣的吵闹声又一次响彻街头巷尾。

    昨天闹了一个下午的警员们今天无精打采的趴在公署桌子上补觉,忙活了大半天,没找到目标,被上司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说,还被迫和海贼、黑手党开战,结果挂掉了几十个弟兄,就连晚上都忙着整理报告。

    真的快要累死了。

    所幸,今天早晨上司没有再提着鞭子赶着他们出去继续找人,众人心照不宣的装作忘记了这一茬,睡觉的睡觉,吃饭的吃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治安署,署长办公室。

    “说吧!告诉我这个城市的所有地下实力的情况。”

    路奇占据了署长的位子,那位可怜的秃头署长窝在墙角一动不敢动,安静的看着这些拿着市长手令冲进来的凶神霸占他的办公室,审犯人一样审问着自己的部下,

    花白胡子的老警员偷偷瞄了眼蹲在墙角和小透明似的署长大人,秒懂眼前这些黑西装是他招惹不起的大人物,立刻竹筒倒豆子似的将他肚子里的二两货全部倒了出来。

    “上城区的黑蔷薇,东街的迪林兄弟会,以及后街的弗兰奇屋,这三方就是如今最大的地下势力,黑蔷薇主要替一些大富豪和贵族洗钱,干一些黑活,迪林兄弟会则是走私倒卖违禁品,至于弗兰奇屋······”

    说到这里,老警员犹豫了一下才道:“他们喜欢抢海贼船然后拆掉,贩卖给造船公司······”

    “嗯?”

    路奇都不禁愣了一下。

    前两个明明那么正常,怎么最后一个画风突然就变了?抢海贼船?拆船?卖给造船公司?这是个什么优秀操作?

    这玩意也算是黑帮该干的事情吗?

    老警员面对路奇魄力十足的视线下缩了缩脖子,心中腹诽,弗兰奇屋的那群变态就爱拆船,他能有什么办法?

    “黑蔷薇,迪林兄弟会,弗兰奇屋······一个个给我查。”

    路奇的声音很冷,凛冽的杀气如霜风吹过,可怜的署长都快要尿裤子了。

    ————

    卢戈医生的诊所。

    客房。

    “雷奥,你的伤距离痊愈还早着呢!现在胡乱行动的话,伤口很容易裂开的。”

    “我说你小子在着什么急啊?”

    “······是和基威、摩兹她们说的那群出现在blue station的黑西装们有关系吗?”

    卢戈医生看着指挥着护士康妮帮忙打点行装的雷奥,苦口婆心的劝说雷奥多留两天好好养伤,他可是从总部那里接到了命令,尽他最大的努力帮助雷奥和阿特拉斯这对身份神秘的兄弟,务求加深双方的友谊。

    阿特拉斯站在门边抱着一大块骨头啃的卖力,马上就要再次上路了,在这之前得多吃两口攒点营养。

    雷奥看着眼巴巴望过来的卢戈医生,很无奈的笑了笑,“抱歉啦!可以的话其实我也想多养两天的,不过既然路奇他们已经来了,他们迟早会查过来的,继续呆下去,只会牵扯出来更大的麻烦。”

    “路奇?那群黑西装吗?”

    “没错。”雷奥点了点头,忽地问道:“说起来,萨博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吗?”

    “那个······我忘记问了。”

    卢戈医生尴尬的挠了挠头。

    雷奥:“······”

    “嘛,无所谓了,我和你直说吧!我和阿特拉斯是原CP9的成员。”

    “CP9?那个搞暗杀的CP9?”卢戈医生唰的缩到了墙角,惊惧的看着雷奥。

    正在往箱子里装药品的护士小姐也僵立在桌边,拿着药瓶的手都在哆嗦。

    对于革命军来说,CP部门是相当令人厌恶的存在,这条世界政府的忠心走狗本来是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随着革命军的兴起,逐渐演变成了一支用来打击革命军的部队,死在CP手下的革命军干部都能以三位数计算了。

    尤其是对于不擅长战斗的革命军干部,当真是谈及CP色变,更何况是其中最凶狠的CP9。

    “嘛嘛!别紧张,别紧张。不都说了是原CP9的成员了吗?我和阿特拉斯如今是CP9的叛徒,正在被原CP9的那些混球追杀,所以,请安心,我是不会对帮助过我的朋友做出无礼之事的。”

    “那······那······你的意思是说,基威和摩兹她们提到的那群黑西装就是CP9的现任成员?”卢戈医生战战兢兢的问道。

    “完全正确。”

    雷奥很想打个响指为卢戈医生的推理点个赞,不过左胳膊痛的要死,右臂伤势虽然不重,但还是也不敢乱动,因为动作太大很容易牵连到肚子和左臂的伤口。

    所以他只能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路奇他们可是专业的特工,只要他们想要追查下去,迟早会被查出来的,弗兰奇屋的那群变态可不是路奇他们的对手,为此,我必须尽快离开,医生,明白了吧?”

    虽然CP9如今的队伍里面有加布拉这样的二货,猫头鹰这样的大嘴巴,偎取这样的怪胎,但路奇、卡库以及卡莉法等几人的脑子还是很好用的。

    辅以来自于世界政府所授予的强权,只要多点耐心和时间,查到弗兰奇屋和卢戈医生头上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因此,雷奥的选择是在此之前就离开。

    他可不想将战场摆放在城市之中,他的底线如今虽然已经一降再降,但还没有低下到那种程度,将一般市民卷入到战斗中,他还做不出来这等事情。

    “咕!我知道了。”

    卢戈医生咽了咽口水,用力的点了点头,不在劝阻雷奥留下来养伤,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康妮小姐,那柄剑就不用放进箱子里了。”

    等到护士小姐帮忙将芬克弗里德悬挂在他的左侧腰部,雷奥这才继续道:“对了,医生,之前拜托你的那个东西有收集到吗?”

    “这个很简单,已经收集到了,给你。”

    卢戈医生从口袋来取出来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正是一个玻璃球状的物体,里面是一根磁针,笔直的指向了东方。

    “阿拉巴斯坦本来就是伟大航路上的超级大国,前往那里的商人旅客很多,阿拉巴斯坦的永久指针不算多稀罕,只要出的起价钱就能搞到手!”

    “噢噢!多谢啦!”

    雷奥朝着卢戈医生道了声谢,接过来前往阿拉巴斯坦的永久指针,小心的贴身收好。

    在伟大航路上行船,没有记录指针或者永久指针的话,根本就无法出行。

    他们这一次叛逃发生的太过突然,根本没来得及带走任何东西,他收集的一些书籍、玩物乃至于几个永久指针和他的银行存折也全部丢在了司法岛上了,可以说他如今是身无分文。

    就连康妮小姐正在帮忙收拾的行李,其实就是卢戈医生为他开好的伤药、绷带以及提供的一些换洗衣物和财货。

    每每念及这等不幸的事故,唯有轻抚挂在腰间的芬克弗里德能给他带来那么一丝温暖和慰藉。

    相比于那些随着司法之塔倒塌而一并毁掉的个人财产,这柄名剑的价值是其百倍,甚至于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