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厄运随行 > 第二十五章 厄运的礼炮

第二十五章 厄运的礼炮

    巴利翁海贼团足足有八十多艘船舰。

    如此众多的船舰布下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圣多雷亚王国出逃的舰队死死的困在大网之中,并且一点点绞紧绳索,将这只肥硕的猎物逼到绝境,然后一点点剥夺掉生机,最终送往地狱。

    这对雷奥的突破也造成了一定的阻碍。

    哪怕是采用均分的方式,东南西北任意一方面都有着二十条船当作阻碍,而且很不巧的是,他们登上的第一艘船就撞见了巴利翁海贼团的第三号人物,为此不得不将萨博和克尔拉留下来应付,而雷奥和阿特拉斯继续朝着东北方向突进。

    事实上,对于圣多雷亚王国的那位昏君陛下,雷奥并不是很热心去救人,他的目标是巴利文海贼团的三位千万级悬赏海贼。

    大剑博索已经交给了萨博,对这位未来革命军的参谋总长,他信心十足,剩下的目标就是暴风巴利翁和大角羊阿格烈。

    他们在船舱中已经拷问过了几个海贼,确认巴利翁海贼团的旗舰特恩佩斯特号并没有加入战斗,而是在北方遥控指挥,所以,雷奥和阿特拉斯朝着东北方向快速突进。

    “送你们一个礼炮!”

    雷奥袖子里滑出来一根细长的金色圆筒,这是手持的礼花炮,里面填充满了轻飘飘的亮片和彩条。

    他斜举起来礼花炮,一手握住筒身,一手旋转底部的红色部分。

    只听见‘砰’的一声轻响,礼炮的另一端喷射出来五彩缤纷的亮片和彩条,随着那温柔的海风卷向了甲板上的每一处角落。

    “······什么鬼东西?”

    “有毒吗?”

    “小心点,都别大意了。”

    飞舞在空中的彩条和亮片看上去并不具备足够的杀伤力,不过作为巴利翁海贼团的海贼,他们纵横南海足够长的时间,也算是见多识广,知道很多看似无害的东西反而会轻易的要了人的命。

    然而,在风中起舞乱飞,毫无规律可言的彩条和亮片根本不是那么好躲开的,本来数量繁多,本身有细碎,刀剑枪炮都起不到作用,难免会有亮片落在肩头、鬓角。

    “咦?好像没有毒?”

    一名胆大的海贼徒手抓住了一根粉色的彩条,拿在手里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有了领头羊,陆续有海贼也捡起落在肩头发梢的亮片,捏在手指间摩挲了一下,没有任何发现。

    “艹!被耍了,开枪,开枪,都给老子开枪。”

    一名头目羞恼的大吼了起来,以为是雷奥虚张声势,他挥舞着手中的弯刀,督促着部下们举起了枪支,瞄准正在跨越甲板奔向东北方向前进的雷奥与阿特拉斯。

    “啪!”

    枪口冒起了青烟,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名挥舞弯刀的海贼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后脑勺有一个弹孔,鲜血慢慢的流淌下来,染红了甲板。

    开枪的海贼目瞪口呆的看着被自己打死的头领,一时间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下一瞬间,杀死叛徒的喊叫声震荡在船上,然而不知道的为什么,海贼们手中的枪支这时候频频走火,将自己的兄弟从背后打翻在地,而倒地的海贼临死都要用手中的刀剑给自己身边的同伴划拉一刀子。

    一场混乱的杀戮盛宴莫名其妙的开始了,最开始只是枪支走火,脚下打滑等等事故,等到后来却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毫无道理的血腥大乱斗。

    闪闪发光的亮片被血渍掩盖了光辉,五颜六色的彩条也全部浸染承了猩红。

    执掌厄运的神祗降下了神力。

    这就是【厄运的礼炮】!!!

    是雷奥苦心钻研之后研发出来的招数,用来清场收拾杂鱼最是便利不过,礼花炮中的每一枚亮片,每一条彩带都沾染着厄运的力量,是名副其实的被诅咒的不详礼炮,只要碰到了那些亮片或者彩带,就注定会遭遇不幸。

    “哈哈!大哥,你的手段还是这么阴险呢!!”

    阿特拉斯踏着月步行走在半空中,回首望了眼船上内斗成一团的海贼们,不由发出了快活的大笑,这个二货很喜欢这种血腥的场面。

    “你给我闭嘴,还有这叫智慧,智慧懂吗?”

    雷奥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不敢过多分心,专心施展月步跨越两艘船只之间的空当。

    他的月步仅仅是能顺利施展,还谈不上信手拈来的程度,一旦注意力分散,经常会失控,他没少因此吃苦头,尤其现在下方是大海,他这个能力者掉进去可不是开玩笑的,绝对会死人的。

    ————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特恩佩斯特号,巴利翁怒声咆哮,西南方面传来的炮声让他格外的在意,然而博索那家伙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内传来消息,这让他心中塞满了不爽的感觉。

    是海军吗?

    为什么博索那家伙没有消息?

    难不成说第一时间就被制伏了?不可能,就算是那个海军本部而来的少将也没可能一瞬间制伏博索,或者说是博索那家伙有自信解决掉问题······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掐灭,因为西南方面燃起了冲天的火焰,漆黑的浓烟如大蛇般蜿蜒攀空直上。

    还有不断接近中的喊杀声,说明博索并未能顺利解决问题。

    “船长,有四名袭击者驾着小艇冲过来了,博索大人拦下了两名袭击者,正在战斗,还有两人正朝着旗舰的位置移动,速度很快,沿途的人手拦不住。”一名抱着电话虫的海贼总算是得到了一些情报,向着巴利翁疾声言道。

    “四个人?你说袭击者只有四个人?”巴利翁恶声恶气的质问道。

    “是,是的,船长。”

    那名海贼战战兢兢的答应着,两条小腿打着哆嗦,生怕下一瞬间就被船长给送到天上去。

    “四个人······”

    巴利翁出奇的没有迁怒部下,或者说他现在没有心情教训这些家伙,拜自己高大的身材缘故,他的视界要更远,他已经看见了从天空中疾驰而来的两道身影。

    “博索缠住了两人······只有这样的实力吗?”

    粗豪的外表之下,巴利翁藏着一颗狐狸般狡狯的心,要是没有脑子的话,他早就冲进伟大航路,然后如许许多多的海贼一样撞个头破血流。

    天天看报的他可不是手底下的这些没脑子的蠢货能比的,伟大航路有多可怕他算是略知一二,尤其是和那名来自海军本部的少将战斗过后,心中更加谨慎,少将就那么强,伟大航路上的强者有多少可想而知。

    为此,他一直逗留在南海,想要尽可能的壮大实力,然后再踏入伟大航路一举成名。

    这是他深藏在心底的野望,海贼团上下没有人知晓,哪怕是阿格烈和博索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家海贼团迟迟不进入伟大航路。

    望着飞奔而来的两人,巴利翁搓了搓手指,身前半空中悄然浮现出一柄柄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