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机缘聊天群 > 第206章 崩了啊
    当天,有外出的青丘子弟一出门就被一座擂台挡住了去路。

    家门口直接被堵,本就是一件令人很没面子的事,更让人愤怒的是...在那座擂台上竟然还挂着一面旗帜,旗帜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大大的‘姜’字。

    几乎不用考虑,会堵住他们家大门的,又这么大张旗鼓的摆明身份的,除了那个‘姜’就不会有别的‘姜’。

    本就宿仇,后辈弟子在外面见了面认出对方的身份都会拼个你死我活的,如今更是被对方的后辈堵住了门。

    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

    整个青丘的年轻一辈几乎都被炸了出来。

    从‘姜离’摆下擂台,青丘子弟一个又一个的上台,一个又一个的败退。

    但不管败的有多惨,总有人前赴后继的上台挑战。

    对他们来说,可以输、可以死,但不能退缩,不能弱了气势。

    好在...‘姜离’也记得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并不是单纯的来找茬的,所以在擂台上也有所留手。

    上台的每一个人,不论敌人强弱,至少不会丢掉性命,大多也都能全身而退。

    唯有几个比较强的,没能留的住手,伤的重了一些。

    第一天,‘姜离’打通了全场。

    第二天,依然没能遇到敌手。

    第三天。

    第四天。

    ...

    七天后,当号称青丘年青一代最强者的青年倒在了‘姜离’面前的时候,同代之中已经没有一人能作为他的敌手。

    甚至青丘老一辈的强者都被炸了出来。

    好在,这些老一代的估计身份,并没有以大欺小的对他出手。

    在一番交流之后,青丘之主得知了‘姜离’的来意,却很迷茫的表示她们青丘压根就没有他说的这么一个人。

    ‘姜离’表示不信,甚至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还取出了那张面纱。

    然而,青丘之主在看了之后却肯定的表示:这面纱也不是出自她们青丘,对于他说的那个人,她们从未见过。

    于是乎...‘姜离’就懵逼了。

    不是你们青丘的人?为什么她施展出来的手段却明明是出自你们青丘一脉。

    面对‘姜离’的疑惑,青丘之主给予了解惑。

    如他所描述,掌握着那些手段的,除了她们青丘狐族以外,至少还有涂山狐族、轩辕坟狐族,乃至九尾天狐一族。

    所以单以对方所展露出的手段就认定人是她们青丘的,这般没有证据的诬陷都是耍流氓。

    ‘姜离’将信将疑,又故技重施的按着青丘之主提供的地图摸上了涂山和轩辕坟的大门,最终却也没能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那个和他相识了近两年,和他相爱相杀了近两年,最后留下一张面纱后神秘消失的女人,却仿佛从来没有在这时间出现过一般。

    ‘姜离’四处游荡,半年后...寻未果,返回了大炎帝都。

    一年后,‘姜离’于大炎帝国崭露头角,成功压制其他兄弟,成为了下一任皇位继承人的最有力竞争者。

    五年后,‘姜离’为炎帝南征北战,将大炎帝国领域扩张一倍有余。

    十年后,大炎帝国一举超越轩辕帝国,成为五域之间最强国度。

    又一年,大炎帝国邻国轩辕帝国之间摩擦不断,终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双方战斗一触即发,各自投入兵力逾千万。

    战争持续了三年,三年后...轩辕帝国损失惨重,大炎帝国同样伤筋动骨。

    一日,轩辕帝国遣来使义和,愿与大炎帝国联姻,永结秦晋之好。

    炎帝应允,愿以空悬三十年之后位迎娶轩辕帝国长公主,遣太子姜离为迎亲使。

    ‘姜离’带队如轩辕帝国,直达皇都,轩辕帝国以最高规格接待,表达对邻国太子的尊重。

    至轩辕皇都第三日,迎亲使大炎帝国太子姜离与未央宫见到轩辕帝国帝主之妹,轩辕帝国长公主。

    时轩辕凌兰薄纱遮面,难见其真容。

    然纵数十载岁月,纵隔着望不透的轻纱,在看到自己要迎亲的大炎帝国新皇后的瞬间,‘姜离’依然不禁愣在那里。

    确认过眼神,同样愣住的,还有轩辕帝国长公主轩辕凌兰。

    两人似乎都未曾想到,造化会如此弄人。

    “我...”

    “你...”

