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一万亿美金 > 第076章 踩着尸体赚钱

第076章 踩着尸体赚钱

    一九九五年元旦,蓝星河放了一整天的假,之后一个多星期,他每天都出门上班。

    蓝星河旗下的公司实在太多了,轮流去每家公司上一天班,一个多星期就过去了。

    蓝星河对自己创建的公司,不会一视同仁。

    有的公司,在蓝星河的眼里,不是特别重要,他不会经常去上班,而有的公司,他很重视,但他为公司找到了有能力的职业经理人,他可以放心多天不去公司上班。

    1月16日,这天晚上,蓝星河有点小兴奋,来了两发,爽歪歪。

    “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面带满足表情的樊胜美依偎在蓝星河的怀疑,笑盈盈问道。

    “有啊。”

    “能说出来听听吗?”

    “投资做空日经指数期货,赚了不少钱。”

    “账面盈利而已,只要你没有平仓离场,总是风险的。”

    “听你的意思,投资买美国上市公司股票,也有风险,只有卖光股票套现了,拿到钱了,才没有风险?”

    “是啊,落袋为安。”

    蓝星河淡淡一笑,没有接话茬。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樊胜美开口问道:“想过什么时候套现离场了没有?”

    “你是问美国股票,还是日经指数期货。”

    “后者。美国股票,我知道你短期内肯定不会卖的。”

    “看情况吧,说不定……”

    蓝星河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往下说。

    “说不定什么?”

    “没什么。”

    蓝星河掀开了被子,说道:“我要去卫生间方便。”

    樊胜美翻了一个身,不再依偎在蓝星河的怀里,枕着枕头躺在床上。

    方便之后,蓝星河回到床上,问道:“你要去卫生间吗?”

    “不去了。”

    “哈——”蓝星河打了一个哈欠,伸手把灯关了,“睡觉了,晚安!”

    “晚安。”

    蓝星河闭上眼睛后,心想:“1995年1月27日,这个时间,我期盼已久,明天就要来临了,咱个老百姓啊,今个真高兴!”

    翌日,1995年1月17日上午5时46分52秒(曰本标准时间),曰本关西地方发生了规模为里氏7.3级的大地震。

    这次地震因受灾范围以兵库县的神户市、淡路岛、以及神户至大阪间的都市为主而被称为阪神大地震。

    对于曰本人而言,阪神大地震是一场灾难,一场浩劫。

    但对蓝星河而言,这是一场收获财富的盛宴。

    阪神大地震让曰本经济受到了重创,去年十一月上旬,蓝星河就开始投资做空日经指数期货,刚开始为了避免日经指数上涨造成爆仓,他没有撬动最大的杠杆。

    蓝星河运气不错,自从他做空日经指数期货后,日经指数震荡下跌,账面上不断盈利。

    阪神大地震发生之前的一个星期,蓝星河加大了杠杠,继续做空日经指数。

    这天上午十点半,蓝星河在公司上班时,接到了樊胜美打来的电话。

    “星河,曰本今天早晨发生了大地震,受灾范围很大,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樊胜美略带兴奋道。

    “我知道了。”蓝星河淡淡一笑。

    “曰本发生大地震,金融市场肯定会看衰曰本经济,日经指数肯定会下跌,跌幅可能会很大,你做空日经指数期货,要赚大钱了。”

    “是啊!”蓝星河微笑道。

    “现在特别高兴吧?”

    “谈不上特别高兴。”

    “我不信。”樊胜美微笑道。

    “你不信,我可没办法让你一定相信。”蓝星河笑呵呵道。

    樊胜美沉默了片刻,建议道:“你现在可以开始考虑什么时候平仓了。”

    “一个星期之内,我会平仓的。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落袋为安的道理。”

    “你心里有数就好。”樊胜美停顿了一下,笑着问道,“今天中午怎么安排呢?”

    “吃一份简单的工作餐。”

    “你还真不讲究。”

    这时候,蓝星河听到了敲门声,问道:“听到我这边有敲门声了吗?”

    “好像听到了。”

    “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忙,先不和你聊了。晚上下班后,我们一起吃饭,到时候再详谈。”

    “好的,今晚你要请我吃大餐。”

    “没问题。喝瓶好酒。”

    这天晚上,蓝星河和樊胜美下馆子,吃西餐,开了一瓶82年拉图庆祝,喝的很尽兴,还喝美了。

    虽然不是八二年的拉菲,但同一年的拉图红酒价钱一点也不便宜,拉菲和拉图都属于世界五大顶级酒庄,同一个产区,八二年份的红酒品质都很高。

    随着阪神大地震的发生,曰本很多上市公司受到地震灾害负面影响,股票出现暴跌的情况,日经指数也随之下跌。

    金融市场普遍看衰曰本经济,日经指数期货跌幅更大。

    回到家,蓝星河和樊胜美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洗完澡,吹干头发,樊胜美钻进被窝里,依偎在蓝星河的怀里。

    “星河,你预计做空日经指数期货,能赚多少钱呢?”

