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剑骨我的路 >第二十章 三世三人生
    天空中的雨水就像是神的泪水,滴滴晶莹剔透,仿佛可以映照世间万物。

    雨水慢慢的汇聚在一起,就如同世间人对于苦难的积累,终有一日会冲破这枷锁。

    汇聚成了小溪大海,宛如朝代的更替,幼小繁盛,最终倒塌,民怨倾泻。

    公元前207年!

    初界秦国!

    往生寺和往常一样,香客不多,但也清净。

    这日有一对母子过来上香礼佛,下午时突然就下起了蒙蒙细雨,这是她们的命,还是命运的轨迹。

    始皇界,体谅界,初界。

    唯一不变的是雨,是那对母子,是那群当兵如匪的农民起义军,还有太阿进入瘦小沙弥的视角。

    变化的是那座寺,是往生寺中的三个和尚;不一样的时空,做法竟然大不一样。

    正如此刻沧桑老主持为保护那对母子被胖和尚莫喜一棍子打死。

    胖和尚莫喜满脸笑容,主动端茶倒水。

    这也是太阿第三次经历今天之事了。

    这次官兵们并没有走,此刻正坐在正殿中烘干衣服,有说有笑的。

    “这次恭喜大哥了,抓到了章邯的夫人和儿子!”

    “哈哈,真是没想到如此容易就发现了她们的踪迹!”

    络腮胡踹了一脚胖和尚莫喜:“大家要谢还是谢他吧,若不是他通风报信,我们恐怕第二日才会找到这里。也幸亏今天天公作美,下了一场及时雨。”

    太阿猛然回头,凝神注视胖和尚莫喜。

    始皇界中胖和尚莫喜可是奋勇杀敌到力竭而死,这也说通了,为什么那次官兵第三天才找上门来。

    想必体谅界中也是胖和尚莫喜通风报信的!

    太阿皱紧眉头!

    三世三种做法,是世界规则的变化,还是三个世界的人心变化?

    胖和尚莫喜摸了摸自己的大圆脑袋,连连摆手,然后双手抱拳,向天空举了举,才满脸堆笑道:“这都是托陈胜将军的福,小僧也是被陈胜将军的威严折服了,这才弃暗投明。”

    络腮胡闻听此言,双目一闪,竟冷不丁的抓起身旁大刀,一刀砍下了胖和尚莫喜的头颅。

    然后‘呸’,“就你这阴险小人,也配说弃暗投明。”

    身旁众人先是一愣,既而又都哄堂大笑。

    “大哥评价的对,这厮活该被砍了脑袋!谁不知道大哥最恨的就是背信弃义的无耻之徒!”

    络腮胡小眼睛一眯,莞尔一笑,然后端起酒壶就大口喝了起来。

    ‘咕咕咕’,这胖和尚留不得,谁让这胖和尚如此会拍陈胜将军的马屁,这要等回去交差时,过不了几日这胖和尚就会成为陈胜将军的红人。

    络腮胡的想法随着酒一起吞进了肚子中,好不快意!

    太阿此时慌了,这络腮胡一言不合就砍人脑袋,怕不是精神病犯了吧!

    太阿往墙角退了退,狗屁先天期高手,在这里就如同小儿抡拳头一样,根本打不过。

    幸好这络腮胡并没有搭理他,只是和那群兵匪一起喝酒。

    酒过三巡,有色字上头的,想要非礼那妇人,被络腮胡子一脚踹开。

    太阿祈祷快些天黑,快些天亮,这样他就又会经历一个幻境,去别的幻境总比待在这里朝不保夕的好。

    天越来越黑,雨也越下越大,这天气就像是有人在止不住的哭泣。

    也确实有人在止不住的哭泣,就是那个大胖小子。

    妇人咬紧牙关,抱紧儿子,一声不吭。

    就见这时候络腮胡晃晃悠悠的冲妇人走过来。

    “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妇人的一声大喝惊醒了正在闭目沉思的太阿。

    太阿就看到络腮胡一声狞笑:“小娘子,把老子伺候好了,说不定到陈胜将军面前,我还可以帮你美言几句!”

    妇人忙抱着儿子躲避,络腮胡一扑而空,大怒:“我看你是不想好过了,你自己考虑吧!是不是要我现在就砍下这胖小子的脑袋?”

