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侠世界的巨人 >第七章 七文钱 一条命
    送人礼物,这其实是一件很考验脑子的事情。

    首先你需要了解对方的性格,喜欢什么,再投其所好,送出相对应的礼物。

    而这和人际关系有关,大多数的人都不喜欢动脑子,就直接送钱,可那就变味了。

    如果对方是位姑娘,那么难度又要上升无数倍。

    正所谓女人心海底针。

    陈有余听到胡八所送的礼物内容,就把他划分到了不用脑子的那一类人。

    居然想到给翠花送吃的,他到底怎么想的?

    早就听闻翠花姑娘为了找到如意小郎君,最近拼命减肥。

    胡八这家伙倒好,直接往枪口上撞,不骂你王八蛋骂谁?

    “胡八,你要真听我的,去如月铺挑最好的,最贵的绸子,送给你那位小翠姑娘。”

    如月铺是西街唯一的绸子铺,因为店铺老板十分有手段的原因,进货渠道非常多,所以店里的商品自然也丰富,能够吸引很多人,当然,价格也很贵。

    “可那很贵唉。”胡八自然也听说过如月铺,可是就他那点薪水,哪够啊。

    大碗的面条连汤都被陈有余喝得一干二净,他用手一摸嘴巴,也不注意形象,“我有钱,喏。”

    他从怀里又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接着说道,“连带刚才那剩余的碎银两,应该够你买个好绸子。”

    说完,陈有余看了一眼还在慢条斯理吃面的文长青,问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在青牛镇就属这家面馆手艺最好。”

    “勉强。”文长青是见过世面的人,并不觉得这面有多好吃,普普通通而已。

    “胡八,又怎么了?”陈有余瞧了一眼旁边的人,银子没有被拿走。

    “陈大人,这银子太多了,而且你帮过我很多次了。”就算胡八是个店小二,平日里脸皮很厚。

    可是,陈有余前前后后已经帮过他很多次了,银子也没少给,而他自己却什么忙也帮。

    这有句话叫礼尚往来,平白拿了这么多好处,他也不好意思。

    “怕什么,我家银子多,况且又不是白帮你,以后遇到麻烦了,说不定还要让你当打手呢,丑话说前头,你要是办喜酒不请我,我找人把你阉了。”陈有余嬉皮笑脸,说出的话却很凶。

    胡八却没放在心上,看着陈有余认真地说道,“陈大人你要是哪天遇到了麻烦,我一定帮你,哪怕粉身碎骨。”

    瞧见他那一副慷慨赴义的样子,陈有余十分无语,看着这傻大个也不好骂,人家也是为他好,挥挥手说道,“行了,开玩笑你也能当真,快滚。”

    “我可没开玩笑。”胡八补充了句。

    “你还要不要银子了?”陈有余有心要捉弄他一下,作势要收回银子。

    “哎哎,别别,我立马滚,立马滚。”关乎到终身大事,胡八又立马变笑脸,一把抓过银子就跑。

    胡八离开之后,坐在靠窗位置的文长青刚好吃完了面条,将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你同刚才那位看起来很熟?”

    “不算熟,不过也算半个朋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陈有余回答。

    “看来你银子不少。”文长青大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陈有余嘿嘿一笑,也不否认,光凭西街管事这个差事,他可没那么多银钱可以乱花,所以自然有他的法子,但他肯定不会说,反而对文长青说道,“小公子看起来有洁癖啊。”

    文长青眉头一皱,“习惯罢了。”

    他很讨厌这种被人一眼看穿的感觉。

    好吃面馆分为一二楼,二楼是属于贵宾的地方,也是钱老板亲自招待的,陈有余没那么多事,和文长青是坐在一楼靠窗户边的位置。

    正巧两人说话之时,店里面又刚好发生了一件事情,好像是谁在争执。

    好吃面馆因为客人很多,店小二有好几位,胡八算是其中的老大,只是偶尔帮忙出来送送东西,大半时间都呆在二楼。

    此时另外一位不知名的店小二拦着一人,口中嚷嚷,“嘿,你这人,想吃白食难不成?”

    在他面前的那位是位少年,背对着陈有余等人,同时也有把剑,面对店小二的问题,这人声音清冷,“我没有。”

    就像小孩子没有做错事情,理直气壮回应大人的话,听起来很老实,又带着点幼稚。

    “那你把面钱给了。”店小二皱眉,他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不然钱老板还会扣他工资,这可不成。

    “我没有钱。”那身穿白衣的少年看着他,目光平静如死水。

    “哎,你没钱,又来吃面,你这不是吃白食是什么,大家伙评评理。”店小二可不干,生怕这人跑了,吆喝着旁人起哄。

    白衣少年眉头微皱,他长得很好看,像个女孩子一样,所以即便皱眉生气的样子,也不会让人觉得可怕,“我是剑宗的弟子,不会欠你钱。”

    他说完这句话,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火红色石头,四方正形,很是好看,“我拿它给面钱。”

    “什么剑宗弟子,没听过,还有我告诉你,别想拿个破石头来糊弄我,我就要大唐的银子,不然,今天你别想走。”店小二仅仅是看了眼那火红色石头,就不再多看,反而是抓住了白衣少年的衣袖子,仿佛是怕他跑了。

    白衣少年看着店小二那油腻腻的手,好看的眉毛又皱得更深了,他自认为报上剑宗的名号,这人不会太放肆,而且他没有倚势欺人,拿出一块火灵石当面钱,对眼前这个凡人已经很公平了,可他竟然还如此无礼。

    面对周围其他人的小声指点,白衣少年很生气,这个时候他甚至想要拔剑将这家面馆砍成两半。

    “果然还是用剑简单点,讲道理什么的最讨厌了。”他心里想着。

    “吵什么,他的面钱我给了,还有你们这些烂人,一天天的没事做,都想去县衙大牢里面喝茶是不是?”陈有余站了出来,前面半句话是对店小二说的,后面则是对起哄那群人。

    “陈管事愿意给钱,那当然最好。”那店小二也是个见风使舵的,看见陈有余立马带笑说道。

    “多少钱?”陈有余直接问道。

    “七文钱。”店小二说道。

    七枚铜钱排成一串摆在桌子上,整整齐齐,陈有余转头对文长青说道,“走吧。”

    店小二收到钱,也不闹事了,起哄的人被吼了几句也不敢乱起哄,变得老老实实。

    倒是那白衣少年喊住了陈有余,“多谢少侠相助,不知怎么称呼,以后定当偿还。”

    走到店门口的陈有余听到他的话,停住了脚步,转头笑道,“我叫陈有余,至于什么偿还,就不用了,才七文钱。”

    七文钱对于烂好人陈有余而言,是真的不起眼。

    但这七文钱对于这位白衣少年的意义却又是不一样,是欠了一个人情,而陈有余可能同样不会想到,这七文钱,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换了他一条命。

    七文钱,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