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剑骨我的路 >第二十二章 明言强
    田老看完药方,心中思索一番,冲二当家笑着拱手道:

    “恭喜二当家,医药堂又要添一名医了,我怕是老了,也该退位让贤了!”

    太阿听后双眼一闪,这是要捧杀他。

    何夫人抢在二当家明言强前面开口道:“既然田老认可了太阿的医术,那请二当家让开路吧。”

    二当家明言强讥讽道:“何夫人,你可以进去,但不是本帮会的人是无权入内的。”

    何夫人拳头紧握,瞬间又松开,深吸一口气,这才说道:

    “二当家,难道我请人为夫君看病都做不到了吗?”

    二当家明言强并没有理睬何夫人,只是转过头看了眼田老,后又一脸微笑的对太阿说道:

    “太阿小兄弟,初次见面,你看我也没带啥礼物,要不这样,我做主请你去医药堂做副堂主可好?”

    太阿听到二当家明言强要请他做副堂主的话语,看向田老,就见他老神在在,并无任何表情变化。

    二当家明言强也是知道何夫人的病情,属于陈年老病,田老都无法压制住。

    还有最近何夫人犯病是越发厉害了,要不也不会放下何龙不管,天天去盯梢小西的学业。

    虽然刚才田老的意思他听懂了,但是也不能放任太阿不管,能成为自己人当然最好不过,如果太阿不答应就只好痛下杀手了。

    何夫人脸色终于沉下去了,大声质问道:“明言强,你这是何意?是欺我夫君病床不起,无法管辖帮中事务吗?”

    青龙会内中有一处雅致的院落,假山假水,群鸟嬉戏。

    一满脸苍白的中年男子身穿素衣,躺在躺椅之上,看着院落中鸟儿的追逐打闹。

    站远望去,就见这中年人的胸膛竟然塌陷寸许,双臂放于胸前,似是在压伏胸部的不适。

    这个中年人就是大当家何龙,也是先天巅峰强者!

    先天者,气如龙,等这口气吐完,就是何龙的死期,所以二当家才越来越放肆,目中无人。

    此时院子中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个人,正是三当家楼仁杰。

    三当家楼仁杰是一身材矮小的中年人,面色和善,对何龙那是言听计从。

    进来后,斟酌了下语言才跟何龙禀告帮会门前发生的事情。

    大当家何龙听罢,只是稍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知晓。

    楼任杰又递过来一杆笔,运转真气赋予纸上,纸张就硬如木板了,何龙取过笔,写下:

    “毋费神,气半,和善待人!逝者将逝,白虎首患!”

    他的情况只有二当家明言强,三当家楼任杰,何夫人和田老知晓。

    当日与白虎帮大当家卢军一战,两败俱伤,但是他的情况更加严重,只因为卢军善毒,所以他的胸口才无法恢复过来,这是毒气的干扰,使他先天之气无法通达全身。

    他现在只希望二当家明言强步入先天巅峰,否则青龙会危矣!

    但是二当家明言强让他失望的是,现在帮会中的情况已经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步了,他还在为争权夺利,排除异己。

    三当家楼任杰先天中期,连先天高期都没达到,如果放在曾经,他一定会斩杀明言强。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明言强在他身体无恙的时候,那也是言听计从,丝毫不敢违背他说过的话。

    他早就知道明言强徒有一身修为,毫无头脑,没想到现在情况这么紧急了,明言强还是只顾自己的私欲。

    三当家楼任杰焦急道:“大哥,再这样下去青龙会就完了!”

    大当家何龙沉思片刻,又写下一句话:“速带小西母女二人离开!”

    三当家楼任杰这才一声叹息:“大哥,你终于考虑好了,我早就说过,明言强迟早会拿我们开刀的,你不信。”

    三当家楼任杰拱了拱手:“珍重!”

    ......

    二当家明言强听何夫人如此说,也是急了:“大嫂,你休要胡说,我这是为帮会好,也是顺应你的意思,才邀请太阿兄弟进医药堂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答应了谁的邀请,那就是属于哪队的人了。

    只要不傻就知道何夫人的邀请和二当家明言强的邀请是权力的争斗。

    田老在旁‘劝’道:“何夫人,你应该知道这是帮会中的事情,你也无权过问的。现在大当家不在,可以做主的当然非二当家莫属。”

    二当家明言强这才回过味来:“不错,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何夫人这次是真心急了,也顾不得形象了,破口大骂:“明言强,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明言强一听这话,是真心生气了,先天之气流转全身,就要动手。

    幸亏这时候三当家楼任杰出来了,大声呼喊:

    “二哥,莫要动怒!大嫂,二哥说的也在理,你就听二哥的吧!还有太阿兄弟是否答应,你们也要听太阿兄弟的意思才好下定论,大家说对不对?”

    二当家明言强这才压下怒意,同时心中又担忧起来了,怕到时候传到何龙耳中,对他帮规处置。

    明言强又转念一想,何龙现在动弹都费事,除非不想活了,拼命之下用掉最后一口气,这才又放下心来。

    何夫人眼中有水滴环绕,这次竟然连三当家都不帮她说话了,可见夫君已经知晓了,并放弃治病了。

    太阿这下犯了难,看了眼何夫人,就见她自己都快委屈的落泪了。

    太阿也说不出来埋怨的话语了,来之前何夫人可没跟他说帮会中有这么多内斗。

    太阿也算是知道了,外部争斗和他没有影响,有问题的是内部争斗。

    太阿心中一盘算,明言强明显不是那么好说话讲道理的人,日后相处定有争端,还有旁边那个看着人畜无害的田老在,这趟水不蹚最好。

    最主要的是他可是因为何夫人的女儿小西,才走出往生寺的,这是缘法,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去做事。

    太阿冲着二当家明言强拱手推辞道:

    “我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才过来看上一看的,并不想加入帮会中,望二当家莫要怪罪!”

    二当家明言强目光闪了几闪,也拱手说道:

    “既然太阿兄弟不想加入帮会,我怎么能强迫别人,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还有,不是帮会中人是无权进入帮会的,所以请太阿兄弟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