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系统聊天群 > 085 成云城(五)

085 成云城(五)

    破落的房屋内,何泽躺在床上,面上毫无血色。

    郑无涯站在门口,向外张望。

    “我跟你说了,里面那个怪物,根本打不过。”

    “不行,今天晚上我还要去,我的朋友还在里面。”何泽感受五脏六腑的疼痛,那白觉抽的一下,他的内脏都受了伤,如果不是内功在吊着,甚至可能马上死掉。

    “没用的,只要进了那个宅子,他就一定能发现我们,跟寄灵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东西。”郑无涯劝说道,两人加一起都不够人家打的:“放弃吧,想办法离开才是正途。”

    “那就带着所有人离开。”何泽虽然狠,够果断,但是他不能放任这个城市如此这样。

    “我们打不过那个怪物,先保全自己吧。”郑无涯无奈的说道,连自己都顾不好:“而且,难道你到现在不知道吗?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受到那个怪物的掌控,他们就是那个怪物的眼线。”

    “怎么说?”何泽皱起眉头。

    何泽缓缓说出了前因后果:“我是冬天前来到这里,因为大雪封道,想要熬过冬天就离开,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看到了,一开始这个城市很正常,但是自从传出那位县太爷得病开始,整个成云都开始变得诡异起来,首先是城门没有办法出去,孩子开始失踪,县衙大门关闭。

    之后那个县太爷发出了交出粮食和钱财的命令,他没有强制要人交,而是一个人不交就杀十人,第一天没有人交,那些捕快就开始杀人夺钱,夺财,那些人杀人的时候很不对劲,就好像被人控制一样,却没有一点自觉,杀的多了城里的人就怕了,他们竟然自发的去抢夺财粮,知道谁藏了粮,就会冲进去全部抢走,甚至交给县衙。

    有人试图反抗,但却被那些民众给杀死了,因为他们不反抗,县衙还是会给一点吃的,让他们吃饱。

    但是接着那群捕快又说人少,吃的就多,结果整个城市都陷入了疯狂的杀戮之中,人越杀越少,直到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这些人别看着仇恨那位县太爷白觉,但是他们已经是白觉最听话的狗,他们不值得救了。”

    “好手段。”何泽面露怒容:“当真是好手段。”

    一环套着一环,叫城里的人自相残杀,但是他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至于你说的那些孩子,估计已经死了。”郑无涯摇了摇头,面对了不少,还有他们惑影的讲解,他明白那种怪物的强大,绝对不是无中生有的,在他强大的背后,是无数死亡的人命搭建起来的力量。

    虽然他不是寄灵,但是也跟寄灵一样,杀的人越多,他就越强。

    “你说现在怎么办。”郑无涯向郑无涯问道,出也出不去,在这里连个吃的东西都难找。

    “消灭他。”何泽沉重的说道。

    “你还没明白吗?我们打不过。”郑无涯无语了,明显干不成的事情,怎么打。

    “不一定。”何泽却是从怀里掏出一个暗淡的红色魂源石。

    “你要干什么?”郑无涯好像想到了什么,吃惊的看向何泽。

    何泽却闭上了眼睛,将魂源石放进了嘴里,吞咽下喉咙滚动着。

    “晋升先天!!”

    ………………

    ………………

    白秀将书放在了桌子上。

    书虽然好,可是她还是没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已经呆在这个房间快十天了,她的叔父一直没有过来见过她,她家里人还等着她去救。

    白秀站了起来,她等不下去了,走到放门口打开门,守门的衙役已经换了两个人。

    “我要见我叔父。”

    “抱歉,白小姐,县太爷不想见你。”

    “我现在就要见他。”

    “小姐不要让我们难做。”两个衙役举起杀威棒,大有如果再闹,就要打下去的意思,如果是个美人,两人或许会怜香惜玉,但是就这张脸,真的是没办法让两人好声好气说话。

    “我……。”白秀胆气一下就没了,她终究只是一个女子。

    “你什么你!”一个衙役已经不耐烦了,抬起杀威棒就要将白秀打回去。

    眼看杀威棒近前,白秀竟然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怎么脑海中突然出现天龙八部书中的步伐。

    “嗖。”的破空声响起,白秀闭着眼睛移动了身体,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走到了两人的身后。

    “竟然还敢躲。”两个衙役看到白秀敢躲,气就上来了,本来县太爷也不管这个侄女,打几下,也不会管。

    两人拿起杀威棒打了过去。

    “啊!!”白秀一声尖叫,抬起手闭上了眼睛,这次她是真的被吓的一动不敢动。

    “砰。”“砰。”两声闷声。

    白秀却没有感觉到痛苦降临,小心翼翼的整开眼睛,看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这次看到这张脸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安心。

    “叔父。”

    “小白秀有没有受惊,这些下人真的是一点事情都不懂,都吓着我们的小白秀了。”白觉脸上的褶子都堆在一块了,满脸心疼的样子。

    “叔父,我……。”白秀视线看到了白觉的身后,刚才两个衙役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她的脸一瞬间变的煞白:“我没事。”

    “你可不能有事啊,小白秀找我有什么事吗?”白觉眼睛盯着白秀脸颊的疤痕问道。

    “叔父,我那个老仆。”白秀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啊,一声不吭的走了,可能是不想干了吧。”

    “怎么可能!?”白秀惊呼道,河伯可是一直都对她照顾有加,甚至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就算要走,也不会一声不吭的走掉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小白秀,人心隔着肚皮,你又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好了,要是没事就回屋好好待着吧,我换人来照顾你。”白觉上前拉著白秀的手臂,就要把她往屋子里面送。

    那手臂上传来的力量,根本不是白秀可以抗衡。

    将白秀送到屋子里,白觉就将门关上,对着里面说道:“好好呆着,叔父有时间来看看你。”

    “叔父。”白秀站在屋里,心声绝望,她来这里倒地是对是错。

    而白觉泽是站在门外,张开手,一点弱小的气力在手中缓缓消失。

    “相同的能力。”白觉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