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我是傻柱的邻居 >第五百零八章 扒手,怕死
    他早就吃瓜落了。

    怎么可能还在这里好好的站着,可能那断了的一根手指头,就是当初盗窃的时候,被人给教训的。

    “小六,是真得吗?”三爷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小六子。

    其实心里面他也早已经相信了,若是在火车站那一地带活动的话,人多眼杂的,各个又不认识。

    失手之后,他们早就逃跑了。

    可这竟然还被逮住了。

    还在胡同中,这不是丢人吗?

    当一个人名声坏了的时候,那可就真的是寸步难行,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眼神也是非常不对劲,就像是看一个犯人一般。

    躲得远远的。

    根本不会和他们多说一句话。

    “三爷,不是这样的。”小六子有些着急。

    他不在胡同住,他家在郊区的地方,离胡同远着呢?自然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牵连到家里,可三爷不一样啊。

    若是让胡同口的人知道他是扒手。

    那.....一个个还不得关紧门窗,小心家里进贼吗?

    “那是什么样子呢?”

    徐冬青不怀好意的看着眼前的瘦弱的男子,一看就不是一个好人,其实仔细观察的话,也能发现一些踪迹。

    扒手!

    一般都是瘦弱的男子,体型娇小的话,一般人也不会对他们有防备,也利于他们逃跑,若是五大三粗的人。

    一看就是不好惹。

    这种人,恨不得离得他远远的,怎么可能和这样的人亲近呢?

    呜呜!

    小六子竟然被吓得退后一步,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想要逃跑,或许他们这扒手可能也是有组织的啊。

    徐冬青心里面想着。

    那这三爷可能有点能力啊。

    或者说是心狠手辣。对于手下也是那种绝不留情的人,若不然,那小六子怎么可能会被吓的鸟裤子呢?

    这里面的道道。

    徐冬青也就只能猜测一下,至于其他的东西,他也不好过于深究。

    “三爷,当初我们确实是在胡同口吃早饭来,我看见他手里的自行车有些熟悉,所以想要偷走,那李哥手里面拿着刀子,威胁这货,至于王哥的话,就是望风,给我们遮掩一下。”小六子当看到三爷眼神中的狠辣的时候。

    连忙脱口而出。

    或许!

    他是真得害怕了。

    徐冬青还听说过这一行竟然还有所谓的家法一说,不过最多他也就是看看港片联想出来的场面。

    至于里面具体是啥情况。

    他也不了解。

    “你啊....。”

    三爷露出惋惜的表情。

    “我们是扒手,可不是抢劫犯,既然你们犯了家规,那我也就不能无动于衷了,回去之后,你知道怎么办。”三爷冷哼一声道。

    “多谢三爷。”

    小六子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股味道从他的身上传出来,徐冬青嫌弃的退后一步,这货也就是这点能耐。

    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干不好吗?

    竟然还做这一行,这可是刀口舔血的生活,一看就不适合吗?

    “不过小伙子,你既然将我的手下给送进局子了,若是让你安然无恙的离开,我也不好和手下交差啊。”三爷扭动着手里的玉扳指道。

    呵呵~

    徐冬青并没有接茬。

    所谓拳怕少壮。哪怕他是一个练家子,可是他手底下的人,可不一定每一个都是练家子,若是他们逃跑的功夫的话。

    或许是一流。

    可若是挨打的功夫,徐冬青自认为还是可以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的。

    “不知道三爷所谓的家法是什么啊。”徐冬青反问道。

    一点也没有在意几个人的威胁。

    “断指。”

    三爷冷漠的看着徐冬青,还以为这货在拖延时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般人可是很少来这地方的。

    能消费起这地方的人。

    基本上都是有钱人。

    徐冬青对于这所谓的三爷的小心思心知肚明,基本上还是想要从他身上捞一笔,然后在给小弟出头。

    一举两得!

    “好怕啊。”

    于海棠紧张的躲在徐冬青的身后,断指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狠人啊。

    害怕一点实属于正常。

    “别怕。”

    徐冬青安慰于海棠道。

    “小子,你不怕吗?”三爷戏虐的看着徐冬青,好似吃定徐冬青一般。

    “害怕?”

    徐冬青有些无语。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可以在当天化日之下,敢对徐冬青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何况这地界。

    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就会有派出所在这里执勤。

    正在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三爷,你忘记了这是天子脚下,可不是你一个行走在黑暗中的人可以站稳脚跟的地方。虽然现在还没有严打。

    可基本上熟悉这一段历史的人,都应该明白,那就是他们的猖獗,倒是将自己给闭上了绝路。

    相当年....

    不说也罢。

    主要是怕被河蟹了。

    “你这是要逼我动手了。”三爷冷笑一声,一个眼神,手底下的人,一个个都掏出了扳手、木棍、更有的人,掏出了刀子。

    哎。

    “本来不想要将事情给闹得这样大的,不过既然三爷想要和我过两招,那也只能将你们全部撂倒了。”

    徐冬青一只手瞬间从身后的一个弱鸡身上,将扳手给抢在手里,随手一挥,也不知道那个倒霉鬼。

    被徐冬青一扳手给敲在胳膊上。

    一声骨裂的声音。

    瞬间响起。

    啊!

    随着一阵鬼哭狼嚎,更是引来一阵目光的侧目。

    徐冬青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身边的几个弱鸡全部都给撂倒,躺在地上呻吟起来,至于三爷。

    一个人呆滞在原地。

    或许?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徐冬青敢在七八人的手底下,还敢反抗,更是几个呼吸之间,将他们全部给撂倒,

    呵呵。

    “三爷,该你了。”

    徐冬青将手里的扳手给放在于海洋的手上。

    “他们若是谁敢反抗,直接照着脑袋敲。”徐冬青嘱咐道。

    “我不敢。”

    于海棠有些害怕。

    紧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没事,照着脑袋敲,他们都是坏人,或许派出所还给你一个好市民的奖励呢?”徐冬青冰冷的声音。

    在众人耳畔想响起。

    一个个呆若木鸡。

    他们这是遇见狠人了啊。

    若是真得被抓住,那也只能自认为倒霉,一个个可不敢在徐冬青的面前嚣张了。