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生活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决赛取胜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决赛取胜

    决赛双方选择的竞赛项目是梭哈,阿星回到座位上后,赌局便正式开始了。

    “双方请下底注。”

    各自丢下10万美金筹码,费南和阿星都拿到了各自的手牌。

    看着费南,阿星脑中念头急转。

    一直以来,他都是靠着特异功能大杀四方,失去了特异功能后,他没有丝毫的赌术可言,比普通的赌客也强不到哪儿去。

    而对面的费南却不一样,他赌术精湛,是靠着硬实力打进了决赛,对上了他,阿星心中没有半点胜算。

    他看不到费南的底牌,但费南却一定知晓他的底牌。

    这怎么打?

    “请下注。”

    裁判开口。

    费南的明牌牌面更大,他说话。

    看了阿星一眼,他忽然将面前所有的筹码推出:“梭哈。”

    阿星愣了,他没想到费南第一把就直接梭哈了,这不是他在半决赛唬住宫本次郎的招数吗?

    看到费南的操作,现场观众一片哗然。

    “搞什么?第一把就梭?”

    场外的洪光拍了把座椅扶手,脸色难看。

    “跟不跟?”

    裁判看向阿星。

    阿星犹豫半晌,嘘了口气,摇头将牌丢出:“不跟。”

    见他不跟,费南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他在得知洪光绑了绮梦后,就知道阿星的特异功能已经消失了。

    没有了特异功能的阿星,根本不可能赢过他。

    不过最后一场比赛还是要进行,否则那一亿美金可就没了。

    然而阿星貌似是误会了他的意思。

    比赛已经开始,也没法解释了,费南只能尽快结束赌局,然后带他去找人。

    但阿星不跟,他就没办法了。

    深呼吸,阿星看向和陈松坐在一起的黑仔达。

    这一局他不能输,不然陈松一定不会放过阿叔还有自己。

    但绮梦怎么办?

    他心中纠结万分。

    如果我还有特异功能的话……

    不,没有如果可以想了!

    他抬头看向费南,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他抓起10万美金底注,丢到了桌上。

    荷官再次发牌。

    两张暗牌,随后是两张明牌,分别发到了两人面前。

    费南拿到的是一张暗牌和一张红桃A。

    阿星拿到的则是一张暗牌和一张草花K。

    A大,A说话。

    费南再次将筹码推出:“梭哈!”

    阿星捏着牌边,眯开暗牌,赫然是一张黑桃K。

    坐起身子,阿星忽然将面前的筹码推出:“我跟!”

    “跟了?”

    观众席上顿时炸开了锅,两个亿的赌局,第二把就直接全梭了?这是要一把定输赢?

    “两个亿啊!还是美金!这恐怕是整个奥门最大的一场牌局了吧?”

    “葡京的顶楼贵宾厅里有没有这么大的牌局啊?”

    “有你也不知道啊?老实看牌吧!”

    ……

    在场有不少身家过两亿的富豪,但两亿一把的牌局却没几个人见过。

    现场的记者更是兴奋莫名,闪光灯闪个不停,不用想,明天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一定是这场惊天赌局了。

    双方梭哈,荷官便将所有的牌都发了出来。

    费南不用看牌也知道,他的牌型是:

    黑桃K,红桃A,红桃10,红桃K,草花A。

    而阿星的牌型是:

    方片K,草花K,草花10,方片A,红桃Q。

    此刻双方头尾的两张都是暗牌,观众们都看不到,而看中间的三张,双方都是一样大的。

    但费南实际的牌型是两对,而阿星的牌是一对,费南已经赢了。

    阿星抿开最后一张暗牌,看到红桃Q后,顿时脸色一白。

    完蛋了……

    “请开牌。”

    裁判伸手示意双方开牌。

    阿星双手放在桌上,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

    没办法了,拼了!

    他忽然拿起两张暗牌,放在掌心,用力搓动了起来。

    见他动作,费南眼神一凝,忙将两张暗牌拿起,死死盯着。

    阿星搓动半晌,额上汗流如注。

    费南手中两张暗牌的牌面像是被橡皮擦缓缓擦去一般,图案逐渐消失,变成了两张空白的扑克牌。

    随后,图案又一点点的再次出现,但却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张牌。

    方片K!红桃Q!

    这分明是阿星的两张暗牌!

    这就是特异功能么?

    费南心中惊叹。

    忽然,阿星停下了搓动,呼了一口气,张开掌心看了眼,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请开牌。”

    裁判再次催促开牌。

    阿星自信的笑了笑,伸手将第一张暗牌掀开。

    黑桃K!

    随后,他用力将掌心的暗牌拍在了桌面上。

    草花A!

    “什么啊?搞了半天才是个两对?这也敢梭哈?”

    “完了,这小子要输了!”

    观众席上,陈松大怒,冲着身旁的黑仔达大吼:“他搞什么?两对也敢跟?”

    黑仔达苦着脸,讪讪的缩着脑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是两对,开牌啊?”

    阿星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看向费南。

    费南没有动作,只是看着他。

    “开啊?”

    阿星盯着他。

    缓缓抬手,费南在牌面上拂过,随后捻起最后一张暗牌,轻轻掀开。

    红桃Q!

    随后,他探手捏起第一张暗牌,轻轻掀开。

    红桃J!

    轰!

    观众席上顿时一片哗然。

    “黄袍旗!”

    “真是同花顺!”

    费南面前赫然罗列着红桃A到10的五张牌!

    同花顺!

    还是同花大顺!

    观众们兴奋不已,议论不休。

    阿星忽然开口:“等一下,我要申诉!”

    他看着费南说:“我怀疑他出千!”

    这是合理要求,符合赛程规定。

    裁判检查了一下牌桌上的牌,然后看向费南说:“范先生,按照规定,我们需要您配合我们再做一次检查。”

    “没问题。”

    费南起身,跟着裁判去了会场后侧的会议室中。

    阿星忐忑的看着会议室的方向,没过多久,裁判便和费南一同出来,回到了台上。

    “我以我的职业名誉起誓,经过我的检查,范先生并没有出千。牌局有效,同花顺赢,本局比赛范先生获胜!”

    “干!”

    观众席上的陈松用力拍了把座椅扶手,愤然起身。

    他身后的小弟随即上前,将黑仔达架起,往会场外走去。

    吵嚷间,没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阿星,阿星!”

    黑仔达惊慌的喊着。

    “阿叔!”

    阿星眼见黑仔达被拖走,却被安保人员拦住,无法追上去。

    “恭喜范先生成为了第一届世界赌王大赛的冠军,获得世界赌王的荣誉称号!”

    “现在有请洪光先生和陈松先生上台,兑现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