    太阿见状,一跃而起,赶月发动,急速踢向络腮胡,络腮胡像是没看到他一样,还是站在那里大声质问。周围的兵匪们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起哄,热闹非凡。

    对于太阿现在的举动就像没有看到一样。

    只见太阿脚踢过去,但是踢了一个空,仿佛他与这群人相隔一个时空。

    太阿回头一看,就发现瘦小沙弥倚在墙角像是睡着了,而他也从瘦小沙弥身体出来了。

    他们无法看到太阿的所作所为,太阿更无法用身体碰触到他们。

    在络腮胡一次次拿胖小子的性命作威胁下,妇人终究还是妥协了。

    络腮胡抱着妇人就去往了厢房那里,后面跟着大哭大闹的胖小子,还有他们都无法看到的太阿。

    太阿跟随着络腮胡一路走到厢房处,就见络腮胡先是把妇人关进了一个房间,尔后又推搡着胖小子进了隔壁的厢房,胖小子被关的厢房太阿熟悉极了,就是他曾在第一个幻境中打扫的房间。

    络腮胡把胖小子锁好后,这才搓了搓手,一脸淫笑的走进关着妇人的房间。

    络腮胡刚进去不久就又满脸怒容的出来了。

    太阿急忙过去查看,就发现妇人竟然咬舌自尽了。

    天空中的雨在此刻忽然停顿了一下,继而又复落下。

    太阿只听‘彭’的一声房门破碎声响起。

    又听到一声大喝“我乃魏华,你们这群兵匪竟敢把我所在厢房里。”

    太阿冲出来一看,就发现胖小子变成了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

    此时黑袍少年使用的正是追星手,只见他一伸手,就把络腮胡的大刀抢了过来,在一挥手就砍下了络腮胡的脑袋。

    黑袍少年做完这些,目光灼灼的盯向太阿。

    “你好,在下乃是魏华!无门无派!”

    太阿心中打骂,好一个不要脸的家伙,那天还说自己是神偷门传人。

    对了,是规则,魏华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

    “小女子在此谢过魏华大人了,帮我复仇,小女子可以答应您的一个要求!”身后又突然传过来一个女子声音。

    太阿急转身,发现身后厢房消失不见,变成了一个土包,越来是一座坟。

    此女子的声音正是从坟中传来的。

    这个声音传开的瞬间,雨骤停,风云变幻。

    太阿再一晃,就发现自己此时正立在厢房院子外。

    此刻身旁正是瘦小沙弥。

    瘦小沙弥冲其和善一笑:“太阿公子莫怕,贫僧会护佑你周全的。”

    瘦小沙弥双手合十:

    “太阿公子,想必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已经了解了。

    我就是随太阿公子过来的莫悲之魂,之前一缕残魂寄托在太阿剑中,太阿公子先前斩妖,我感知到往生寺的存在,就被拉扯进了在这里的莫悲尸体上,同时往生寺也因为太阿剑的时空规则生出灵异,这才有了先前的三世因。

    现在破解之法都在章邯夫人身上,因为是魏华帮她复仇的,所以唯一的变故就是魏华了,

    太阿公子现在是太阿剑的主人,可要妥善解决。”

    此话不止太阿听到了,魏华也听到了。

    不等太阿开口,魏华就抢先说道:“我想你帮我和太阿出去!

    坟头中传来模糊不清的声音道:“要想出去,需找到一名女子问她来自何处,她的来处便是你们的去处,因为你们是两个人,所以你们只有两次机会。”

    言罢就突然出现了很多女子,老少皆有,太阿心想:“这些是人是鬼啊,如果是从阴曹地府来的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太阿和魏华坐在台阶上考虑如何才能出去,到底哪个才是他们要找的人。

    天慢慢黑了,太阿突然想到晚上人是在睡觉,只有鬼才会晚上出来溜达并同魏华说了他的想法。他们仔细观察了来来往往的人,看看哪些白天在的人晚上没有看见。

    次日,太阿和魏华注意到一女子,身着红色长裙,神态优雅。

    魏华道:“她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太阿说:“别急,我们在观察一下。”

    一个时辰过去了。

    经过太阿和魏华的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冒险问一下该女子。

    魏华上前问道:“姑娘,打扰一下,请问你是从何而来。”

    红衣姑娘没有回答,太阿又问:“姑娘,请问你是从何而来。”

    红衣姑娘开口道:“从来处来。”

    说完红衣女子便消失了。

    此时留下一行字“一草一木皆众生”,太阿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到“一草一木皆众生,这是什么意思呢?”

    过了好久突然太阿喃喃自语道:“对了,人都喜欢去环境好空气好的地方,鬼不需要呼吸空气自然也不会去。”想着想着便睡去了......

    第二天太阿早早醒来,来到花坛旁边,突然跑过来一个人小女孩,太阿脱口而出:“小朋友,你从哪里来啊?”

    说完就后悔了,万一...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是从学馆偷跑出来的只能玩一小会,不然回去娘亲该打我屁股了。”

    这时天空出现一道白光,白光散去,太阿发现自己两旁通畅明亮,正前方是一堵筑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有读书声隐约传来,门上黑色匾额上书“书馆”两个烫金大字。

    “我这是又回到秦国了?那百毒君那个老家伙呢?还有刚刚和我在一起的魏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