    “加上之前的账面利润,我估计有两倍以上利润。”

    “你投资了五亿美元,才两个月多一点时间,就赚了十亿美元以上,这赚钱的速度比抢银行还快。一千万美元现金堆在一起,一大推了,十亿美元现金,货车能装下吗?”

    “超级大货车应该能装下。”蓝星河微笑道,“说实话,一千万美元有多大一堆,我也不清楚。”

    “有机会,你可以去花旗银行的保险库看看,说不定能够看到好几亿美元堆放在一起的样子,视觉冲击很定很大。”

    蓝星河淡淡一笑。

    “过几天,平仓后,你打算怎么处理这次投资日经指数期货赚到的钱?”

    “继续投资美国股市。”

    “还是买你之前买过的股票?”

    “是的。”

    “……”

    “放心吧,没风险的。”

    “你想买就买吧,你选股票的眼光一直很准的。国内的现金,你都花不完,更何况你在国外金融市场赚到的钱。”

    “其实,花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是咱年轻,有事业心,想着……”

    蓝星河停顿了一下,讪讪一笑,“说白了,我还想赚更多的钱,看看自己有多大能力和财运。”

    “得知曰本发生大地震,曰本经济要变差,你做空日经指数期货能够获利,而且是丰厚的利润,你高兴吗?”

    “高兴!”

    “这么大的地震,肯定会造成数千,甚至数万人的伤亡。”

    “你不会想给曰本地震灾民捐款吧?”

    “我又不傻。”樊胜美翻了一个白眼,“尽管最近几年,曰本的经济不景气,但曰本的经济实力是仅次于美国的发达国家,人口没有华国的多,而曰本的经济总量超过华国,不管曰本人的人均GDP,还是人均收入,都是华国人的好几倍。如果真想做慈善的话,不管有多少钱,在国内都能花光。如果这一次,国内有富豪捐款给曰本灾民,我会在心里鄙视这个人。”

    蓝星河挺认同女友的观点,但还是开玩笑问了一句:“你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狭隘了吗?”

    “我就这么狭隘了,不行吗?”

    “行!”蓝星河笑着亲吻了女友的脸颊,乐呵呵道,“我支持你的想法,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外公的父母都是被曰本人害死的。我外公现在说起曰本人的时候,还恨得牙痒痒。”

    蓝星河收敛起笑容,沉声道:“我外婆的亲大哥一家是被曰本人害死的。我小时候,就听我外公外婆说过,曰本人很坏的。”

    沉默半晌,樊胜美想到了开心的事情,微微一笑,问道:“你在新加坡的金融市场做空日经指数期货,算的上从曰本人身上赚钱?”

    “不管在东京,还是在新加坡,投资日经指数期货的资金都来自全球,有的曰本人做空日经指数期货,也有的曰本人做多日经指数期货,我赚哪国人的钱,根本就说不清楚。”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踩着曰本人的尸体赚钱。”

    蓝星河讪讪笑道:“你说这话,听着有点渗人。”

    “我支持你这么做!”樊胜美微笑着亲吻了蓝星河的脸颊。

    “能够得到你的支持,那我的心就宽了。”

    “没我的支持,你的心就窄了?”

    蓝星河不置可否一笑,忽然犯困了,张大嘴巴打了一个哈欠。

    “关灯吧,我也困了。”

    “好!”

    关了灯后,二人互相道过晚安,便闭眼睡觉了。

    一夜无话。

    这一晚,很多曰本人因为失去亲朋好友而伤心失眠,而蓝星河和樊胜美二人美美的睡了一觉,睡得特别安稳踏实。

    之后几天,蓝星河通过电话遥控指挥,花旗银行的员工为他平了做空的日经指数期货。

    五亿美元的投资,除去花旗银行抽取的佣金,蓝星河的净利润超过十亿七千万美元,回报率超过百分之两百一十四,利润可谓丰厚。

    在花旗银行的运作下,属于蓝星河的十五亿七千余万美元的资金转移到了美国股市,为他买入他选中的美国上市公司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