    异口同声,又相顾无言。

    月余,迎亲队伍返程,轩辕帝国由太子轩辕战天担任送亲使,以表轩辕帝国与大炎帝国联姻诚心。

    三月后,迎亲送亲队伍行至大炎帝都八千里外。

    当夜,大炎帝国太子‘姜离’避开所有护卫,潜入轩辕帝国长公主轩辕凌兰寝宫。

    轩辕凌兰似早有预料,对‘姜离’的闯入毫不意外。

    轻笑,问候,如多年未见却依然熟悉的老友,“你来啦。”

    姜离点头,“我来了。”

    轩辕凌兰再笑,笑得有几分凄然,“可惜...来的有些晚了。”

    “我...”

    姜离张了张嘴,沉默片刻,轻轻开口,“我有去找你的。”

    似是为了让对方相信,又补充道,“青丘、涂山,轩辕坟,我都找过,都得罪了一遍,却都没有找到你。”

    轩辕凌兰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为什么找我要去青丘、去涂山、去轩辕坟?”

    “你的修炼功法,你的对敌手段...”

    轩辕凌兰会意,无奈以手扶额,“我...那都是师父传的啊,你不是早就看穿我的身份了吗?”

    姜离错愕不解,“我从第一面就以为你出身青丘啊!”

    “可...你一开口就叫我妖女...”

    说着,轩辕凌兰自己顿了顿,脸上无奈之色更重,“你口中的妖女,是把我当做了狐妖?”

    姜离点头,轩辕凌兰无奈,沉默了许久又开口,“那也不应该啊!

    我赠你面纱,乃是轩辕一脉特有的啊。”

    姜离取出那始终贴身带着的面纱,握在手中,“可是...我不知道啊,你也没说啊。”

    轩辕凌兰,“...我以为,你会知道的。”

    姜离反问,“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和你交手这么多次,我一直以为你出身自火云洞。”

    姜离:“.....”

    这么一说就基本上明白了,通过她的手段,他以为她出自青丘一脉,通过他的出手,她以为他是火云洞出身。

    两人对自己的判断都很是确信,其间也少有交流,以至久而久之明明没有确定过,却都潜意识的以为真相就是这样。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两人都判断错了对方的身份。

    以至于以为自己留下的信息是足够的,却把彼此都误导到了另一个方向。

    造化弄人?

    亦或者...有缘无分?

    心中默然,轩辕凌兰口中一声轻叹。

    “我...那年父皇驾崩,我收到急召,将轻纱赠你就急着赶回了皇都。

    等料理完父皇的后事,守孝三年之后我再离开帝都去寻你,却已经寻不到你的消息。

    我有去过火云洞,也没能得到你的消息。

    不知道你的名字,只记得一个面容,我就四处游走,寻找着你的消息。

    大约是五年前,我在陌上遇到了一场婚礼。

    婚礼上见到了那位新郎,长着与你一般无二的面容,我也想过去相认,但见到我时那新郎目光毫不停留,仿佛浑然为识。

    我以为你对我无意,或者已经把我忘了。

    伤心之下就回到了帝都...”

    “我...”姜离也满心的无语,“我当初是为了历练随意变换的一张面孔,自己都不知道世上竟然真有长成这样的人,还恰巧被你遇上了啊。”

    轩辕凌兰点头,“四个月前在未央宫见到你的第一眼,对上你的眼神的那一刻...我才知道。”

    所以,真的是造化弄人吧?

    说清了其中缘由,弄清了其中因果。

    两人相顾无言,良久良久之后,轩辕凌兰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那...”

    抬起头,看他一眼,“现在,你待如何?”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他脸上,眼中带着期翼、带着盼望。

    姜离看她一眼。

    闭目,良久...睁开眼,认真的看着她。

    “两国联姻已经定下,迎亲送亲也已经完成。

    事到如今天下皆知已不可改,你...就做大炎帝国的皇后吧。”

    闻言,轩辕凌兰面色微变。

    怔怔的看着他,良久,良久,确定了他脸上的认真。

    复杂的看他一眼,点头‘嗯’了一声。

    之后,任他如何开口,她自一言不发,表情沉默。

    直到目送着他离开,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师父...”

