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执鞭之士 > 第二百零三章新的项目

第二百零三章新的项目

    在投资上佟宇浩始终有些拿不定主意,一方面他觉得侯永顺这个人很有气魄,是个做大事的人,投资他是一个机会;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侯永顺这个人胆子过大了些,即使永顺集团现在发展的顺风顺水他难免还是有些不放心;而从根本上来说,他对个人对个人的理财既缺乏经验也缺乏了解,这个时候渠道过多反而使他选择苦难了起来。

    这一天难得清闲,他坐司机的车到ruisa这里来,温存过后便说起这件事来。

    原本他和ruisa只是单纯的情人关系,后来得知ruisa做的一些风头后他就慢慢的把自己的业务也移交了一部分到ruisa手里,与ruisa相处的时间越长,佟宇浩也发现ruisa这个女人不仅在生活在是自己的贤内助,在生意上也能够帮着出谋划策,是以有时在生意上的决策他也会询问ruisa。

    ruisa对这种问题已经见怪不怪了,投资理财的方向是很常见的问题,她以前的好几个金主手里有了钱都要发愁往哪里投,佟宇浩遇到这个问题一点儿不奇怪,所不同的是佟宇浩现在的闲置资金量的确大了一些。

    “宇浩,你是做实体起家的,不太了解金融吧”,ruisa道。

    佟宇浩道:“是没怎么接触过金融”,

    ruisa道:“金融和实体企业不一样,做法不同,玩法也不同,把钱全部投到永顺,保证你血本无归”,

    佟宇浩笑道:“分开投也不是不可以,我知道初中的课本上就教人鸡蛋不应该放在一个篮子里;可根据我的经验,这根本就不是能够应用的投资哲学;分散投资,很少会出现全部盈利或全部亏损的情况,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部分获利,部分亏损;可是这么搞到头来还不是零和博弈吗?费这么大劲有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喜欢冒险,但冒险也要选对地方,个人对个人的理财端不是你该走的方向”,

    佟宇浩笑道:“ruisa,你好像很懂金融啊”,

    ruisa道:“投资的经验我比你丰富,我接触的这一行的人也比你多,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后再思考投资的方向”,

    佟宇浩道:“你问”,

    “你投资到永顺,永顺能给你多少利息?”,

    佟宇浩道:“我和侯总没有谈好,但我这个资金量估计不会低于15%”,

    ruisa道:“永顺拿到这笔钱后要怎么赚到这笔利息?”,

    “当然是拿出去做项目赚钱啊”,

    “做什么项目?”,

    “这个...我还没有问到”,

    “无非是食品,建筑之类的实体项目,你是做实体起家的,现在有轻轻松松就能把毛利润做到15%以上的实体项目吗?有多少?够这些金融公司分吗?”,

    “这...怎么成了一个不可能的循环?”,佟宇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是做实体,确切的说是重工业起家挣到的这笔钱,现在他的企业遇到了瓶颈,不可能扩大规模,所以就想把手里的热钱投资到金融行业里;可金融公司拿到这笔钱后因为本身给出的利息已经足够高的缘故并不能像银行那样放贷出去赚取利息差,只能投资到实体项目里以求获得更大的收益,可他本来就是因为缺少优质的实体项目才想要把钱投到金融公司的...这么绕来绕去,绕了一个圈子居然又回到了起点。

    佟宇浩拍着脑袋道:“这,搞了半天要是做实体企业的话不如我自己投资找人做,还要永顺插一杠子干什么?”,

    ruisa从冰箱里取出水果和点心,把水果切好装在盘子里插上竹签端到桌上,道:“你赌徒心态太重,创业初期赌性大一点没什么,要是不大胆一点也不会有高速发展期,资本难以快速积累,但现在已经过了积累的阶段了,该维稳就维稳,该转型就转型,干嘛还要冒险?”,

    佟宇浩笑道:“资本总要获取最大的利益嘛”,

    “改天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吧,都是金融界的精英,你和他们接触接触,有了足够的了解再决定资金的去向;有这笔钱在手是别人求你,不是你求别人,不用急着投出去”,

    “说的在理,那抽个时间咱们在家里举行一场宴会”,

    ......

    恍眼过了已有一个月,许哲在陈芸门店轮值也有两周的时间了,培训的工作还算顺利,这本就是他的老本行,给门店的基层员工做金融知识普及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产品部的事也处理的井井有条,开年之后产品部还没有忙碌起来,两头他都能理得过来,但年前项目的事却一直悬在他的心里,这件事可大可小,可有可无,却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悬在他的头顶,不时就会想起。

    这一天,陈东辉电话告诉他,证监会上周已经到公司调查取证了。

    “结果呢?”,

    许哲面上镇静,心里却不那么沉静。

    陈东辉笑道:“能有什么结果?我们的交易记录没有问题,做的是正常的项目,股票嘛,有涨有跌,散户就算数量众多,也不能亏损了就说是有人暗箱操作啊”,

    上面的人打点的还算到位,证监会这次的所谓调查取证看似认真负责,实际上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截止目前为止,年前的那一桩项目算是成功了,该赚的不该赚的钱公司上层都已经是落袋为安了,至于被割了韭菜的散户,不仅没有人会理会他们,且下一个局出现时他们仍然只会是被收割的一方。

    许哲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

    “这件事过去了,没有人能找出一点漏洞,也没有人能秋后算账,就算是翻篇了,许哲,把你手里现有的账号管理好,然后尽快熟悉一下花七牙膏的业务”,

    “花七牙膏?”,许哲有些不解,他知道这是公司去年收购的一个老品牌,却不知道陈东辉叫他熟悉牙膏业务是什么用意。

    “对,这个项目今年要上马,不定是什么时候,你提前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