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一万亿美金 > 第069章 破百亿!

第069章 破百亿!

    过完八月,蓝星河开始持续减持手中的股票。

    1994年这波牛市持续了不到30个交易日的时间,9月13日,沪证指数上涨到了这次牛市的最高点1052.94点。

    此时,蓝星河套现股票得到的资金超过87亿元,剩下的股票市值不足15亿。

    之后三个交易日,蓝星河继续减持股票,这些股票的价格持续下跌,但下跌的幅度并不是特别大。

    售罄六七两个月买入的股票,蓝星河算了一下账,他个人和他旗下企业一共从股市得到近百亿的资金,投资回报率超过两倍。

    净资产破百亿,值得纪念!

    赚了大钱,自然要庆祝一下!

    蓝星河和樊胜美二人特意来到一家高档西餐厅吃西餐,还点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

    二人喝过不少红酒了,但他们都没有真正学会品红酒,品质相差很大的红酒,他们能够品出好坏,而品质相差不是很大的高档红酒,他们就不知道怎么评好坏了。

    喝贵的,这选择肯定没错,有面!

    知道蓝星河赚了大钱,加上喝了酒的原因,回家后,在卧室大床上,樊胜美的兴致都很高,主动和蓝星河玩了几个平时羞于玩的花样。

    洗完澡,二人躺在床上。

    樊胜美依偎在蓝星河的怀里,嘴角噙着笑意。

    蓝星河笑着感叹道:“金钱就是兴奋剂!”

    “你现在还兴奋呢?”

    “你不兴奋?”

    “想到你身价实打实的超过一百亿元人民币了,我有点小兴奋。”

    “你说咱们这么有钱了,该怎么花钱呢?”

    “你从股市里转这么多钱,ZY高层肯定知道,如果你为富不仁的话,肯定会给你使绊子,我觉得你可以多拿钱出来做慈善。”

    “这不用你提醒。几天之前,我就给希望工程捐资了一个亿,捐建两百所小学。”

    “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啊。”

    “没聊到这个话题,就没有特意和你说此事。”

    “你还真舍得花钱。除了给希望工程捐款,最近,你有给母校捐款吗?”

    “还没呢,但有这个想法。过几天,我去一趟海旦大学,给学校捐款五千万。过阵子,我要回老家一趟,给老家的高中母校,初中母校捐款,小学母校被合并了,但我也要捐款。”

    “捐多少钱,想好了吗?”

    “具体捐多少,还没有想好,每个母校,捐款金额不会少于一百万。”

    “给小学母校捐款一百万以上,这么多钱,你准备怎么花?”

    “可以从学校附近的农民手里买块地,用来盖建操场,还有要盖一个面积大点的干净卫生的卫生间。我读小学的时候,卫生间就是那种农村里很常见的茅坑,上个厕所就是遭罪,男孩子还好点,女孩子……总之很落后。除此之外,优秀的学生有奖学金,家境条件不好的学生有助学金。”

    “看来你没少想这些事情,不然,你也不会考虑的这么周到。”樊胜美微笑道,“除了花钱做慈善,你旗下企业的发展需要用到资金,各家企业怎么花钱,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大部分资金先存在工行,我还要工行为我提供担保,向花旗银行更多的钱,用来购买美国上市公司股票。这一次,贷款利息不能像上次那样高了。如果花旗银行不肯提供贷款给美国富豪一样的贷款利率,那我就找其他美国的银行合作。”

    “对于花旗银行而言,你现在可是优质顾客了,贷款利率肯定会下降的。”

    “啊——哈哈!”

    “干什么啊?”

    “抒发一下感情!”

    樊胜美抿嘴一笑,亲吻了蓝星河的脸颊。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樊胜美开口问道:“星河,我们都去医院做过体检,身体挺健康的,我们在一起时间有一年多了,我怎么还不怀孕啊?”

    “你担心自己,或者是我没有生育能力?”

    “有这方面的担心。”

    “你想多了。”蓝星河捏了捏女友的鼻子,“告诉你一个秘密。”

    见蓝星河卖关子,没有继续往下说,樊胜美微笑道:“说吧,我想知道你的秘密。”

    “我有神通,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不愿意,你就不会怀孕。”

    “你——”樊胜美翻了一个白眼,“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意思。”蓝星河笑呵呵道。

    “你之前说过,我怀孕了,你就和我结婚。现在你说你有神通,不想让我怀孕,你……你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你想多了。”蓝星河紧紧抱住了女友,“我深爱着你,你感觉不到吗?”

    “你有神通的话都说得出来,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樊胜美苦笑问道。

    “吧嗒!”蓝星河亲吻了女友的脸颊,嬉皮笑脸道,“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够听出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

    “我想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

    “我……”蓝星河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很花心的,如果我们结婚后,我出轨了,你会原谅我吗?”

    樊胜美沉默片刻,问道:“老实说,自从和我在一起以来,你和其他女人发生过关系吗?”

    “这辈子,截止目前为止,你是和我唯一发生过关系的女人。”

    “真的?”

    “真的!”蓝星河语气肯定道,“我发誓,如果我刚才说的话不是真实的,我撒谎了,那我天打五雷轰,全家不得好死。”

    樊胜美没有像影视剧中的女主角那样喜欢打断花心大萝卜发的毒誓,等蓝星河发完誓了,她开口说话。

    “信你了。”

    “谢谢!”

    沉默片刻,樊胜美微笑问道:“你年少多金,个子高,长得又帅,旗下有多家企业,凭借你的条件,绝大部分女人不会拒绝上你的床。这么长时间了,为何身边只有我一个女人?”

    “这说明你有魅力!”

    “你怕我以后没魅力?”

    蓝星河不置可否一笑,没有接话茬。

    “如果……”樊胜美苦笑了起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说句过分的话。”

    “你说。”

    “你介意和其他女人一起伺候我吗?”

    “你……蓝星河,你也太无耻了!”

    樊胜美生气了,在蓝星河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下。

    “啊——”蓝星河大叫一声,“疼死我了,你想谋杀亲夫啊!”

    “你还没有娶我,不算我的亲夫!”

    “别生气了。”

    蓝星河讪讪一笑,紧接着吻住了樊胜美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