    轩辕凌兰幽幽开口,“你是对的。”

    翌日,队伍继续开拔。

    此时距离大炎帝国已经不足三日路程。

    然,迎送亲的队伍都惊讶的发现,作为迎亲使的大炎帝国太子姜离...却自昨晚开始消失不见了。

    对此,许多人莫名其妙,深深地不解却得不到答案。

    三日后。

    送亲队伍抵达大炎帝国皇都。

    满朝文武出迎之际,宫中却发生惊天之变。

    太子姜离发动宫变,囚禁炎帝,屠尽皇室所有子嗣,迫使炎帝将帝位传与自己。

    当消息传出,举国骇然,然事情已成定局。

    旧帝幽居深宫,膝下子嗣无存,尽管觉得太子此举大逆不道,但群臣却只能接受这一个结果。

    只是,很多人都不明白。

    太子已经成功的压制所有竞争对手,其他的皇子在他面前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太子本身修为高深,寿元悠久,没有寿命无多的困扰。

    旧帝寿元无多,撑不过十几二十年。

    待十数年后,帝位终将传至他手中。

    这么多年都等了,相比较他那漫长的以千年为单位计算的寿元,再等十几年也不多弹指之间的事。

    所以没人能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时间,选择发动这场宫变,强势夺取本就应该属于他且很快就会传到他手上的帝位。

    这...道理上根本就说不通啊!

    所有人都不明白,全世界都觉得他疯了,唯有一个人...懂他。

    三月后,黄道吉日。

    祭天、祭祖、新帝姜离昭告天下,与帝后轩辕凌兰完婚,封诏轩辕凌兰为大炎帝国帝后。

    此后一万三千七百年,后宫再未纳入一人为妃。

    大婚当夜,洞房花烛。

    掀开红盖头,吟过交杯酒,轩辕凌兰看着姜离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明白,她也有些疑惑的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在这个时候谋夺这本就即将传到你手上的皇位?

    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只要你愿意开口表明原有,炎帝也应当不会难为你我的。”

    对于这一问题,姜离想了想,轻轻的笑了。

    “我不想有半点流言蜚语落到你身上。”

    ....

    画面如电影的远镜头被一点点拉远,眼前的场景开始一点一点破碎。

    未知的幽谷间,一道虚影如秋水般的眼眸望穿了现实与虚幻,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落到某一处凝望。

    许久、许久之后...嘴角微微勾起,拉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两个梨涡在嘴角昙花一现,下一刻,朱唇轻启。

    “轮回。”

    ......

    无尽的虚无之中,椅子上一道介于虚幻与真实的身影趴在桌子上提笔伏案。

    手中毛笔唰唰唰在纸页上留下一行行小字。

    “唰唰唰~”

    写下一大段,笔尖微顿,回过头又轻轻划下几道横线。

    删去其中的几句,继续在下面书写。

    片刻后,再顿住,再删去几行。

    如此...写几段,删几行,再写几段,又删几行。

    片刻后...

    再次提笔将刚刚写下的十几行文字划掉,虚影手中的笔努力了几次,终没能再次落下。

    双目怔怔出神,面色憔悴,形容枯槁。

    抬头,望天。

    良久...

    “崩了!崩了!剧情...崩了啊!”

    “吧嗒~”

    毛笔落在桌上的声音响起,虚影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口中不断的喃呢着、不断的重复着‘崩了’、‘这段剧情崩了’、‘这个秘境崩了’之类令人听不懂的话语。

    嘀咕着。

    嘀咕着。

    左右看看,见无人注意。

    虚影嘴一瘪,‘哇’的一声就哭了!

    ......

    恍恍惚惚如一场春秋大梦,再次睁开眼,右手中传来温暖的柔软,左手中似握着一点坚硬。

    转过头先向右看去,就见到被握在手中的苏姑娘的手。

    顺着手向上,就看到了自家苏姑娘嘴角向上挂在脸上的甜美笑容。

    “你没事吧?”周易不无担忧的问道。

    苏采薇微笑摇头,“没事,你没事吧?”

    “我也没事,”周易想了想,忍不住问道,“我刚刚被拉入了一个影子秘境,在里面渡过了几十年。

    我找了你许久,都没能得到半点你的消息,你刚刚有没有经历些什么?”

    苏采薇笑着点头,“我也被拉入了影子秘境,不过我替换的角色一出场就在玉京山。

    当时的玉京山山主...应当是我爷爷。

    虽然从未见过面,但爷爷他好像一眼就认出了我的身份,就把我留在身边教导了几十年。”

    周易:“.....”

    我...

    突然间就不想说话了,怎么办?

    默默地转过头,看向手心中握着一点坚硬的左手。

    张开手掌,掌心中,不知何时安静的躺进去了一枚六面的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